自由奔騰 —— 訪著名攝影家Roberto Dutesco

在一座孤寂的荒島上, 用相機捕捉大自然無盡的故事與美麗, 生命的瞬間就在快門按下的一刻得以定格。

攝影師Roberto Dutesco用鏡頭記錄下Sable島上野馬的生活,這座島嶼位於加拿大東南岸的新斯科舍省,人跡罕至。
攝影師Roberto Dutesco用鏡頭記錄下Sable島上野馬的生活,這座島嶼位於加拿大東南岸的新斯科舍省,人跡罕至。

曾有人說:「攝影家的能力在於把日常生活中稍縱即逝的平凡事物轉化為不朽的視覺圖像。」這句話對於Roberto Dutesco來說尤為適用。當你看到他的作品,總會被其中那份彷彿回歸到生命和萬物本質的真實,而深深吸引和打動,從而開始學著去關注和領會那些存在於身邊生活中的美。

在Roberto眼中,「拍一張照片是一回事,創作一張照片是另一回事」。他說:「去想像一張照片應該是如何呈現的,在自己所有當下所知的基礎上,開始進行創作,讓它最終得以誕生。」經由這樣過程創作出來的照片,往往會包含有了驚人的力量,像是Roberto拍攝的一組新斯科舍省Sable島上野馬的影像,最終使加拿大政府決定對這些馬兒進行保護,並開始將它們做為國寶。

Roberto喜歡親近自然,這讓他感到自由。
Roberto喜歡親近自然,這讓他感到自由。
直覺、好奇心和耐心是Roberto作為一名攝影師最重要的品質,幫助他捕捉到了野馬許多珍貴的時刻。
直覺、好奇心和耐心是Roberto作為一名攝影師最重要的品質,幫助他捕捉到了野馬許多珍貴的時刻。

Roberto的內心總是能自然地連接與捕捉到生命和自然之美,這種美就像是他的人生哲學。「一切都存在於你的內心之中,你今天呼吸到的空氣中的微粒,與數千年前凱撒大帝和成吉思汗,以及所有其他人呼吸到的都一樣。當你真的感受到了自己與周圍一切的聯繫,你就感受到了這個世界,你會覺得自己是其中的一部份,你將隨著時光的源頭開始漂流。」

野馬們對Roberto非常友好。
野馬們對Roberto非常友好。

找到方向

Roberto的童年是在羅馬尼亞的一個村莊中度過的,他跟隨祖父母一起長大。當地淳樸的氛圍和民風,讓Roberto從年幼起便開始親近自然,並愛上了那些手工藝。「那就是我成長的繭子,我感覺那裏非常安全,被山谷保護著。我的祖父在森林裏,我的祖母在後院裏,我會跟著他們一起去探索周圍的事物,當中就包括大自然。所以,自然很早就浸入了我的靈魂,直到現在還在那裏。」

不過,Roberto同樣也渴望著去了解山村之外的世界,最初的媒介是他父親的Grundig收音機。「你要知道,那時羅馬尼亞可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偷聽來自外面自由世界的訊息可是了不得的事情,你甚至有可能因為收聽『自由歐洲』而被捕。但我的父親還是會去聽,然後他根據聽到的這些來建立他自己的人生觀,還有關注未來會怎樣,一個家庭該如何維繫,人到底該怎麼活。」

在拍攝過程中,Roberto會完全釋放自己,讓自己成為作品的一部份。他為這幅作品起名為《愛》。
在拍攝過程中,Roberto會完全釋放自己,讓自己成為作品的一部份。他為這幅作品起名為《愛》。
在拍攝過程中,Roberto經常會放空大腦,選擇跟隨自己的直覺。這幅作品名為《過去到現在》。
在拍攝過程中,Roberto經常會放空大腦,選擇跟隨自己的直覺。這幅作品名為《過去到現在》。

也許正是因為父親的開明,Roberto最終選擇走上了藝術道路,在此之前他先接受了繪畫和雕塑訓練,又進行了為期三年,每天足有16小時的高強度的攝影學習。這其中的一半時間,他是跟隨當時住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著名時尚攝影家Barry Harris學習的。

「一旦知道了自己喜歡甚麼,我的那套信念機制就開始發揮作用,我知道這就是我渴望的東西,世界就像是自己敞開了大門,帶來了大量的信息和我創作的無限可能。只要你邁出了一步,就會想一直往前走下去。」

敬畏自然

曾有三分之一的加拿大人和另外四十多個國家的人,觀看過Roberto拍攝的「追逐野馬」(Chasing Wild Horses)這部紀錄片。回想當時的拍攝過程,Roberto說那部影片的初衷是想表達他先天的本我與自然之間的聯繫。

在當下的世界裏,找到一處完全呈現原始狀態的土地並非易事,而Sable島就是這樣一個無比珍貴的所在。在看過一段拍攝於六十年代的關於這個島嶼的影片之後,Roberto決定他必須要親自去體驗一下這座小島的原始風光。「直覺在我的生命中佔了很大的比重,我做事情不是因為我想到了那件事,而是我用一種特定的方式感受到了。」

Roberto說,那天他發現了二十匹小馬駒,有些好像才只有幾天大。「我看著它們,整個拍攝團隊停下來看著我,那是一個寂靜無聲的時刻。我慢慢地趴在了草地上,拿著我的相機。有三匹小馬朝我走來,它們有點發抖,不知道我是甚麼。後來它們來到我身邊,開始啃我的頭髮。」說到這裏,Roberto笑了起來,說這就是他沒了頭髮的原因,然後他繼續說到:「當你學著讓自己放低姿態,你就可以融入大自然中,同時你也成為了藝術創作過程中的一位參與者。」

馬是有靈性的動物,在Roberto的鏡頭之中,它們在如世外桃源般的小島上,自由自在地奔跑、嬉戲,令人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馬是有靈性的動物,在Roberto的鏡頭之中,它們在如世外桃源般的小島上,自由自在地奔跑、嬉戲,令人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當我們對Roberto在Sable島上拍攝的野馬照片讚歎不已時,他這樣說道:「到達島上後,我知道我正在遭遇一些超出我認知的事物,我之前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一個人就像一隻茶杯,如果要往裏面注入些甚麼,就要先清空。我就是這樣空的,我可以感受到事物的本質,像是愛、情意、親密和相互吸引。」

Roberto還告訴我們當他探索島嶼時,他感覺對自己的本性與周圍環境有了更多的了解。「起初,我是一個人在那裏遊覽的,這創造出了一種歸屬感,如果你與周圍的人一邊聊天一邊走,就感受不到這些。」在這次一個人的旅行中,Roberto騎著一輛四輪摩托車,穿過暴風雨來到了島嶼西端,因為整個島嶼呈月牙形,所以那處尖端的寬度僅有十米的樣子。「我決定要走到Sable島的盡頭去看看,當我轉身去找我的四輪摩托,我找不到它了。我繼續向頂端那個點走去,我看到周圍的海浪像沸水一樣在翻騰,互相碰撞。」 Roberto說那一刻他意識到,如果海浪的方向發生了一些輕微的變化,他也許會被捲入大海,葬身在那裏。

「那時,你意識到生命的寶貴,它是多麼重要。我在龐大的宇宙中只是一粒沙子,我問自己,我應該用我擁有的東西去做點甚麼嗎?當時的答案是:是的。這就是我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我的想法是要打動、激勵全世界的人們,用不同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想像一切皆有可能。」

在那之後,Roberto這位藝術家中的哲學家,開始進行更深層的對他自身存在的探索,他總共前往了Sable九次。有一次是夏天,大霧瀰漫,Roberto記得他正在一個沙丘上休息,光線非常完美,天空開始下起了毛毛雨,他索性收起了自己的裝備,打了一個盹,盡情去享受這完美的一刻。「當我醒來時,天空依然堆滿了雲彩,不過太陽已經露出來了,所有的野馬都圍著我,也就只有半米的距離,它們看著我,想知道我在做甚麼。我感受到了它們對我的信任,能在原始環境裏體驗到這些,真是太美妙了。」

在攝影之外,Roberto另一項工作重點是「I Am Wild」環保公益組織,該組織一直致力於去保護那些原始的自然環境。「我們認為自己是文明的,可以影響一切,但我們讓自己脫離了自然。然而,我們必須回歸到自然中去,回歸到我們自然的本性,我們就是自然的一部份。」

文 / Rui Chen 攝 / Roberto Dutesco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