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翅高飛 – 訪「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陳竺君

 

舞臺上,她是高貴的「鳳凰仙子」;生活中,她是一位文靜清秀的臺灣女孩。讓我們走近舞蹈演員陳竺君,看看她的青蔥歲月裏都發生了哪些意味盎然的故事呢?

 

 

今年只有17歲的陳竺君,初次引起大家的關注,是在去年十月由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六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上。她以《鳳凰仙子》這支舞蹈贏得了大賽的少年女子組銅獎。當我們問起她第一次以獨舞表演登臺,是否會感到緊張時?陳竺君有些靦腆地笑了笑說:「剛開始當然會啊!不過,隨著練習會逐漸克服這種緊張情緒。我自己非常喜歡這支舞蹈,服裝很漂亮,整個舞蹈都像是在仙境中演繹一樣。因為鳳凰是神鳥啊!為了表現她的高貴聖潔,動作要保持飄逸、輕盈,自己的內心也要純淨。」

初識中國古典舞

生長在臺灣的陳竺君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你們可不要看我現在很文靜哦!其實在家,我跟熟悉的人一起時,是很開朗、很活躍的。小時候還蠻淘氣,經常和哥哥、弟弟一起玩兒男孩子的遊戲。」由此看來,陳竺君的身體素質很可能是小時候在玩樂的過程中鍛鍊出來的。

「我最初想到學舞蹈,還是因為在臺灣看了紐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那時,年紀還很小,只有七、八歲,不太懂得舞蹈是怎麼回事?只是覺得演員們的演出服裝好漂亮啊!我要是能穿那樣的衣服在臺上跳舞該多好啊!」陳竺君回憶說。看女兒這麼喜歡「神韻」的演出,陳竺君的父母在她9歲時送她去了舞蹈學校,可惜學的卻不是陳竺君喜歡的「神韻」表演的中國古典舞。「那時,沒有找到教中國古典舞的專業學校,只能先學一些舞蹈基礎。」陳竺君遺憾地告訴我們。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陳竺君在紐約上州的訓練基地。
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陳竺君在紐約上州的訓練基地。

進行了兩年的舞蹈基礎學習之後,陳竺君的父母決定再為她找一所學校。「本來聯繫好了一所,結果突然傳來消息,說美國的『飛天學院』在臺灣開辦了分校。我知道『飛天』是最正統的中國古典舞學校,許多『神韻』演員都來自那裏,當時就決定要去『飛天』了。」儘管很幸運的,「飛天學院」從遠隔千里的大洋彼岸來到了臺灣,但離陳竺君的家還是有些遠。那時只有11歲的她從未離開過家。「我有點害怕,怕自己會想家。不過我父母一直在鼓勵我,我最後還是去了。」

專業舞蹈學習

當上了專業舞蹈生之後,日子比陳竺君想像的要辛苦一些。每天除去文化課的學習,從下午的1點到4點,都要做舞蹈練習。「我記得第一年主要是拉筋吧!把軟度先練開,如果第一年練不好,以後會越來越難,這個我後來真是有了切身體會。」陳竺君這裏說的體會,是指她來到了「飛天學院」紐約總部之後的經歷。「我在『飛天』臺灣分校學習了三年,然後在『神韻藝術團』來臺灣巡演期間去參加了面試。2013年,我和其他幾位同學一起來到了紐約。」

這一次,陳竺君離家更遠了,不過,離中國古典舞卻更近了。每天緊張的學習、練習讓她覺得既辛苦又充實。「剛開始因為英文不好,和別人交流都很困難。大概一年之後,我終於可以聽懂英文了,感覺也適應了這裏的生活。」陳竺君還告訴我們,紐約「飛天」的中國古典舞教學更規範,要求更高。「我在臺灣時很少會自己加練,在這裏大家除了下午要上三、四小時的課,晚上還會再加練一到兩小時。」在這樣更嚴格的學習環境下,陳竺君發現自己之前整整練了一年的軟度,居然不合格。

「踢腿是有各個方向的,我前踢、側踢都可以,但後踢就做不好,這會影響舞蹈動作的完成。我現在真的知道,做甚麼事,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很重要。有了基礎,中國古典舞的身法、身韻等更深入的東西才能學好。」陳竺君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在紐約,老師對舞蹈的身韻剖析得更加細緻,會更多的引導大家去想像一些舞蹈中的場景。但要想做出古代女子的儀態、神情,還需要去瞭解更多中國傳統文化的內涵。」


 陳竺君精彩演繹《鳳凰仙子》,在新唐人電視台第六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奪得少年女子組銅獎。
陳竺君精彩演繹《鳳凰仙子》,在新唐人電視台第六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奪得少年女子組銅獎。

深入文化內涵

儘管生長在臺灣的陳竺君比來自西方的同學對中國古代文化瞭解許多,然而還是遠遠不夠。「比方去年跳的《逼上梁山》這支舞,我之前知道『林沖雪夜上梁山』這個事情,可故事的前因後果就不知道了。想想這還是中國古代四大名著《水滸》中有名的段落,我生長在臺灣都不瞭解,當下中國古代的文化真是在不斷遺失。」陳竺君感慨地說。

好在即便位於美國,「飛天學院」每週依然會上中文課,教授中國歷史、文化等課程。老師豐富生動地講解,讓陳竺君對中國古人的思想有了許多耳目一新的認識。「比如說,老師講過《三國演義》中『三顧茅廬』的故事。我之前對諸葛亮的做法一直不理解,覺得他是很驕傲嗎?老師告訴我們不是這樣。中國古代有才能的人,都會選擇有德行的主公去效力,這就是『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所以,諸葛亮用這種屢次避而不見的方式來測試劉備的品德。這也讓我想起我跳的《鳳凰仙子》這支舞中的鳳凰。傳說中,鳳凰性情非常高潔,非晨露不飲,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棲。中國古人會學習鳳凰這種高潔的品格,可見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對德行的看重。」 

2014年,陳竺君入選了「神韻藝術團」,開始了自己第一次全球巡演。她終於穿上了兒時嚮往的美麗衣服,在舞臺上如神鳥鳳凰般翩翩起舞了。「我去年還回到臺灣演出,爸爸媽媽都去看了,覺得我有進步呢!」當我們問起陳竺君自己最喜歡的「神韻」節目時,她毫不猶豫地說是結尾的舞蹈《法正人間》。「我儘管是臺灣人,但也知道許多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修煉者在被中共迫害的事情。舞蹈中,當那些警察要打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天上降下了災難,人們都很害怕。而此時主佛降臨到了人間,拯救了眾生。每次跳到這裏,我都能感受到神佛那種洪大的慈悲,讓我非常的感動。」

說起今年排練的全新節目,陳竺君說不方便透露,但可以告訴大家的是:「今年我們又有和往年風格完全不同的節目上演,大家正在忙著排練,去適應那些更難控制的動作。請大家拭目以待吧!」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 

 

 陳竺君精彩演繹《鳳凰仙子》,在新唐人電視台第六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奪得少年女子組銅獎。
陳竺君精彩演繹《鳳凰仙子》,在新唐人電視台第六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奪得少年女子組銅獎。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