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間的華麗古堡

Three Centuries古董店之旅

從未想過一座歐洲中世紀的華麗古堡會這樣鮮活地出現在加拿大。當然,從臨街入口處那質樸的灰色牆壁上是想像不出內裏的富麗堂皇的。只有在大門打開的一刻,這些隱匿多年的歐洲古典家具和藝術精品才會洶湧地衝擊向你的視覺神經。琳琅滿目的各式藏品,井然有序地在這裏組成一個家——店主William MacKinnon正生活在其中。

 

 溫哥華古董店Three Centuries店主William MacKinnon
溫哥華古董店Three Centuries店主William MacKinnon

 

「我很幸運能生活在這樣充滿了美好事物的空間中。」回首Three Centuries在Gastown走過的十年,William的心中洋溢著幸福和滿足,「而且,它們中的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正是這其中的故事,成為了店主追尋往昔的激情所在。

在William的指點下,我們向一樓展廳的深處走去。英國國王喬治四世使用過一套瓷質餐具;一對16世紀時的檯燈,它的皮紙燈罩是一位15世紀修道士寫下的曲譜,泛黃的音符似乎仍在隨燈光躍動。一座與希臘神話人物Hippolytus鍍金雕像融為一體的鐘錶,讓William駐足下來,「這是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發現的。」William不無自豪地告訴我們,和這座鐘錶同一時代的另一座鐘錶,現在正擺放在法國總統府邸愛麗舍宮。「在那時,你要去鐘錶匠那裏告訴他們:『我想要鍍金的,底座用綠色大理石。』每一座鐘錶都是特別設計訂製的。」

繼續往前走,一個歐式Palladian風格的華麗桌案,吸引了我們的目光。William淡淡地說他花了兩年時間來追尋這個桌案的下落,語氣平靜得好像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發掘一件古董的歷程往往是漫長艱辛的,時光總是能將一切消磨得無影無蹤,留下來的往往都是無畏光陰侵蝕的傳世珍寶,若想與它們結下情緣,又怎能吝嗇自己的誠意與付出呢?

當我們來到了展廳的最南端,牆上正倚靠著一件William最新收購的物品,就在我們拜訪前的幾個小時,它才剛剛抵達它的新家。「這是為拿破侖母親訂製的珠寶櫃。」William告訴我們。當他手中拿起那尚未來得及安裝到櫃子上的鏡子時,眼中閃爍著興奮幸福的光芒。當這面鏡子安裝上之後,這個珠寶櫃的全貌將華麗呈現。「誰能想到會在溫哥華找到這樣的東西呢?它可有全套的鑒定證明文件。」

 

 很難想像到在溫哥華會有這樣一處匯集著歐洲古典藝術精品的房間。
很難想像到在溫哥華會有這樣一處匯集著歐洲古典藝術精品的房間。

 

沿著蜿蜒的樓梯,我們來到二樓。在這裏,各式青銅雕像和比我們這些來訪者還要高大的古典油畫被擺放在通暢的空間裏。綴滿水晶和寶石的枝形吊燈投下柔和的光芒,為房間裏的桌案蒙上了一層溫暖的「薄紗」。這些桌案的材質都很珍貴,產地來自世界各地,黑檀木、花梨木、椴木、紅木,應有盡有,而比材質更珍貴的是上面雕琢鑲嵌的精細圖案。

William指了指放置在俄國Baltic古董櫃上的兩個巨大華麗的鍍金燭檯,白色的方形大理石基座透著莊重典雅。「這兩個燭檯,我花了35年時間才找到。」William不無感慨地說到,一段關於古董的傳奇故事在我們面前慢慢地展開了。

1973年,在一趟前往佛羅里達州的採購旅行中,William遇見了第一個燭檯,並一見傾心,立即買下了它。「然後,到2008年,我正在羅馬,路過一家店面時,無意間從櫥窗望向了室內,它就放在那裏——看上去和我已經有的那個燭檯很像。我不由地屏住了呼吸,心中盼望著店主手裏不是有兩個一樣的燭檯,因為,想讓他拱手相讓一對成套的燭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好在店主只有這一個燭檯,William長舒了一口氣,很快談妥價錢,把燭檯抱回了家。回家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不僅僅是一件類似的物品,而是他原有燭檯「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兄弟」。「我原來燭檯的枝幹上有從1至6的編號,這個燭檯上的編號則是6至12。這真是一個漫長的重逢過程,可這也恰好是我從事這個行業倍感榮幸和喜悅的時刻。」

回想起自己在大學時第一次購買古董,那是一幅有畫框的倫勃朗風格的油畫和一個銅床,William與古董之間的情愫也足以書寫成一段歷史了。他後來取得了音樂專業的雙學位,又在會計和酒店行業取得了事業上的成功。他遊遍了世界各地,最後返回了自己的家鄉。如今,對William來說,每天最高興的事莫過於彈奏那架被他永久保留在Three Centuries一樓的Boesendorfer Imperial三角鋼琴。伴隨著這份來自久遠歲月的視覺與聽覺上的雙重享受,Three Centuries與William的故事必將不斷延續下去,帶來更多的幸福和美好。
 
Three Centuries古董店坐落於溫哥華的1662 West 2nd Avenue,還可訪問網站 www.threecenturiesshop.com

 與希臘神話人物Hippolytus鍍金雕像融為一體的鐘錶。
與希臘神話人物Hippolytus鍍金雕像融為一體的鐘錶。

 拿破侖母親訂製的珠寶櫃。
拿破侖母親訂製的珠寶櫃。

 歷經35年才得以相逢的一對華麗鍍金燭檯,白色的方形大理石基座莊重典雅。
歷經35年才得以相逢的一對華麗鍍金燭檯,白色的方形大理石基座莊重典雅。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