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地亞的美麗面紗

在克羅地亞海岸畔那星羅棋布的島嶼中,有一座Pag島保留著一種歷史久遠的蕾絲編織工藝,被列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文化遺產名錄。

在克羅地亞的達爾馬提亞海岸,有許多歷史悠久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文化遺產。例如:杜布羅夫尼克舊城,一座世界聞名的古城。這裏的手工蕾絲編織工藝同樣流傳已久,享譽歐洲,是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Blue Planet Studio / Shutterstock.

還記得今年夏天如火如荼的世界杯嗎?克羅地亞一路以黑馬姿態衝出重圍,奪得亞軍,令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了這個人口只有數百萬的歐洲國家。而這一次我們的克羅地亞之旅,將探訪這個國家在粗獷球場之外的一面,一種精緻非凡的手工蕾絲。

我是被海水拍擊船舷的聲音吵醒的,恍惚間我記起自己此時正在Viking Star的遊輪上,房間的門半開著通向露臺。我們此時正航行在亞德里亞海上,這是一片地中海中的海灣,即將登陸的地點是Pag島。儘管此處有些名不見經傳,可這裏的一所手工蕾絲學校卻在克羅地亞享有盛譽。

懷著一份探幽尋古的心態,我們離船登岸,聽導遊在巴士上為我們介紹著手工蕾絲花邊的相關知識。我的腦海中滿是祖母坐在窗前拿著鉤針和絲線,雙手翻飛如舞蹈般的姿態。她的勞動成果是當時家中主要的裝飾元素,桌布、窗簾和枕套那精緻的裝飾蕾絲邊,現在回想起來竟覺得它們是如此珍貴和奢華。

巴士穿過人口稠密的Zadar地區,行駛過一座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橋後,正式踏入了Pag島。這座島嶼看上去有些荒涼,隆起的山脊幾乎沒有任何植被,裸露著灰白色的岩石和砂土。僅在靠近海岸處有一些低矮的房屋,難道那座神秘的手工蕾絲學校就隱藏在這處不起眼的地方嗎?

導遊的介紹打斷了我的猜度,原來Pag島早在石器時代便有人居住了,這裏至今還出產兩樣被稱作「白金」的東西——鹽和蕾絲,它們都曾在歷史上為這裏的居民帶來過巨大的財富。尤其是蕾絲,至今享譽歐洲乃至全球,是皇室貴族和時尚界的寵兒。這項手工技藝在當地世代傳承,許多蕾絲圖案依然保留著最傳統的樣式,已經流傳了數百年。

巴士停在了Frane Budak蕾絲學校前,簡單質樸的建築真如一位老祖母般呵護著其中寶貴的傳承。我們來到了學校的展館,一幅掛在牆上巨大的黑白照片格外醒目。那是在1904年,學校第一次開設蕾絲編織課程時,為全體學生拍攝的照片,上面的女孩看起來正值青春年華,表情嚴肅認真,彷彿知道自己即將擔負一項傳承古老技藝的使命。

一位老婦人正在大廳現場演示蕾絲編織工藝。她看上去身體不算硬朗,卻對手中的工作非常專注和投入。只見她的膝蓋上放著一個硬硬的枕頭樣的墊子,上面鋪著一張畫著圖樣的襯布,絲線被用針固定在襯布上,每根絲線上都拴著一個木頭紡錘。她的雙手靈巧地、有規律地移動那些紡錘,時不時再插上一根針來固定絲線。我們來的正是時候,這件精緻的蕾絲作品正在收尾當中,不一會老婦人便將它從襯布上取了下來。這是一塊圓形的蕾絲,像是一片放大的雪花,有著潔白的質地和玲瓏剔透的圖案,令人感到難以置信,這樣精美複雜的織物是如何用雙手編織出來的。

在克羅地亞語中,蕾絲這個詞的意思是「空中樓閣」,這個說法形象地表達出蕾絲輕盈的質地和建築物般精準的結構。工藝複雜的蕾絲一直是頂級奢侈品,許多皇室成員都是蕾絲的忠實擁躉,如:羅馬尼亞女王Elisabeth of Wied和有「奧地利國母」之稱的神聖羅馬皇后Maria Josepha,Maria曾將Pag島的蕾絲工匠邀請至她的皇宮中,常年為其編織御用蕾絲。至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蕾絲已經成為歐洲最時尚的織物,被廣泛使用在高級服飾中,並一直延續至今。

Hvar地區除了出產特色的手工蕾絲,還是一處夏季著名的度假勝地,周圍有美麗的薰衣草田,海灘和歷史建築。 andras_csontos / Shutterstock.com

繼續沿著展館看去,我們發現蕾絲對歐洲社會的文化風俗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它經常出現在神聖的場合,甚至會作為家族實力的象徵。直到今天,教堂祭壇上的桌布,神父和主教們的正式衣著,那些顯貴雲集的宗教儀式和集會上,總少不了蕾絲的身影。在婚禮上,新娘的婚紗也常使用到蕾絲。在上兩個世紀,新娘陪嫁中的蕾絲織物越多,就意味著她家族的社會地位越高,越受人尊重。

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克羅地亞的手工蕾絲工藝及至今還在製作手工蕾絲的地區列入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有三個地區獲得此項殊榮:Pag島的針織蕾絲,Hvar地區Benedictine修道院的修女們使用龍舌蘭纖維編織的蕾絲和Lepoglava的梭織花邊蕾絲。

馬卡爾斯卡海濱是克羅地亞海岸線上最美的一段。Creative Travel Projects / Shutterstock.com
Pag島連接大陸與達爾馬提亞海岸的橋樑。NikolaR andras_csontos / Shutterstock.com

離開這所學校之前,我從那位老蕾絲工匠手中買到了兩片雪花樣的蕾絲作留念。比起商店裏那些看上去華麗複雜的蕾絲,我更喜歡從製作者手中得到它們的感覺。每當看到它們,我就會想起這位低頭專心編織蕾絲的老婦人的身影,以及她打開身旁那個舊皮箱,從中小心翼翼拿出自己作品時的珍重。我滿懷敬意地接過這兩片蕾絲,就像是從一位母親手中接過了她的孩子,暗暗保證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愛護和珍惜它們。

付錢時,我讓導遊幫我做翻譯,問了這位老婦人一個問題,如何才能成為一位了不起的蕾絲工匠呢?老婦人微笑著將手放在了自己心口,回答說:「耐心、好眼神和乾淨的雙手。」面對如此直白坦誠的答案,我心中恍然有所領悟,我想起二十世紀初的哲學家Martin Buber說過一句話:「所有的旅程都有旅行者不知道的秘密目的地。」我想在這趟旅程中,我已經發現了這樣一處秘密的目的地,它是如此的美麗而又獨特,將傳統與藝術,過去與現在,完美地交織在了一起。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