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禮讚 ——法國香檳區的蘭斯大教堂

提起法國的香檳區(Champagne),顧名思義,這裏因盛產香檳而聞名於世。依據法國法律,只有香檳地區出產的酒才能稱為香檳酒,其它地區出產的類似酒品只能稱為「發泡葡萄酒」。離開巴黎向東北方行駛約200公里,沿途可以看到一行行碧綠的葡萄架。當來到位於最北方的葡萄園時,便進入了香檳區。此時,我們當然可以理解您想快點品嚐到醇香美酒的急切心情。但如果您認為香檳區只有酒廠和葡萄園,那可就大錯特錯了,這裏久遠的歷史遺蹟正如地下窖藏的美酒一般,值得您細細的品味和親身的體驗。

 世界文化遺產,法國香檳大區首府蘭斯的主教座堂,蘭斯大教堂。Boris Stroujko / Sutterstock.com
世界文化遺產,法國香檳大區首府蘭斯的主教座堂,蘭斯大教堂。Boris Stroujko / Sutterstock.com

 從巴黎駕車去蘭斯大教堂的路上盡是葡萄園,景色美不勝收。CRTCA
從巴黎駕車去蘭斯大教堂的路上盡是葡萄園,景色美不勝收。CRTCA

  只有在法國香檳區,選用指定的葡萄品種,根據指定的生產方法流程所釀造的氣泡酒,才可標注為香檳。   Finevector / Sutterstock.com
只有在法國香檳區,選用指定的葡萄品種,根據指定的生產方法流程所釀造的氣泡酒,才可標注為香檳。  Finevector / Sutterstock.com

位於香檳區的蘭斯市(Reims)是法國的歷史文化名城,有「王者之城」的美譽。這裏的蘭斯大教堂(La Cathedrale Reims)在法國的歷史上有著特殊的意義,連著名的巴黎聖母院都是仿造蘭斯大教堂建造的。公元496年聖誕節,聖雷米主教在蘭斯主持了法國第一位國王克羅維的受洗加冕儀式。以後這裏便成為歷代法國國王加冕,證明自己的權力受神靈認可的聖地。曾先後有二十五位國王在此加冕,而其中最有名的一次加冕莫過於1429年聖女貞德護送查理七世來這裏舉行的加冕儀式。

在英法百年戰爭期間,聖女貞德是法國鄉村一位虔誠信奉神靈的少女。她曾傾聽到幾位大天使帶來的「上帝的啟示」,告訴她要把英國人逐出法國,並引領當時的法國太子到蘭斯接受加冕。當她把自己得到的啟示告訴周圍人時,連她的家人都認為她瘋了。可隨著戰局對法國一方越來越不利,貞德在一連串的機緣巧合下,真的走上了戰場,並領導法國軍隊取得了多次勝利。1429年,在帶領法軍解除了英軍對奧爾良的圍困之後,7月17日,貞德護送查理七世來到蘭斯大教堂加冕,完成了神靈賦予她的使命。如今,蘭斯大教堂的聖母禮拜堂內有一尊不引人注意的聖女貞德塑像,塑像背後插著貞德曾在戰場上鼓舞了無數法國軍人的軍旗。這樣在天主教堂中為平民建造塑像的例子並不多見,由此不難看出聖女貞德在法國人心目中的地位。

 

  蘭斯大教堂夜景。 mary416 / Sutterstock.com
蘭斯大教堂夜景。 mary416 / Sutterstock.com

 

也許因為曾經歷過皇族加冕的輝煌,也經歷過硝煙瀰漫的戰火。當我們來到蘭斯大教堂正面的廣場上,面對這幢拔地而起、恢宏壯麗的建築時,心中湧起的震撼和澎湃正如教堂自身走過的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蘭斯雕尖頂,沿著渾厚繁複的線條層層延伸,直上雲霄,彷彿連接到了天際。教堂內外佈滿了以聖經故事為主題的雕塑,共有兩千多座,耗費超過百年才告完成。特別是教堂正門北側一尊名為「微笑天使」的雕像,塑造的天使神情甜美動人,堪稱是哥特式建築鼎盛時期的傑作,更成為蘭斯市的象徵。

進入蘭斯大教堂內部,分為三層的廊柱高高拱起,在屋頂形成輕盈的尖頂,中間穿插的是華麗的花窗。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軍猛烈的炮火讓蘭斯的很多古老建築遭到嚴重損毀。蘭斯大教堂一部份珍貴的花窗由於主教事先遣人拆下,得到了保護,但仍有近三分之二的花窗還是無情地遭到戰火摧毀。戰爭結束後,蘭斯的葡萄園主和香檳酒商出資重建了彩繪玻璃、大時鐘和部份雕塑。為了感謝他們,大教堂的彩繪花窗上繪製了葡萄種植、收穫和釀造的圖案。在教堂內部的柱頭上還有雕刻的葡萄籐葉裝飾,增添了更多香檳之鄉的特色。

 美麗的玫瑰彩繪玻璃是1872年修復的。Kiev.Victor / Shutterstock.com
美麗的玫瑰彩繪玻璃是1872年修復的。Kiev.Victor / Shutterstock.com

  蘭斯大教堂著名的微笑的天使雕塑。 Kiev.Victor / Shutterstock.com
蘭斯大教堂著名的微笑的天使雕塑。 Kiev.Victor / Shutterstock.com

在教堂花窗的上方是「國王長廊」,共有56座國王的雕像,每位國王都配備著代表皇家威嚴的皇冠和權杖。至於為甚麼是56座雕像?我們不得而知,雕像並沒有名字,沒法和法國歷史上的國王一一對應起來。這些國王更像是神靈選中的,他們高高的位置,象徵著與神之間緊密的聯繫。如同中國古代的皇帝被稱為「天子」,在登基時需要祭拜天地一樣,西方人同樣虔誠地信奉著「君權神授」。據記載,即將加冕的法國國王們要在節日或者禮拜日的前一天乘馬車來到蘭斯,下榻在教堂隔壁的主教宮。第二天,主教會來引領他們赴教堂接受洗禮和加冕。而為了證明給百姓國王已經得到了神的庇護和授權,國王們在加冕的第二天要替神靈行神蹟,去治癒他子民們的病痛。

隨著參觀者們在大教堂中的漫遊,時光也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教堂巨大的花窗承接著陽光,讓燦爛的金黃色光芒透過斑斕的彩繪玻璃照射到教堂內部,好似世間最絢爛的時鐘一般,在牆面、廊柱和禱告座椅之間移動,帶來了關於生命與永恆的奇幻思索。而當我們準備離開時,不由得想前往這座偉大建築的設計師于格.利貝熱(Hugh Libergler)的墓碑前獻上一份誠摯的敬意。他因為自己傑出的貢獻,在逝世後得到了安葬在大教堂內部的殊榮。鐫刻在墓碑上的利貝熱依然虔誠地表達著對自己職業的信仰,右手捧著大教堂模型,左手拿著直尺、三角板和指南針。而此時的蘭斯大教堂也正沉浸在夕陽的霞光中,展示著自己一天中最美麗的身影,如一杯泛起細膩泡沫的香檳般,為喧囂塵世送去珍貴的歡欣和安詳。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