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淑女成長記

訪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黃琳捷

2014年2月,美國「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演正在臺灣火熱地上演著。舞臺上,女舞蹈演員們舞姿曼妙、儀態端莊,宛如古畫中走出的女子。這非凡的氣韻又是如何練就的呢?讓我們走近生長在臺灣的黃琳捷,聽她講述這其中的故事。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黃琳捷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黃琳捷

 

採訪一開始,黃琳捷的歡快和爽朗就深深感染了我們。她說,她在跳中國古典舞之前從沒把自己當女孩,甚至比家中的哥哥和弟弟還更好動,整天熱衷於打球等各種運動。以至於她的爸爸都親暱又無奈地叫她「小伙子」。這番簡潔明瞭的告白,讓我們有點困惑。實在想不出,這位活潑好動的「小伙子」是怎麼出落成一位溫婉柔美的中國古典舞舞蹈演員的?

意外的舞蹈路

2007年,美國「神韻藝術團」赴臺灣演出,黃琳捷隨家人一起前去觀賞。演出結束後,黃琳捷的父親隨口問了她一句:「妳有沒有想去跳舞啊?」此時,黃琳捷還沉浸在「神韻」精彩絕倫的表演中,也沒多想,立即回答說:「想去!」回家之後,就電郵申請了美國一所教授正統中國古典舞的知名學院──位於紐約的「飛天藝術學院」。
過了段時間,見沒有回信,黃琳捷又申請了一次,可前後發了三次申請都石沉大海。失望之餘,她不得不暫時放下學舞的想法,升入高中就讀。誰知開學不久,有一天,黃琳捷被媽媽從睡夢中喚醒,說「飛天學院」打來電話,通知她去美國面試。聽到這期待已久的消息,黃琳捷心中非常激動,毅然決定休學飛往紐約。然而,「飛天學院」的錄取標準很高,而她此前並沒有接受過系統的舞蹈訓練。15歲的年齡,對於學習舞蹈專業來說,是不是也有些太大了?她究竟會不會被錄取呢?黃琳捷有些緊張和忐忑。

面試時,黃琳捷表現得非常努力。她自幼熱愛體育運動,所以體能、力量和身體協調能力都不錯,再加上出色的彈跳力和柔韌性,讓考官們眼前一亮。原來,中國古典舞體系中有難度很高的「毯子功」,就是翻騰等技巧類動作。這些動作訓練時,需要在毯子上,所以通常被稱作「毯子功」。「毯子功」是舞蹈演員體力、協調性、柔韌性和技巧性的綜合體現。對女孩來說,需要上佳的身體素質,才能完成。黃琳捷儘管舞蹈基礎欠佳,但出色的身體條件卻表明她擁有不錯的發展潛質,所以「飛天學院」錄取了她。 

對於這個結果,黃琳捷又驚又喜,她這位「小伙子」終於也可以學習中國古典舞了。但很快地,又一個問題出現了,她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學習喜歡的舞蹈。

 

 

艱辛的開端

「我來『飛天』學中國古典舞,是因為當初喜歡『神韻』的演出。可我忽略了一點,我看『神韻』時,喜歡的是男生的舞蹈,覺得動作又帥,音樂又好聽。來到這裏,我才想起來,我是個女生,只能學女生舞蹈的。」這個令人忍俊不禁的誤會,讓黃琳捷誤打誤撞地走進了中國古典舞的殿堂,她此時的首要任務是努力跟上同學們的進度。
黃琳捷從最基本的動作和手型開始學起,著實體會到了學舞的艱辛。她曾經想當然地認為,舞蹈演員都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如今才知道原來舞蹈這麼費腦筋。先要記住動作,再要記住舞臺上的位置。剛開始,好不容易記住了動作,音樂一開始又不知道該往哪裏跑?

這樣懵懵懂懂學了一段時間之後,黃琳捷的進展不大。每次排練新的舞蹈節目時,老師總是不選她,最後竟然每個節目都沒有她的位置。一位學姐看到這個情況,嚴肅地對她說:「既然每個節目都沒有妳,妳來這裏做甚麼?」聽到這句話,黃琳捷愣住了。想到自己千里迢迢從臺灣來美國學舞,卻學無所成,這樣留在這裏又有甚麼意義呢?一股緊迫感向她壓來,她性格中堅韌的一面,此時表現出來:「既然做出決定,來到這裏,我就從沒想過要回去。」她一邊刻苦練習基本功,一邊開始用心琢磨舞蹈的動作和技巧。不久,她舞蹈生涯中的第一次飛躍便悄然發生了。

心靈的領悟 

「我之前學舞蹈動作總是很慢。有一天,老師教我們一套新動作,我很快就學會了,這讓我很驚奇。發現之前我學舞時特別拘謹,總是在關注小的局部,比方是左腳先,還是右腳先。那天學舞,我非常放得開,就是去看老師動作的整體感覺,這樣反倒很快學會了。」在領悟到一些訣竅之後,黃琳捷的舞蹈技巧飛速進步。她很快入選了夢寐以求的「神韻藝術團」參加全球巡演,儘管第一年只是做替補。

 

 

此後,隨著一年年參加「神韻」的巡演,黃琳捷的演出經驗日益豐富。她體悟到,要想進一步提高舞蹈水平,僅僅靠練習技巧是不夠的,身韻才是中國古典舞的精髓所在。如果說技巧和身法是中國古典舞外在的展現,那身韻就是內心深處的表達。在五千年漫長的歷史中,中國人所形成的獨特的民族韻味和深邃的文化內涵,都會透過身韻呈現在舞臺上。例如,演員們用身韻表現中國古代男子的氣宇軒昂、豪邁陽剛;女子的溫柔婉約、秀麗端莊。

瞭解了這些之後,黃琳捷才恍然大悟,為甚麼她的外表明明不像男生,還梳著馬尾辮,可別人卻會認為她是個「小伙子」。原來是她的言談舉止太不合女子的韻味。而要想讓觀眾們觀賞到正統古典女子的身韻,她需要真正體悟古代女子恭敬守禮、溫柔善良的思想內涵,理解她們恪守這樣的品德之後,可以從中獲得幸福和安寧,才能讓古典女子的身韻躍然而出,靈動可人。

黃琳捷告訴我們,身韻不像技巧,不是靠苦練就可以達到。理解古代女子的思想,改變自己內心的過程是潛移默化、日積月累的。比如,改變髮型,從「頭」開始。「平時訓練大家都要把頭髮綁成很緊的『花苞頭』。所以一有機會,就把頭髮散開放鬆頭皮。我開始很不習慣長髮披肩的造型,簡直不敢見人。後來覺得挺舒服,就慢慢適應了。」又比如,一些美好品格的塑造。「在這裏,大家都很願意分享自己的東西。起初,我很不適應。因為,在家時,我和哥哥弟弟都是用搶的,搶完電腦,搶電視。現在,我也願意把自己的東西分給別人。回到家,也不會和哥哥弟弟吵架互罵了。」

正是有了平日裏一點一滴的改變和累積,黃琳捷才得以在舞臺上演繹出大清格格進退間的儀態萬方;大唐仕女回眸間的輕顰淺笑;以及那漫步雲端、身姿裊娜的天宮仙女。這些古風悠然、韻味十足的舞蹈,又讓她沉浸在古代女子的美好儀態和心靈之中,自然地接受著熏陶和雕琢。

今年2月,黃琳捷首次回到家鄉臺灣演出,這也是她第六次參加「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演,她的親友們紛紛前去觀賞。「除了我父母,他們沒人能認出我。我爸說,他終於在舞臺上看到『女兒』了。」黃琳捷告訴我們,技巧會隨歲月的流逝而衰減,身韻卻會隨時光的積奠而愈加美麗動人,她願意把自己的美持久地奉獻給觀眾。「我喜歡在舞臺上看到觀眾那發自內心的笑容,這是讓我堅持走下去的力量。」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