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前行

  訪拉脫維亞著名無舵雪橇運動員Martins Rubenis

在今年舉行的索契冬奧會上,來自拉脫維亞的Martins Rubenis和他的三位隊友,在無舵雪橇接力賽中,戰勝了眾多強國,出人意料地奪得了銅牌。

 拉脫維亞無舵雪橇運動員Martins Rubenis在2014年2月的冬季奧運會上競技。
拉脫維亞無舵雪橇運動員Martins Rubenis在2014年2月的冬季奧運會上競技。

無舵雪橇,又稱短雪橇或平底雪橇。滑行時,選手平躺在雪撬上,用身體操縱雪撬高速滑降。這項運動看似簡單,也許大家小時候都在自家附近的雪坡上做過類似的嘗試。但在成為專業運動項目後,無舵雪橇卻是異常驚險,運動員在一個小小的雪橇上沒有任何堅固的保護措施,稍微不慎,人體將會遭受150公里高速下的撞擊。

在這項雲集著勇士和各種高科技元素的運動中,有一位來自拉脫維亞的運動員Martins Rubenis一直是其中的佼佼者。從1998年世青賽中脫穎而出,Martins此後在多個歐洲及世界錦標賽中奪得過金銀獎牌。在2006年意大利的都靈,他更成為了拉脫維亞站在冬奧會領獎臺上的第一人。

最難得的是,在Martins之前,無舵雪橇項目的獎牌一直被來自發達國家,諸如德國、意大利等國壟斷著。因小巧的雪橇需在高速運動中保持堅固性和穩定性,其設計製造需要大筆資金和像寶馬、法拉利等這樣頂級汽車製造商的技術支持。堅實又輕盈的新型材料,精密的空氣動力學計算,當運動員以超過100公里的速度沿賽道飛馳而下時,毫釐之差不僅關係到比賽成績,甚至關乎運動員的性命。而做為一個人口僅200多萬的東歐小國,在沒有一級方程式賽車廠商支持的情況下,他靠甚麼取得了傲人的戰績呢?

2013年12月,在Martins來到加拿大參加世界滑雪錦標賽期間,我們有幸見到了這位在業界備受敬重的運動員,聽他為我們講述了他滑雪生涯中的曲折經歷。

艱辛童年

Martins出生時,拉脫維亞還屬於前蘇聯的一部份。在他9歲那年,算他在內的50個孩子一起去滑雪場嘗試了一次無舵雪橇滑行,儘管其中絕大部份人都被高速下滑時的緊張和驚險嚇得從此再沒碰過這項運動,可Martins不僅留了下來,還表現出過人的天賦,教練最終決定讓他和年長一些的男孩子們一起參加訓練。
那時,全拉脫維亞僅有一處可供運動員們練習的滑雪道,距離Martins的家坐火車要1個多小時。但為了能繼續練習,Martins堅持每天往返奔波著。當他來到滑雪場時,卻必須等大孩子們練完才可以上場,那時往往已是夜晚,滑雪場很快就要關門了。這樣辛苦地度過了一個冬季,Martins得到的練習機會寥寥無幾,還落下了不少文化課。他的母親為他聘請了老師,來輔導他因參加滑雪訓練而落下的功課。

時間很快走過了5個年頭,在這寶貴的5年裏,Martins的運動生涯依然毫無進展。1991年拉脫維亞從前蘇聯脫離,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此時已經14歲的Martins得到了一次難得的機會,考入了運動員寄宿學校,一切終於走上正軌。但僅僅兩年之後,一直支持他的母親因白血病去世了。「當你和父母或其他你所愛的人永遠失去了聯繫,你會感到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似乎塌了下來。」Martins黯然地說道。

在此後的日子裏,Martins不得不一邊上學、一邊打工來維持自己的訓練開銷。但他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畢竟在母親去世時,他已經16歲,有了自理的能力。母親教會他的樂觀和堅強,讓他很快從悲傷走出來。他知道如果母親還在世的話,一定希望他能去從事自己熱愛的事業,所以他更加專注地投入到此項運動中,矢志不渝。

 

 這架載著Martins奪得奧運獎牌的雪橇,幾乎每個部件都由他親手設計製作。
這架載著Martins奪得奧運獎牌的雪橇,幾乎每個部件都由他親手設計製作。

 

自製雪橇

不久之後,Martins的運動生涯再次陷入困境,原因是無舵雪橇的製作工藝要求很高,而工業技術落後的拉脫維亞是沒有人能設計製造和維修雪橇的。Martins像是一位武功高超的俠客,卻苦於找不到一把趁手的兵刃。這樣下去,他不可能在國際大賽上同那些來自發達國家的選手們競爭。一番輾轉反側之後,他想起了外公曾經教過他一些製作船模和摩托車的技術,推究了其中的可行性之後,他決定靠自己的雙手來打造一件「神兵利器」。

「我仔細研究我的雪橇,然後試著去感受它,看甚麼部份需要改進。我沒有受過任何這方面的專業教育,我只能靠感覺去想它是如何運行的。相比技術手段,這更像是個藝術創作的過程。」當世界上其它國家的雪橇隊,有出色的工程師來計算數據,進行著各類3D建模模擬和風洞試驗,並有美國陶氏化工和英國McLaren等業內知名公司來為雪橇製造新型合金材料時,Martins卻只能利用下班後的業餘時間,在一位朋友的工坊裏,用能買得起的鋼材和塑料去設計和打造每一個零件。這期間,也有一些在機械方面的專業人士為他提供過無私的幫助。

最終,這些在極其簡陋的條件下製造出的零件,幫助拉脫維亞隊在2014年的冬奧會上擊敗了許多來自發達國家的選手。Martins對於雪橇的一些創新技術,甚至被那些頂級的廠商們採用,出現在了各個國家選手的雪橇上。「這種感覺真是又溫暖,又美好。」Martins微笑著說。

 Martins Rubenis在軌道上高速滑行著,最快時速超過150公里。
Martins Rubenis在軌道上高速滑行著,最快時速超過150公里。

 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為靜功,即打坐,這種寧靜祥和的修煉方式,讓Martins逐漸尋找到了內心的安寧。
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為靜功,即打坐,這種寧靜祥和的修煉方式,讓Martins逐漸尋找到了內心的安寧。

心之轉變

起先,Martins並沒有同其他人分享他的雪橇設計製造技術。因為走上競技場之後,任何人都會成為對手。但他的心態卻在一次傷痛之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2004年前後,我的背部曾嚴重受傷,這讓我無法專注精神在賽場上全力發揮。我看了許多醫生,找了許多可能會幫到我的人,但每次都只是稍有緩解,很快又會復發。」隨著年齡日漸增長,Martins越來越珍惜自己在賽場上的每分每秒,他渴望奪得好成績,讓自己的運動生涯不留遺憾。可當傷痛來襲時,他又感到無助和絕望。寢食難安之際,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聽說了法輪功。抱著「病急亂投醫」的心態,Martins開始煉習法輪功,功法中那些看上去緩、慢、圓的動作,卻對他身體的傷痛產生了神奇的作用,同時,也讓他這位專業運動員第一次安靜下來,用陌生的東方佛家思想,用「真、善、忍」的理論來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甚至是他一直熱愛的滑雪運動。

「很多人以為駕駛無舵雪橇,只是躺在那裏,讓雪橇帶著你滑行,其實不是這樣的。雪橇就像是一個生命,它在運動著,並和運動員的身體密切合作,所以雪橇製作的關鍵就是要和身體契合。當你剛開始學習雪橇時,你只是想讓它滑動。當你滑下去,開始瞭解到雪橇在賽道上如何運行時,那你更多的是要讓它順其自然,只是在需要的時候才控制一下。」

這種因勢利導、順其自然的理念,很像中國武學中的至尊奧義,尋常人聽上去會覺得玄之又玄、不知所云。可做為一名滑雪高手,Martins卻像是茅塞頓開、豁然開朗,他覺得,凡事都可以看作是一個修煉的過程,而修煉最終改變的不是表面的肢體動作,而是人的內心。「在修煉了法輪功之後,我明白了,當我對生命中的某些東西太過執著時,就像是頂著浪頭前行,一切都會變得很困難。操控無舵雪橇也是這樣,如果你心裏想著:我必須要按這條路線滑下去,那你的身體會不由自主地去控制和改變雪橇,滑雪的人都知道,如果在遇到彎道時這樣做,那是根本行不通的。所以,最重要的是學會去感受滑道,感受雪橇是如何帶著你前行的,甚至要去欣賞它的運行方式,那剩下的只是沿著賽道滑就可以了。」

在領悟到這些滑雪技術的真諦之後,Martins的心態也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他不再將擊敗他人,取得好成績當作參賽的目標,而是學著去享受運動本身帶來的樂趣,這是在他還是一個小男孩時,那種滑行在雪地上的單純簡單的幸福感覺。他的運動成績並沒有因此而下滑,在修煉法輪功之後的9個月內,他的傷病完全復原,並在接下來的2006年都靈冬奧會上為自己的國家拿到了第一枚冬奧會獎牌。Martins還將自己製作雪橇的技術創新和滑雪經驗分享給更多人,這在競爭激烈的無舵雪橇競技圈中是很不可思議的。

2014年2月9日,年近不惑的Martins在索契冬奧會個人單項比賽中失利,隨後,他宣佈退役。四天之後,這位老將卻依然登上了奧運賽場,帶領拉脫維亞隊在無舵雪橇接力賽中擊敗了各路強手,奪得銅牌。這戲劇性的結局無疑為Martins Rubenis的運動生涯中劃上了一個最動人的句號。

Photo by Hugh Zhao/ LEON NEAL/AFP/Getty Images/ 

 

 Martins和他的隊友們站在2014年2月冬奧會領獎臺上。
Martins和他的隊友們站在2014年2月冬奧會領獎臺上。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