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調協奏曲 ——建築設計師Eric Lee的新家

臨近溫哥華郊外的Southlands社區內,一座靜謐優雅的宅邸在一片綠樹環繞的庭院中顯得格外卓爾不群。宅邸的主人是一位自學成才的建築設計師──Eric Lee。正是他匠心獨具的設計讓這座建築成為了他和家人的溫馨家園。
Eric告訴我們,儘管他的大多數客戶都偏愛古典風格建築的華麗雕飾,但做為設計師,簡潔的現代風格才是他的最愛。Eric說:「我喜歡展示建築材料真實的美,而不是去過度粉飾。那些線條簡單對稱的設計所流露出的真實感才是我喜歡的。」

 從門廳處可以看到正式餐廳那華麗精美的吊頂,與深灰色的鐵皮拉門形成有趣的對比。鐵藝的黑色樓梯欄杆有著精緻的法式風格,與深灰色的木地板相互呼應。
從門廳處可以看到正式餐廳那華麗精美的吊頂,與深灰色的鐵皮拉門形成有趣的對比。鐵藝的黑色樓梯欄杆有著精緻的法式風格,與深灰色的木地板相互呼應。

於是,為了給自己的設計公司VictorEric Design Group打造一處標誌性風格的樣板房,也為了給自己的家人送上一座溫馨美麗的家園。Eric滿懷激情地拿起了尺子和筆,開始繪製這張在他的設計生涯中有著特殊意義建築藍圖。
「這真是個挑戰,因為要在正式的和日常的,高雅的和質樸的之間找到那種微妙的平衡。」說起自己為這座宅邸傾注的心血,Eric既感慨又自豪。好在最終他實現了自己的目標,這幢面積達4,400平方英呎的傑作此時正矗立在我們這些訪客面前。

規矩的長方形黑色金屬窗分列在拱形門廊的兩側,灰色的粉漿鑲嵌在白色的磚牆面上,形成獨特的色彩和質地的對比,讓宅邸整體古典的建築風格中融入了一抹現代的工業感和時尚趣味,也讓看似單調的黑白灰奏鳴出生動起伏的韻律。

 由建築設計師Eric Lee打造,具有現代法國鄉村風格的宅邸,同時作為他設計公司的樣板房與他與家人的美麗家園。
由建築設計師Eric Lee打造,具有現代法國鄉村風格的宅邸,同時作為他設計公司的樣板房與他與家人的美麗家園。

 舒適的客廳兼家庭休息室,屋頂上裝飾著來自俄勒岡州一個舊穀倉的木質橫樑,牆壁被製作得斑駁開裂,Statuario大理石裝飾的壁爐正在熊熊燃燒。
舒適的客廳兼家庭休息室,屋頂上裝飾著來自俄勒岡州一個舊穀倉的木質橫樑,牆壁被製作得斑駁開裂,Statuario大理石裝飾的壁爐正在熊熊燃燒。

「我的設計重點是要整合大家不同的想法。」Eric打開了家門——這是他和他的妻子,兩個可愛女兒生活的地方。「我們一家人的生活很休閒隨意,很接地氣。想像一下,如果讓我們生活在一個裝飾華麗又拘謹的地方,那該多彆扭。」Eric笑呵呵地說。

我們環顧四周,頓時明白了Eric的意思。宅邸內部裝飾頗有法國「joie-de-vivre」式味道,也就是通常說的「生活的樂趣」。既規劃出了用於社交的正式區域,也有一家人其樂融融享受天倫之樂的空間。

 設計靈感來自法式咖啡廳,廚房的中央島臺覆蓋著白色大理石檯面,下方用深灰色的木材打造出框架支撐。裝飾著鉚釘的法式櫥櫃之內有酒櫃等現代電器。
設計靈感來自法式咖啡廳,廚房的中央島臺覆蓋著白色大理石檯面,下方用深灰色的木材打造出框架支撐。裝飾著鉚釘的法式櫥櫃之內有酒櫃等現代電器。

 樓梯井內的球形水晶吊燈懸掛在金屬鐵鏈上,從二樓垂落至一樓。
樓梯井內的球形水晶吊燈懸掛在金屬鐵鏈上,從二樓垂落至一樓。

客廳裏那面被刻意做成開裂斑駁的裝飾牆和屋頂上裝飾的看似陳舊不堪的木材橫樑,讓人不禁會心一笑,這應該是設計師Eric別出心裁的小創意吧!餐廳和臥室等空間中則依然採用了較傳統的白色歐式吊頂和牆壁裝飾板、邊角線,以及懸在天花板上形態各異的水晶吊燈,這應該是家中三位淑女的風格了。

「我們家經常接待客人,有家人朋友,也有生意上的。所以我想打造點與眾不同的東西。」Eric說:「我喜歡用吊燈來映照出天花板上的細節。」這裏說的「與眾不同」,是餐廳裏那盞球形吊燈,設計靈感來自法國十九世紀物理學家Leon Foucault的科學實驗,金屬的框架像是電子圍繞原子核轉動的軌跡。

為了讓空間更加開放自由,Eric還取消了正式的起居室。「那是多餘的,幾乎沒甚麼用的房間。」取而代之的是一間舒適的音樂室,他的女兒可以在那裏彈鋼琴,他自己可以彈彈吉他,他的妻子Janey則可以蜷在沙發裏讀書。

 浴室內用灰色的大理石在地面和牆面上鑲嵌出傳統的人字形圖案,檯面為白色大理石,天花板則延續了一樓的木質橫樑。施華洛世奇水晶吊燈閃耀在浴缸的上方。
浴室內用灰色的大理石在地面和牆面上鑲嵌出傳統的人字形圖案,檯面為白色大理石,天花板則延續了一樓的木質橫樑。施華洛世奇水晶吊燈閃耀在浴缸的上方。

 主臥室是Eric和Janey的避風港,原色的橡木牆面增添了一份溫暖,與華麗的水晶吊燈和梳妝檯相映成趣。
主臥室是Eric和Janey的避風港,原色的橡木牆面增添了一份溫暖,與華麗的水晶吊燈和梳妝檯相映成趣。

這份生活化的用心,也體現在建築和室內裝飾用料上。紋理美麗的Statuario大理石壁爐;暗灰色金屬鐵皮拉門和嵌著鉚釘的櫥櫃;樓梯井裏閃亮金屬鏈條上掛著的球形水晶吊燈;來自俄勒岡州一個舊穀倉的陳舊的木材橫樑,當我們來到廚房時,這些橫樑醒目地被安置在屋頂,好似忠誠的老管家依然在為這個家遮風擋雨。

「我想設計這樣一個樣板。」看到我們目不暇接地巡視著廚房中一處處匠心獨具的細節,Eric為我們解釋:「為這樣農舍一樣溫馨的空間裏加上手繪的地磚,藏在法式舊立櫃後的現代酒櫃,還有那個訂製的油煙機,一體的金屬外殼非常搶眼吧!」說話間,Eric的女兒跑上了樓,望著女兒的背影,Eric露出慈愛的笑容。 「我們給她買了一張非常漂亮的四柱床,不過,她還是寧可睡在閣樓的玩具屋裏,那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看著生活在新家裏幸福的一家人,我們也跟著開心起來。也許在Eric心中,這座宅邸是他最成功的作品,裏面不僅傾注了他對於建築設計的熱愛和經驗,更多了一份濃濃的愛和牽掛。Eric微笑著說:「這座房子是屬於我們所有人的,它是一個家,是一家人可以和睦生活的地方。」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