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托里尼島上的希臘傳說

聖托里尼島的火山口就像一座古希臘巨大的圓形劇場,每天大自然都會在這裏上演最瑰麗的劇目。

在聖托里尼島上的傍晚日落時分,是島上最富盛名的美景之一。 Kyriacos K / Shutterstock.com

大約3500年前,一次劇烈的火山爆發,釋放出了相當於兩百萬顆原子彈的能量。全世界都感受到了這次來自地球深處的怒吼,它引發的海嘯,噴發出的灰燼,影響波及至數千公里之外,令氣候都發生數年的變化。距離希臘大陸東南方200公里的愛琴海上,聖托里尼島卻如鳳凰涅磐般地從這次火山爆發中誕生了。如今,曾經的烈火與煙塵都平息了下來,這裏成為了世界上最寧靜的所在,彷彿一切都從未發生過。

那巨大的火山口足有6公里寬,如果你登上它海拔300米的頂端,便可以觀賞到大自然留下的另一幅壯麗畫卷,雲朵在深不見底的山口中繚繞,天海的盡頭是愛琴海上最夢幻的日落。曾經流傳在歐洲大陸的希臘神話傳說,彷彿在這裏依然上演和延續著。我似乎在遠處看到了另一座小島,那會是太陽神阿波羅為前去奪取金羊毛的阿爾戈英雄們,特別創造的躲避風暴的阿納菲小島嗎?至少此時,我願意相信那真的是。

在《荷馬史詩》中,熱情好客是會受到眾神褒獎的美德。希臘人顯然牢記了這一點,甚至相信如果不對訪客們表示出足夠的熱情,會遭到天譴。在聖托里尼島上,許多居民自己的房子都會提供給遊客們居住,同時還有當地農場出產的各種美食奉上。

這些舉世聞名的有著白色、粉色牆壁和藍色、灰色屋頂的房屋,沿著火山山坡的走勢,蜿蜒而建,偶爾還會有一間高大的風車屋聳立出來,令人愈加有了時空穿越之感。這些房屋被當地人稱作「yposkafa(洞穴屋)」,因為它們的一部份都是從岩石中開鑿出來的,它們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好似一片白色的沙灘。

當我一路來到酒店 Erosantorini,這裏的建築儘管是現代風格,依然和島上其它建築風格一脈相承,簡潔又乾淨,與自然環境完美融合。走進酒店,牆壁上鑲嵌著當地的石材作為裝飾,質樸的感覺與做工精美的現代風格家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一處客廳裏,天花板上垂下了一根粗大的管道,底部掛著一個圓球樣的壁爐。這樣別具一格的設計,真是令人過目難忘。

我眺望腳下海岸邊的碼頭,一艘艘帆船正停泊在那裏,趁著天氣晴朗揚帆出海,如果是與家人好友同行,可能會更不亦快哉吧!這裏每一處客房都設有獨立的游泳池,保證客人充份享受到私密和寧靜。在夜晚,酒店會在戶外播放電影,同時還可以享用雞尾酒和搭配希臘風味蘸醬的自製薯片。看完電影,土耳其浴室裏清新的桉樹油味道,已經散逸在了空間中。多種可供選擇的水壓和溫度,讓每個人都能在沐浴中享受到最深切地撫慰,配合柔和的彩色燈光和舒緩悅耳的音樂,這更會是一場心靈的沐浴。

乘船或騎驢,可以遊覽聖托里尼島那些人跡罕至的秘密角落和小海灣。 Korpithas / Shutterstock.com
乘船或騎驢,可以遊覽聖托里尼島那些人跡罕至的秘密角落和小海灣。 Korpithas / Shutterstock.com

火山灰沉積的土地總是格外肥沃,聖托里尼島上出產的西紅柿、櫻桃、蠶豆、茄子等農產品格外美味。當地的石牆之間還生長著一種酸豆,又叫馬檳榔,味道很獨特。值得一提的是,聖托里尼島上可能有著世界上最古老的葡萄園,火山土壤特殊的物質成分,讓這裏特有的阿西爾提可葡萄釀製出完美酸度的葡萄酒,同時還可以避免蟲害,這也是這裏的葡萄種植得以存在數千年的主要原因。在酒店的酒窖裏,各種年份和種類的當地葡萄酒一應俱全,尤其適合搭配當地的美食。

作為一座火山形成的島嶼,聖托里尼島的面積並不大,它事實上是希臘基克拉迪群島三十九座大小島嶼中的一座。島上最著名,也可能是僅有的一處古蹟是建於十三世紀的阿克羅蒂里城堡。這座城堡修建在了一處米諾人定居點遺址上,早在青銅時代,米諾人就居住在這裏。這處遺址被掩埋進了火山灰中,完好地保存了下來。

阿克羅蒂里城堡的塔樓是當地文化中心La Ponta的所在地,在這裏遊客們可以切身體驗和走近傳統的希臘音樂和神話傳說。一位中心的工作人員,給了我和我的三位朋友一人一把希臘古老的魯特琴,又名彈詩琴,還教我們演奏一些簡單的音符。我們幾個人興衝衝地舉行了一場即興演奏會,可惜效果有些「不堪入耳」。

這座藝術中心是由Yannis Pantazis和Argy Pantazis夫婦創辦的,丈夫Yannis親手製作了這些古老的希臘樂器。還有一種風笛名叫tsabouna,儘管現在人們說起風笛首先會想到蘇格蘭,但最早的有記載的風笛卻是出現在公元前425年,古希臘著名喜劇作家阿里斯托芬現存僅有的作品《阿卡奈人》中。

隨後,我又去了1260陶瓷工作室,那裏教授訪客製作傳統的希臘罐子。順便我還去了我最喜歡的當地小酒館Metaxi Mas,這個酒館座落在Exo Gonia村中,能體驗到最地道的當地風情,還可以觀賞聖托里尼島東部的景色。

當我在落日的餘暉中,漫步在由鵝卵石鋪就的街道上,湖藍、粉紅、奶油色的牆壁與藍色的海水和黃綠色的灌木在我眼前交織出一幅歷經數千年的傳奇。我的耳邊彷彿傳來了手拿魯特琴的荷馬,那低沉悠遠的吟唱,那些古老的神靈與英雄也許從未離開,依然用他們的精神默默守護著這裏的人們與他們寧靜幸福的家園。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