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劍行醫尋大道

訪武術大師、東方醫學博士李有甫

他曾是享譽神州的武林高手,師承名師,深諳傳統武術之精髓;來到美國後,又以醫道著稱,救死扶傷,治癒患者無數;但最終,他甘願拋棄過往繁華,從頭開始修煉心中的大道。讓我們走近李有甫,探尋他漫長曲折的心路歷程。

 李有甫先生在洛杉磯的家中。
李有甫先生在洛杉磯的家中。

 

「心懷仁義的武者,在習武之時有著要維護善,戰勝惡的堅定信念,不計較個人利益的得失,不畏懼被邪惡傷害,這就練出了武者之勇。」
—— 李有甫

2013年10月,由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賽場上的選手們閃轉騰挪、拳腳如風,時不時引來觀眾席上的一陣陣叫好聲。評委席上,一位儒雅如學者般的中年男士,則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賽場,每當選手有精彩的表現時,他總是會露出一絲讚許的微笑。這位男士便是擔任了四屆武術大賽評委會主席的李有甫先生。

少年習武

在中國的武術界,李有甫曾經是一個響噹噹的名字。早在1982年,當時還是山西大學武術碩士生的李有甫,在全國民族體育運動會上,憑一支一米多長,拇指粗的木質鞭桿,技驚四座,贏得滿堂喝彩,並最終獲得了這次比賽的武術冠軍。
李有甫的第一位武術老師,是他同學擅長摔跤的父親。那還是在上世紀60年代初,中國大饑荒時,自幼喜愛讀《岳飛傳》、《楊家將》的李有甫,目睹了自己生活的村莊裏,一個麻臉會計經常苛扣別人口糧,還欺凌老弱者的經過,這讓李有甫產生了學武懲治惡人的想法。但他的第一位武術老師,對武德要求非常嚴格,不許他和不會武功的人交手,更不許打架。所以,麻臉會計幸運地沒有成為李有甫「實踐」武功的對像。

「直到1968年文革時期,一幫造反派把我的幾個同學堵在了一條巷子裏毆打,我聽說後就趕了過去。本來也沒想動手,但一去就被幾十個人攔住了,對方二話不說,上來就打,手裏還有刀有槍。我一看不打不行啊!結果一出手就被我撂倒了好幾個。後來,我和同學們逃了出來。」這次被逼無奈的出手成了李有甫的第一次實戰經歷,也成了他青少年時的傳奇故事之一。「後來事情越傳越玄乎,其實,當時也就是幾分鐘的事兒。」後來,想到對方手裏有槍,李有甫也禁不住後怕,但學武者最講一個「義」字,為了救自己的同學,他覺得冒生命危險也值得。

也就在這一年,李有甫與後來傳授自己鞭桿絕學的中國第一位武術教授陳盛甫先生相遇了。此時,李有甫只有18歲,陳教授已是70多歲的老人。他默默地觀察著這位年輕的徒弟,起初只教了他一套拳法,讓他自己在一旁練習,許多人這樣練習幾個月或一年後就離開了。但李有甫每天都從很遠的地方趕來學武,幾年的時間裏反覆練習這一套拳,也從不去打擾或詢問老師。最終,陳教授被這位年輕人的意志和品格所打動,傳授給了李有甫長拳、底功拳、八卦、太極、刀、槍、劍、棍等功夫,還教會了他八段錦、易筋經、五禽戲等氣功養生法。

 

 李有甫先生在演示「八卦掌」
李有甫先生在演示「八卦掌」

 

後來,陳教授又把李有甫推薦給了自己的結拜兄弟,山東武術館館長陳濟生,後者傳授給了李有甫「活步太極拳」,「遊身八卦掌」等秘不外傳的高深功夫。「陳老師武功很高,據說,他年輕時參加全國擂臺賽,那些武林高手和武術比賽冠軍們和他比武時根本碰不到他,瞎打一陣,反倒把自己給累倒了。」武術是分層次的,最低層重點是攻擊,高一層是防守,再高一層就是不攻也不防,隨心所欲,出神入化。「陳老師常說,慢練就是快練,當真的慢下來達到入靜狀態時,在別人眼裏你就快得不行。我學的是陳老師的『靜功太極108式』。一般的太極拳練幾十分鐘,而這個要練3個小時。練習時老師要求頭上頂個球,無論怎麼動球也不可以落地。」

陳濟生老師還曾想傳授李有甫一種秘不傳人的點穴術,手法很高超,能出手間制住敵人,甚至奪人性命。可李有甫卻拒絕學習,覺得這門功夫太過凶險。這讓老師很讚歎,最後索性將解穴的功夫一併傳給了他。後來,李有甫用這種解穴功夫和中醫相結合,救治過一些穴道被封的人。「懷柔職工大學有個人上山打獵,不小心從山上摔下來,骨頭沒壞,但整個人就是動不了,像植物人一樣。我一看就知道是閉了穴道,用手點了幾下,那人就站起來了。1990年,《中國青年報》、《中華兒女》等媒體報導了我的事之後,全國很多人來找我治類似的病,效果都不錯。」

武林秘笈

在聽到李有甫先生講述了如此神乎其技的傳統武術之後,大家難免會心生好奇,那些文藝作品中高深莫測的武功和「武林秘笈」是否現實中真的存在呢?李有甫笑了笑說:「傳統武術不像現代功夫片中所渲染的,那種比拚力量和戰鬥技巧的格鬥不叫武術。」他繼續解釋到,中國的「武」字拆開是止戈,是制止暴力的意思,但絕不是提倡以暴制暴,真正能戰勝惡的往往是看似柔弱的善。老子曾把善的力量形容為水的力量,曰:「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意思是,水滋潤萬物而不爭名利,總是處於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所以最能體現「道」。同時,水的力量又是強大的,曰:「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水儘管柔弱,但天下沒有甚麼能戰勝它,也沒甚麼可以替代它。

「武術要想練到高深的功夫,必須累積這種善的力量,我們稱之為武德。武德最注重的是『仁義』,這能幫助習武者克服一些人性上的弱點,從而達到更高的境界。因為,人都會害怕強者,害怕自己受到傷害,利益受到損失,甚至丟掉性命,這是人本能的自我保護。而心懷仁義的武者,在習武之時有著要維護善,戰勝惡的堅定信念,不計較個人利益的得失,不畏懼被邪惡傷害,這就練出了武者之勇。」《左傳.莊公十年》中有「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是成語「一鼓作氣」的由來,說明了作戰時勇氣的重要。

在有了武德做為力量源泉,有了「義」帶來的無私無畏的勇氣之後,武打技巧只是一種外在的表現形式,也是武者修習武術之後,領悟其內涵精髓的智慧體現。

隨著多年來師從名師不斷苦練,李有甫對中華武術已經頗有心得、學有所成。可另一方面,他心中的疑問卻比初學武術時,變得越來越多,這又是為甚麼呢?

 

 李有甫先生正在煉習法輪功第五套功法──靜功,也就是人們熟悉的打坐。根據多年的習武和從醫的經驗,李有甫先生認為打坐可幫助人通脈活絡、平和身心,是最好的養生方式之一。
李有甫先生正在煉習法輪功第五套功法──靜功,也就是人們熟悉的打坐。根據多年的習武和從醫的經驗,李有甫先生認為打坐可幫助人通脈活絡、平和身心,是最好的養生方式之一。

 

由武入醫

「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興趣,並不僅僅限於武術。歷史、哲學,還有中醫我都喜歡研究。尤其是中醫,我覺得和武術連繫非常緊密。」李有甫說自己最初學醫,是為了給多病的母親緩解病痛,但當他開始研讀《黃帝內經》、《本草綱目》等中醫書籍時,卻發現中醫的很多理論和武學是相通的。

「武術中分外家功和內家功,外家功是氣走皮下,氣竄肌肉的硬功,這只是皮毛;內家功則要氣入丹田,有周天運行,要打坐,比如太極拳,這就是比較高深的功夫了。但武術中的周天、丹田和經脈都是從《黃帝內經》中來的,許多中醫中的理論,都是武術在實踐。」李有甫先生說,無論是中國傳統的中醫,還是武術,都是從道家修煉文化中演化而來。道揭示的是宇宙運行的規律,人符合這些規律之後,可以和宇宙溝通,體察到世間萬物的運行規律,當然了,也包括人體自身。「李時珍曾經說過,人體的經絡、穴位『惟返觀可內察之』,那就是說,古代的人可以看到身體裏面的運行情況,並詳細記錄下來。」

這些別人聽起來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李有甫先生很多卻是親身體驗過。「我在學習太極拳時,曾經感受到身體內經脈的運轉。在從醫之後,無論是點穴,還是針灸,這種親身體驗很有幫助,往往能取得更好的治療效果。我甚至可以在不碰到病人的情況下,就感受到病人的病情,因為練習太極之後,我手上的感覺變得非常敏銳。」在親自擁有,見證了許多不同尋常的功能之後,李有甫多年來不斷地尋找著能破解這些超常現象的合理解釋。他為此讀過醫術,讀遍了道家典籍和佛經,他想知道這些玄妙現象的背後,究竟有何種神奇的力量在操控著宇宙萬物的更迭運轉?所謂佛、道、神又是否真的存在?如果他們像現代無神論中宣揚的一樣,是子虛烏有的,那些修煉典籍又是從何而來?人們千百年來苦苦修行,又是否真的有人功成圓滿了呢?

終遇大道

「1993年,我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來到美國。來到這裏三年之後,一位朋友跟我提起了《轉法輪》這本書,他說這本書儘管是講修煉的,卻寫得非常淺白,裏面都是大白話。我聽了之後,覺得很好奇,就拿來讀。一讀之下,我的淚水便激動地湧了出來。我覺得,《轉法輪》就像是用普通的布包裹著的珍寶,裏面的話儘管很直白,卻說得再明白真切不過。」李有甫說,他曾在《丹經》、《道藏》、《性命圭旨》這些道家典籍中讀到過「卯酉周天」這個詞,但沒有一本書能解釋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曾經去尋訪過許多寺廟中的高僧和武術大師,但從未有人能給他實際的指導和解答。他也曾想自己去摸索嘗試,可又見過一些無人指導隨意練習,結果發生危險的事例。就這樣,無論怎樣苦苦地追尋,他總是觸不到眼前那一絲若有若無的線索。直到他翻開《轉法輪》的那一刻,許多一直困擾他多年的問題,如「卯酉周天」,不過在短短的幾句話中,便講得明明白白。

「我是流著淚看完這本書的,這裏面有太多我追尋了半生,卻一直沒得到答案的東西,彷彿一下子就打到了我的內心深處,讓我能感覺到作者的真誠,他真的想把往高層次昇華的方法告訴大家。」李有甫當即決定要開始修煉法輪功。他特別強調說,修煉是可以昇華人的智慧的,這種大智慧對學武者非常重要。「學習武功,從始至終都存在一個選擇善惡的問題。武者如果分不清善惡,選擇了錯誤的一方,那勇敢、不怕犧牲都成了助紂為虐。要學會思考,要明白事物是不是符合大義。這就需要理解道,即明澈一些宇宙運行的根本道理。當悟到這種根本之後,任何事都很容易悟到其中的關鍵,反倒可以做得又輕鬆又好。」

而這種宇宙運行的根本之理,在《轉法輪》中便是「真、善、忍」。李有甫說自己之前一直在尋覓武功心法,最後發現「真、善、忍」便是最高的心法。因為,用這看似簡單的三個字就可以辨別出真正的正邪好壞,從而讓自己總是處於符合大義的一方,立於不敗之地。

對於他擅長的醫術,「真、善、忍」同樣是其中的關鍵。因為人等到生病時,其實已經失去健康了,真正的健康在於日常的養生,這也是許多人關心的話題。但如果人沒有了真,在日常的飲食中造假;如果不分善惡,為了個人利益污染環境。那最終每個人基本維持生命的呼吸和飲食都會致病。研究中醫理論養生,用武術鍛鍊身體,又有甚麼用呢?「所以,沒有『真、善、忍』的道德做基礎,就根本不存在健康和養生了。」李有甫先生意味深長地說道。

 Photography by Dexuan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