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無止境的挑戰 —— 訪「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周書汀

 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周書汀說:「舞蹈是一種痛苦的藝術。舞蹈演員需要每天都挑戰自己的極限。」All jewelry courtesy of DSF Antique Jewelry. Price upon request, dsfantiquejewelry.com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周書汀說:「舞蹈是一種痛苦的藝術。舞蹈演員需要每天都挑戰自己的極限。」All jewelry courtesy of DSF Antique Jewelry. Price upon request, dsfantiquejewelry.com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在2017年上半年結束的美國「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中,周書汀在《傘舞》、《畫中仙》等多個舞蹈和舞劇節目中擔任領舞和主要演員,同時她還是「神韻」五個巡演團其中一團的隊長和隨團助教。回顧半年巡迴數個國家,超過百場的演出經歷,周書汀感嘆說:「真是好累啊!」不過,這位堅強的姑娘最終還是順利完成了這次演出任務。

挑戰極限

「舞蹈是一種痛苦的藝術。」周書汀直言不諱地說:「舞蹈演員需要每天都挑戰自己的極限。練習軟度是那種直接的痛苦,只有每天再疼一些,才可以把腿踢得更高。體力上消耗帶來的疲憊是另一種痛苦,但也必須咬牙堅持。」周書汀說自己是個好強的人,只要做了一件事,就會盡力做好。有時看她那麼辛苦,連媽媽都會勸上她兩句。「我媽媽曾跟我說,差不多就行了,也不用那麼好,可我自己覺得不行。」周書汀為我們舉了一個運動員的例子。「一個運動員跑步,如果他只打算跑五分鐘,那可能跑不到五分鐘就累了。但如果他讓自己跑二十分鐘呢?那可能跑了十五分鐘才會累。人必須給自己制定一個更高的目標,這樣才會有向上的動力。」

那在舞蹈上,周書汀為自己制定了甚麼樣的目標呢?因為年紀很小就隨父母移居新西蘭,周書汀在來到紐約之前對中國古典舞只有模糊的印象。直到有一次課堂上學習到一篇古文,中國古典舞的美終於在周書汀的心目中清晰起來,也讓她對這門藝術有了更高的、甚至無止境的追求。

「在紐約飛天藝術學院,我們不僅學習跳舞,還會學習中國的歷史和文學,這讓我對中國古代文化的燦爛輝煌有了更多的瞭解。記得有一堂課我們學了曹植的《洛神賦》,裏面的句子『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還有『體迅飛鳧,飄忽若神,淩波微步,羅襪生塵。』這些描述讓我的腦海中第一次產生了一位美麗中國古代女子的具體形象,我覺得真是太美了。我想中國古典舞就是應該表現出這種極致的美和意境,我要一直努力下去。」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在做助教的過程中,周書汀學會了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並幫助別人。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在做助教的過程中,周書汀學會了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並幫助別人。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精雕細琢

在2017年「神韻藝術團」巡演中,周書汀在舞劇《畫中仙》中擔任主要角色,這讓她的舞蹈技藝有了一次很大的提升機會。「這支舞劇說的是一對新人的婚禮上,一隻紅龍妖魔突然出現擄走新娘。新郎為了奪回自己的妻子,拜仙人為師,最終煉出神通殺死妖龍,夫妻又團圓了。我在這個劇裏扮演那位新娘,儘管只有三次出場,可每次的情緒變化和起伏非常大。開始是新婚的喜悅和羞澀,在紅龍的洞穴裏是悲傷和絕望,最後重逢時是感動和驚喜。」

舞蹈抒發的是人內心最強烈的情感,一位舞蹈演員如果自己內心的情感不夠那麼強烈,又怎麼能帶動肢體去感染觀眾呢?

— 周書汀

周書汀的性格直率爽朗,有點像男孩子,她在扮演這個情感豐富細膩的角色時遇到了很大挑戰。「剛開始排練時,我完全做不出中國古代女子那種嬌羞的感覺,大家都說我比那位男演員看上去還大方豪邁。中國古典舞講究的是起於心,發於腰,行於臂,達於稍,一切動作都起始於演員內心情感的波動。《毛詩序》中說:『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意思是人內心的情感用語言抒發出來就是詩,語言不足以表達了就會哀嘆,哀嘆不夠了就唱歌,唱歌還不行,才是跳舞。那就是說舞蹈抒發的是人內心最強烈的情感,一位舞蹈演員如果自己內心的情感不夠那麼強烈,又怎麼能帶動肢體去感染觀眾呢?」

 神韻藝術團2017巡演劇目《畫中仙》。周書汀在飾演新娘角色的過程中, 反覆細緻地推敲和打磨人物表現方式。(c) copyrighted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神韻藝術團2017巡演劇目《畫中仙》。周書汀在飾演新娘角色的過程中, 反覆細緻地推敲和打磨人物表現方式。(c) copyrighted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可情感這東西往往不是說來就能來的,眼看自己遲遲進入不了角色,周書汀想到要從情感的源頭,自己的內心深處找原因。「我可以將做不出嬌羞、悲傷樣子的原因歸結為我爽朗的性格,但細想一下這還不是根本原因。說到底是因為我太好強了,從不願意將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出來,我不願意讓別人看到自己害羞、難過的樣子。」中國古代女子大多性情溫柔恭順,與男子的矯健陽剛琴瑟和鳴、相得益彰,如當下「女漢子」的並不多見。在想通了這個關節後,周書汀發覺自己原來還是在劇中扮演自己,而不是那個角色。

「比方那位新娘剛一登場時,穿著新裝,蓋著蓋頭,我要做一個略微掀起蓋頭偷看的動作。剛開始我只想著這個動作怎麼做,怎麼發力,結果蓋頭一撩完全體現不出人物的特色。後來,老師同學們都幫我分析,古代的女子嫁到夫家之前,基本都是沒見過丈夫的,她出嫁這天會好奇自己的丈夫究竟長甚麼樣子,想偷看一下,可又不太好意思,畢竟是第一次到了別人家裏。當我揣摩到這些人物的心理,把自己完全放進這個人物中,一個掀蓋頭的動作就有了很多內容表現出來。」

從第一幕新婚的喜悅嬌羞到第二幕身陷妖穴,夫妻分離,這之間巨大的情感落差,周書汀又找了許多方法來幫助自己實現轉換。「那段舞蹈的伴奏是二胡獨奏,我和伴奏老師溝通了很多,音樂悲傷的旋律對帶動我的情緒幫助很大。還有蘇軾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每次跳這段舞,我都會想起這首詞中所表達的,夫妻兩人從此相隔,再難相見的悲傷。」一番努力之後,周書汀終於在今年的巡演中為世界各地觀眾送上了精彩的表演,她的舞蹈技藝也在這反覆細緻地推敲和打磨中得以提升。

 通過古代詩歌對女子的描述,周書汀腦海中產生了美麗中國古代女子的具體形象並希望用舞蹈去表達這種美。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通過古代詩歌對女子的描述,周書汀腦海中產生了美麗中國古代女子的具體形象並希望用舞蹈去表達這種美。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初為師表

兩年前,周書汀因做事認真負責的態度被老師任命為了團中的隊長和助教。「當了隊長和助教之後,我的成長和變化真是蠻大的。記得我一年以隊長和助教的身份參加完巡演回來,其他團裏的老同學都說我簡直變了個人,像是一下子長大了,說話語氣都變得好成熟。我以前是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人,現在就不能這樣了,既然擔任了這個職務,就要好好負責。」

周書汀初上任時也曾遭遇過挫折。「我剛開始當助教時,總覺得怎麼我說甚麼大家都不肯聽啊!當時心裏還挺惱火的,覺得是因為自己不夠老成,說話別人不當回事。後來,我開始注意指導老師上課時是怎麼教的,發現原來他們都會就一個問題反覆講五、六遍,這時學生們才開始意識到,才會去改。」舞蹈看似每個動作都有很具體的形象,但其中眾多的細節和演員自己對這個動作的感受和理解卻很難用語言準確表達出來。有時學生們可能一時難以明白老師的話,只能在反覆的提醒中,慢慢去領悟。

知道了問題在哪兒,周書汀感覺想當好隊長和助教,首先要學會站在別人的立場去思考問題。「每個人思考問題的方式都不一樣,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和要求別人。將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別人,有時不僅解決不了問題,還會讓對方反感牴觸。我之前總認為是別人不肯聽我的,其實是自己沒有講到位,沒讓別人領會到我的意思。」周書汀笑稱,當了助教後,她更懂得了如何當個好學生。「我教課之後,才知道老師希望學生上課時是怎樣的狀態。所以我現在聽課時,會盡力做到我自己想要學生做到的樣子。」

周書汀說她從小很愛讀武俠小說,曾想像著自己也能像古代的大俠一樣,行走江湖,行俠仗義。她說:「武俠小說最打動我的,還不是其中那些高強的武功、精彩的打鬥。那些俠客們之間的義氣和惺惺相惜才是最讓我感動的。」在來到「神韻」之後,周書汀發現自己小時候的夢想似乎在這裏實現了。「我們大家整天在一起學習排練,彼此都很瞭解也很信賴,有了問題會互相幫助,真的很像武俠小說中那種朋友間的義氣。我在這裏還交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朋友,我們有時默契到連話都不用說,就知道對方是甚麼意思。有一次,我想叫她和我一起出去,就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她就回答說:『走吧!』而且,我們居然想到的是去同一個地方。」

 2017年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劇目《傘舞》,深山幽谷,花木扶疏,一群仙女飛臨人間,在夏日的細雨中優雅起舞。(c) copyrighted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2017年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劇目《傘舞》,深山幽谷,花木扶疏,一群仙女飛臨人間,在夏日的細雨中優雅起舞。(c) copyrighted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2017年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劇目《傘舞》,深山幽谷,花木扶疏,一群仙女飛臨人間,在夏日的細雨中優雅起舞。(c) copyrighted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2017年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劇目《傘舞》,深山幽谷,花木扶疏,一群仙女飛臨人間,在夏日的細雨中優雅起舞。(c) copyrighted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聽周書汀眉飛色舞地講述著自己在「神韻」五年中經歷的那些臺前幕後的故事,有汗水和淚水,也有快樂和滿足。她說,她最喜歡在全身心投入一段舞蹈時,那種完全進入角色,彷彿整個人轉換至另一時空的感覺。像2017年「神韻」巡演中的《傘舞》,她在舞臺上輕盈優雅地舉著手中的油紙傘,耳邊似乎響起了雨滴打落在傘面上的聲音,空氣中瀰漫著濕潤清新的味道,連腳步都開始小心翼翼地躲避著路面上一個個的小水坑。「每次當那支舞結束,連續高強度演出的疲勞都彷彿被驅散了,我好像剛剛享受過一個我最愛的、寧靜的下雨天。」周書汀微笑著說到。「我希望在2018年的巡演中,可以盡可能多的實現這種全身心投入的狀態,這是我現在的目標。」

Text by Rui Chen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