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問候 —— 訪Canada Goose現任CEO Dani Reiss

曾幾何時,Canada Goose的羽絨服成為了全球最火爆的時尚裝備之一,其十足的功能性和根植加拿大的理念,為時尚界帶來一股不同以往的風潮。

在Canada Goose出現之前,可能提起加拿大的服飾,人們只會想到格子襯衫和牛仔褲,具體的品牌都說不出幾個。然而不知從何時起,Canada Goose羽絨服成了全球冬季最火爆的時尚單品,從明星到政要紛紛在鏡頭前展示著衣袖上那幅加拿大地圖(Canada Goose的商標),讓加拿大人升起了十足的自豪感。儘管地廣人稀略顯冷清、每年更是有一半時間像是在過冬天,加拿大卻給全世界送去了這樣一份溫暖的禮物,是不是很驚喜呢?

上世紀五十年代誕生於多倫多,Canada Goose以其卓越的保暖性能備受專業科考和運動人士的青睞。它的Expedition系列專為南極邁克摩多考察站設計,Constable系列為在北部執行任務的警察和特種兵設計。如今,Canada Goose那以加拿大地圖為主體的標誌享譽全球,是品質與時尚的代表。

「許多人告訴我,在穿上Canada Goose羽絨服之前,他們從來沒感受過什麼叫真正的暖和。」Dani Reiss是品牌現任CEO,正是他的祖父于1957年創辦了這間公司。Dani稱Canada Goose是「功能性奢侈品」,高昂的價格源自它的真材實料。

Dani的祖父Sam Tick是一位波蘭裔移民,曾在一家生產羊毛背心、雨衣和雪地摩托車服的工廠工作。後來,Sam擁有了一家自己的工廠,他的女婿David Reiss加入了進來,並發明了一種羽絨灌裝機。這在當時主要以手工填充羽絨的情況下,無疑是重要的技術進步,大大提升了羽絨灌裝的速度和質量,也奠定了Canada Goose日後成為世界頂級羽絨服品牌的基礎。

當我們承諾要一直留在加拿大之後,我們就需要組建起一支有力的本土員工隊伍。這個行業已經完全被大量公司選擇離岸外包的狀況摧毀了,我們將其復興起來是最大的挑戰,也是最大的成功。

Canada Goose最早的忠實顧客多是一些需要在極端環境中工作的科學家和運動員等。例如:大熱劇集《權力的遊戲》曾在冰島取景拍攝,劇組的工作人員和演員們清一色都穿上了Canada Goose。1982年,第一位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加拿大人Laurie Skreslet,身穿在Canada Goose訂製的登山外套。曾在全程1,200英里的橫跨阿拉斯加狗拉雪橇大賽中四次奪魁的Lance Mackey,每次衝過Iditarod終點線時,身上穿的也都是Canada Goose。

俗話說,酒香不怕巷子深。儘管沒有大肆投入廣告宣傳,Canada Goose卻在數十年如一日的穩步發展中,逐漸佔據了人們的視野。去年,加拿大總理還前往Canada Goose位於加拿大的第七家工廠參觀,並十分讚賞Canada Goose堅持立足加拿大本土的發展策略。

在成立的六十年的時間裏,Canada Goose從一間位於多倫多的小工廠,到如今僱傭了大約全加拿大20%的製衣行業從業者。如果說有什麼力量一直在幫助Canada Goose振翅高飛,這份對本土文化的珍視和傳承恐怕不容忽視。

「大約15年前,有一天,我從新聞中看到有兩家加拿大大公司準備將它們的製造部分轉移到海外,以謀求更高的利潤。」Dani說:「也就在那時,我意識到,如果我們選擇堅持留下來,加拿大本土生產這一點也許會變成我們的優勢。」事實證明Dani是對的,僅從公司的股價就可以看出這一點。從2017年3月公司上市以來,股價已經足足增長了兩倍多。

除去敏銳的市場眼光,Dani說他們決定讓Canada Goose留下來,還有更多的情感因素。「我們車間裏的許多工人,從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在這裏工作了,我認識他們有一輩子了。」如果Canada Goose搬遷到海外,這些工人極有可能無法在這裏繼續工作。Canada Goose失去了寶貴的工藝和人文積澱,Dani也像是失去了自己的老朋友。

Dani告訴我們,每一位技藝精湛的工人都是Canada Goose的財富。公司在培訓方面從來不惜花費資金,甚至在工廠內建起了學校。「當我們承諾要一直留在加拿大之後,我們就需要組建起一支有力的本土員工隊伍。」事實上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加拿大熟練的縫紉剪裁工人一直是短缺狀態。

Dani Reiss是Canada Goose的現任CEO和董事長。

「這個行業已經完全被大量公司選擇離岸外包的狀況摧毀了,我們將其復興起來是最大的挑戰,也是最大的成功。」從2015年成立以來,Canada Goose的縫紉裁剪學校已經培養出了數百名優秀的技工。

此外,加拿大的寒冷氣候居然也成為了Canada Goose最好的廣告宣傳。「有一次,我去歐洲參加一場貿易展會。我發現我們的品牌是有巨大潛力的,人們都相信,產自靠近北極圈,有大片冰原地區的羽絨服,一定是品質最好的。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關鍵時刻。」那次貿易展會給了Dani前所未有的信心,讓他第一次相信Canada Goose有朝一日會成為一個享譽全球的品牌。

當然,Dani可能也未曾想到,遠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居然會佔Canada Goose很大一部分銷售份額。許多中國遊客來到加拿大,購物清單上的必買品都會寫著「大鵝」,這是中國人對Canada Goose的暱稱。目前的統計數據顯示,Canada Goose的銷售額,加拿大本土占39%,美國占31%,而國際銷售也足足佔了30%。

Canada Goose自成立起一直堅持在加拿大本土生產製造,目前在全加設有七家工廠。
Canada Goose自成立起一直堅持在加拿大本土生產製造,目前在全加設有七家工廠。

直到今天,Canada Goose依然使用著加拿大農村地區胡特爾派農民們提供的羽絨。還向加拿大北部偏遠地區捐贈布料和縫紉設備,幫助他們延續當地一些傳統縫紉工藝的傳承。同時,每賣出一件羽絨服,都會為北極熊國際保護組織捐贈50加元。「作為一家誕生在北寒之地的公司,我們有責任保護這裏。」Dani願意用品牌如今每年數千萬加幣的盈利,為這個他熱愛的國家實實在在做些有幫助的事情。

Dani告訴我們,他曾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名短篇小說家。「我從未想過在成年後接管家族生意,甚至在這裏工作。」儘管現在的工作和曾經的夢想有不小的差距,不過,Canada Goose數十年的傳奇歷程不也是一篇精彩紛呈的故事嗎?而Dani正是它的作者之一。

Photos Courtesy of Canada Goose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