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之光 ——燈具設計師Maurice Dery和他的新系列

從文藝復興巨匠達芬奇身上汲取靈感,結合四十年 工匠生涯的專業積累,Maurice Dery完成了自己至今 為止最傑出的一件作品

文/瑞晨

在工匠Maurice Dery的眼中,打造一件作品如同「攀 登珠穆朗瑪峰」,他目前是溫哥華著名燈具工作 室Karice的首席設計師和聯合創辦人。他們的作品曾屢次 獲得過業內頗具影響力的大獎。近期,Maurice從文藝復興 時期的藝術巨匠達芬奇那裏得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靈感, 並發揮自己工藝水平的極致,將這份靈感變成了現實。

 

「藝術和設計領域中的人需要不斷挑戰自我,去設 計、打造和完成更好的作品。」Maurice形容這個過程就 像登山者不停揮動手中的冰鎬,拴緊身上的繩索,向著 最頂峰進發一樣,任何細微的差池都可能導致作品前功盡 棄。例如:打造一些配件時工匠需要操作機械設備,像是 高壓水槍或是砂輪,力量很大,速度也很快,同樣需要體 力和精神的高度集中和多年的經驗累積。

對於許多頂級的工匠來說,他們一生都會像藝術家一 樣,孜孜不倦地追尋著技藝上的提升,完全沒有任何捷徑。 就在去年,Maurice接受了自己職業生涯中最大的一次挑 戰,他受邀為《品位》雜誌主辦的「夢想家園」展會訂製一 件不同凡響的燈具設備,這就是達芬奇系列的由來。

這個系列包括Leonardo1482吊燈、Vitruvian檯 燈、Infinity 1519檯燈和吊燈,共四件作品,以此向偉大的 藝術家達芬奇表達敬意。達芬奇的創作生涯始於1482年, 於1519年離世,Vitruvian也就是那副著名的素描《維特魯 威人》,是達芬奇廣為人知的作品之一。我們有理由相信, 也許若干年後,這套燈具會成為Maurice如《蒙娜麗莎的 微笑》一樣的代表作。為了打造這套燈具,Maurice幾乎使 用上了前半生所有累計的專業知識和技術經驗。從選材開始,便要努力去符合達芬奇的時代特色和個人特質。 金屬配件的表面鍍上了復古的青銅色,繁複的齒輪和 有著反射和折射作用的放大鏡、鏡子被奇妙地組合起 來,幫助LED燈將光線變幻出各種形制,整個燈具如 同達芬奇留下的手稿中的那些異想天開的裝置。該燈 具一經展出,便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一位業內人士對 Maurice說:「我已經做這行二十年了,從未見過這樣 的燈具。」

 

 

回顧這套傑作的誕生過程,Maurice說,當他得知 「夢想家園」展會是以意大利文藝復興為主題時,他 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達芬奇的身影,「他是文藝復 興時代的巔峰人物,他超越了天才一詞。」巧合的是, 達芬奇也曾研究過照明設施,例如:嘗試通過放大鏡 來增強蠟燭的光,再用鏡子反射到畫布上,以便在夜間 作畫。這一點給了Maurice以啟發,他嘗試借鑒電影院 放映設備的光線增強裝置,讓燈具散發出的光線更加 明亮和有層次。

 

 

 

此外,調整燈具內部的放大鏡和鏡面,還可以改 變燈光照射的方向。「原理是完全相同的,至於技術方 面?相差了整整五百年。」最令 Maurice感到驕傲的是, 「現在市場上的產品充斥著極簡主義的現代理念,我 們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去追求極致的複雜和挑戰。

達芬奇系列燈具的打造過程可謂困難重 重,Maurice在繪製草圖之前,先在心中勾勒出了整個燈具,然後用AutoCAD設計軟件畫出具體的圖紙。當 他打開AutoCAD時發現,這款當下最受歡迎、應用最 廣泛的設計軟件,居然無法設計他想要的東西,比如: 古代的齒輪。「我在嘗試做一件十六世紀的東西,我們 的電腦說:『不,我們不要做這個。』」Maurice只能做 出一些讓步,例如改成設計帶凸起的輪子,盡力去計 算出那些凸起的高度、間距等尺寸。

 

 

齒輪設計出來之後,如何讓它們之間能互相配合 工作是另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如果齒輪的尺寸無法咬 合在一起,或是安裝的距離和轉速有問題,都無法讓 整套系統完美運作起來。這個打造過程,很像是製造 瑞士機械錶的機芯,那可是舉世公認的最精密的機械 裝置之一。「這像是一種連鎖反應,我動了這個,我就 不得不改那個,然後又一個,還有另一個。」但Maurice 從未想過要放棄,「我可以做到,我知道我可以做到。 我在爬一座大山呢!

 

最終,Maurice爬到了峰頂。「我花了三、四個月來 研發這個系列,還有我四十年的從業經驗。」當他打 開達芬奇吊燈,並拉動掛在上面的鏈條時,裏面的八 個齒輪流暢完美地運行起來,並帶動其中的放大鏡和 鏡面,將光線折射到不同的方向。「我像是剛剛登上了 珠穆朗瑪峰,這完全是我想要的樣子。」Maurice透露 說,他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另一個絕妙的點子,他準 備馬上就開工。讓我們共同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