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王冠上的寶石 —— 土耳其名城伊斯坦布爾之旅

地處歐、亞、非三大陸交匯之處,曾為數個強大帝國的首都。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像是一座匯聚了東西方文明精粹的博物館,值得你一去再去。

一艘船正在沿著Golden Horn河航行,這是一條淡水河,最終匯入伊斯坦布爾雄偉的Bosphorus海峽。河流和海峽兩岸的建築有些已經矗立了上千年,其中尤以奧斯曼帝國鼎盛時期的宮殿和教堂建築最為恢弘壯麗,如今依然是伊斯坦布爾的中心。 Viacheslav Lopatin / Shutterstock.com

公元四世紀,當時的羅馬帝國皇帝康斯坦丁大帝做了一個夢,其中預言羅馬帝國將建都伊斯坦布爾,并大展輝煌。夢醒後的康斯坦丁大帝感到自己得到了神明的啟示,隨即決定遷都伊斯坦布爾,這個決定在此後影響了歐亞非三個大陸一千年。

在1453年奧斯曼帝國定都伊斯坦布爾之前,這裏一直被稱作君士坦丁堡,它在漫長的上千年歷史中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直到十八世紀,中國的首都北京才可以與之媲美。它同時是西方文明與東方文明的交匯之地,康斯坦丁大帝是歷史上第一位信奉基督教的皇帝,他對基督教的推崇翻開了西方文明嶄新的一頁;對東方來說,伊斯坦布爾是絲綢之路的終點之一,像是一條探尋異域世界的觸角。

直到如今,伊斯坦布爾依然以橫跨歐亞、兩個大陸的獨特地理位置而聞名。歷史上一場場的戰亂與朝政更替,為這裏留下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獨特印記。在這裏你可以看到羅馬帝國時期宏偉的基督教大教堂,也可以看到金碧輝煌的清真寺圓頂。博物館中珍藏的中國古瓷器,數量和品質僅次於北京故宮博物館,還有一座座戰爭中留下的軍事堡壘,訴說著一段段血與火的傳奇。

在無數次憧憬之後,我終於如願以償地航行過Bosphorus海峽,踏上了伊斯坦布爾那鵝卵石鋪就的古老街道。我決定讓自己忘記遊客的身份,而是像探訪一位久別重逢的老友般,用過往的記憶與真摯的情感去深入地觸摸和探尋這裏。

東方快車終點站

還記得偵探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嗎?2017年,好萊塢再度翻拍了這部經典作品,雲集了一大票炙手可熱的大明星。不過,眼下我所在的位置顯然錯過了那場懸疑重重的謀殺案,列車已順利抵達終點。

Sirkeci火車站是歐洲「東方快車」的東端終點站;Artur Bogacki / Shutterstock.com
Sirkeci火車站前面,人行道旁的咖啡館;Olena Rublenko / Shutterstock.com

當我來到Sirkeci火車站時,它玫瑰紅色的外墻還籠罩在淡淡的晨霧之中,看上去既古老又神秘。這裏正是大名鼎鼎的「東方快車」的終點站。作為世界上最著名的奢華旅行列車,「東方快車」在上世紀二十年代便鼎盛一時。來自全歐洲乃至全世界的王公貴族,從巴黎出發,一路穿行過歐洲的風景名勝,最終抵達充滿異國情調的伊斯坦布爾,仿佛進行了一場時空旅行。

這座車站由德國設計師設計,是歐洲東方主義的建築典範,中央主建築的拱頂被兩側的尖塔護衛著,整體依然呈現出濃郁的歐式風格。我此行來到這裏的目的當然不是搭乘「東方快車」,而是為了再次乘船前往Bosphorus海峽,從海上遙望伊斯坦布爾古城全貌。

Bosphorus海峽

我登上了Zoe Yacht遊艇公司的小型遊艇,船上最多能搭載12名乘客,這讓空間顯得寬敞又舒適。天氣有些寒冷,好在船上有供暖系統。當遊艇駛離港口時,一陣清爽的海風迎面撲來,稍稍往前航行了一段距離,我便看到了一座華麗的古老建築,Çırağan Palace曾是蘇丹阿卜杜勒希茲於十九世紀建造的宮殿,現在則是一處奢華的五星級酒店。望著那雕琢精美的長方形建築,我不禁慶幸,幸好奧斯曼帝國的蘇丹們有建造各自專屬宮殿,而不是將宮殿世代傳承的習俗,我們現在才可以在伊斯坦布爾看到如此多美輪美奐的建築傑作。

當我們從現代風格的Bosphorus海峽大橋下經過,那種現代與古代交錯融匯的感覺變得異常強烈。數千年來,這條海峽一直有著重要的軍事和經濟意義,是連接黑海、愛琴海和地中海的唯一通道,是兵家必爭之地。蘇丹穆罕默德二世在十五世紀征服了伊斯坦布爾之後,對Bosphorus海峽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善加利用,並在沿岸修建了許多防禦工事來保衛它,這些堡壘、塔樓等建築至今許多還保留著。

我觀賞著兩岸豐富的自然和人文景觀,還在船上享用了當地特色的Mezze午餐。這種Mezze午餐,又叫小拼盤,就是在正餐之外,還會擺上許多小盤子裝的小吃,有新鮮的白魚,很像西班牙的小吃。我還品嚐了傳統的rakī飲品,這是一種兌水的、冰涼清透的茴香味利口酒(類似於希臘茴香酒)。喝下去第一口會有種濃烈的草藥味,但很快就會適應,與餐桌上各種豐富的小吃搭配,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古跡漫遊

來到伊斯坦布爾,也許沒有人會錯過聖索菲亞大教堂(聖智慧教堂)。對我來說,一路行來的伊斯坦布爾就像是一座建築歷史博物館,那聖索菲亞大教堂無疑其中最精美珍貴的展品。它建於公元六世紀,在此後一千年中穩坐世界最龐大建築的寶座。它的大圓頂跨度達到了驚人的33米,高度則為55米。即便是在今天,完成這樣一座建築依然是巨大的挑戰,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無疑是個奇跡。

奧斯曼帝國時期,聖索菲亞大教堂曾被改建為一座清真寺,用黃色的油漆和石膏覆蓋了之前基督教建築的雕刻和馬賽克裝飾。如今,建築已經被盡可能恢復成初始的樣子,前方還修建了一座美麗的噴泉公園。當夜幕降臨,古老建築上會點亮燈光,如一座恆久的燈塔般照亮著面前海峽。

感受了聖索非亞大教堂的神聖與恢弘,接下來我要拜會伊斯坦布爾另一處「龐然大物」,這裏的大巴扎,也就是阿拉伯文化中的集市,是世界上最古老,規模最大的巴扎之一,僅室內就至少有58條街道,4000多間店鋪,每天的客流量超過20萬,宛如一座「城內城」。在大巴扎遊玩,僱一位導遊是明智之舉。我的導遊名叫Borgia,熱情地帶著我在一些紀念品商店裏討價還價,甚至還帶我與一些店主交上了朋友,在店裏喝茶聊天。我買了一個華麗的手繪花紋鴕鳥蛋,看上去和我之前在Süleymaniye清真寺中看到的差不多。據說懸掛這種彩蛋可以為這座近500年歷史的「最美清真寺」驅趕蜘蛛。這對於害怕蜘蛛的我來說,簡直是福音,我決定回家就把這顆蛋放在我的臥室裏。

地下水宮殿

通常遊覽歷史文化名城無需探索它的地下世界,但伊斯坦布爾總是能製造驚喜。「地下水宮殿」(Basilica Cistern)曾是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於532年為當地居民修建的蓄水設施,由地下教堂拱廊改建,現在成為了罕見的獨特景觀。

高達9米的地下宮殿,有336根柱子支撐,可容納8萬立方米的水。令我感到驚異的是,儘管深埋地下,這裏卻建造地異常精美,每根石柱間都呈現優美的拱形,裝飾也雕琢地非常精緻。每根柱子都安裝了單獨的照明設施,我沿著柱子間穿過的木製棧道走過,腳下的水池中有灰色的鯉魚在游動。

我站在一根石柱下仔細端詳上面的雕刻,驚奇地發現這根柱子的底座裝飾居然是「美杜莎」的雕像。美杜莎是古希臘神話中的危險人物,據說直視她目光的人會被變成石頭。這樣的石柱有兩根,其底座來源不明,曾被認為是從古羅馬建築上拆下的。不過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有趣的是,這兩個雕像一個頭朝下,另一個側了過來。我想可能是當時的工匠擔心被美杜莎的眼神直視而變成石頭吧!但更多人認為,這僅僅是因為尺寸合適而已。對此我不想深究,像伊斯坦布爾這樣歷史悠久的城市,類似的不解之謎數不勝數,也許有些謎註定無法解開,那我們不妨就讓它們隨風而去。然後,繼續舉足前行去尋覓那些如今還在傲然矗立的過往輝煌。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