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則兼善天下

中國儒商的經營之道

戰國時期,有中華「商祖」之譽的白圭認為,一個人要想在商業界取得成功,需要具備「智、勇、仁、強」四種特質,還要有如孫武、吳起等軍事家一般的謀略,和治國統兵的要求一樣高。

 

 宋朝裴姓商人在失火時反而出城採購。結果在大火過後,城鎮重建中出售建築材料賺取了可觀的利潤。
宋朝裴姓商人在失火時反而出城採購。結果在大火過後,城鎮重建中出售建築材料賺取了可觀的利潤。

 

在中華五千文明的浸潤下,中國的商業界誕生了一群將儒家思想與商道相結合的「儒商」。他們既有儒生的道德學識,又有商人的才幹智慧;既注重個人生意的誠信經營、穩步發展;又有著為國為民、造福天下的遠大抱負。儒商在歷史上取得的巨大成功,代表著中國傳統人文思想「仁、義、禮、智、信」等,在風起雲湧的商業界同樣有著非凡的意義和價值。本期,就讓我們通過幾個小故事,來體悟一下「儒商」的經營智慧。

一、以信為本

誠信經營,是每一個成功「儒商」的不二法則。中國近代著名的「紅頂商人」胡雪巖曾說:「信用是人的第二生命。」那他又是如何以信用成就了自己富甲天下的商業帝國?所有商家都知曉的誠信道理,在他手中又煥發出了怎樣不同尋常的力量呢?

胡雪巖的「阜康錢莊」剛開業不久時,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這位軍官名叫羅尚德,在戰場上拚殺了十三年,辛辛苦苦存下來一萬二千兩銀子的俸銀。最近,他接到命令要到江蘇打仗。行軍途中隨身攜帶一筆巨款很不方便,可兵荒馬亂一時又找不到可靠的人去託付。情急之下他來到了「阜康錢莊」,想把錢存在這裏,心中又不禁疑慮,自己若是不幸戰死沙場,錢莊是不是會私吞了這筆錢。

為了消除羅尚德的疑慮,胡雪巖請來鄉紳作證,又讓賬房寫了一張存據給他。羅尚德本來只想找個地方把錢存下,並未想要利息,胡雪巖卻堅持按照三年三千兩的利息付他,並保證如果羅尚德陣亡,他會把連本帶息一萬五千兩銀子寄到他家中。喜出望外的羅尚德揣上存據就奔赴戰場。誰知,他這次作戰負了重傷。臨終前,羅尚德托付兩位老鄉前往「阜康錢莊」取錢,帶回給他家鄉的親人。

可是,羅尚德沒來得及把存據交給他們,這兩位老鄉只得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兩手空空來到錢莊要錢。店面夥計自然不肯,將事情稟告給了胡雪巖。胡雪巖在查明了兩人的身份後,毫不猶豫地將連本帶息共一萬五千兩銀子,一分不少地付給了兩人。這事情很快在軍隊中不脛而走,官兵們紛紛將錢存入「阜康錢莊」,錢莊得以飛速發展,很快成為分號遍佈大江南北的,最具實力的錢莊。

此事後來流傳甚廣,被認為是胡雪巖日後成為商業巨賈的關鍵點之一。胡雪巖不因顧客的變故而違背自己的承諾,他由此建立的信用,恰是開設錢莊的金字招牌。

二、知人善任

儒商中晉商的代表人物喬致庸,資產曾達到數千萬兩白銀。清朝末年,他名下的票號、錢莊、商埠、碼頭遍佈全國。後修建了規模龐大的「喬家大院」做為家宅,至今保存完好,是著名的山西民居代表建築。作為成功的儒商,喬致庸的經商理念是一信、二義、三利,即以信譽徠客,以義待人,利取正途。而他取得成功的另一個要素,是特別善於用人。

喬致庸用人不拘一格,唯才是舉,不論出身。馬公甫本是「復盛公字號」的小夥計,喬致庸識他是個人才。在大掌櫃告老後,讓他從小夥計一躍當上了復盛公的大掌櫃。馬荀本是「復盛西字號」下屬糧店裏的小掌櫃,連字都不認識,但他管理的糧店一直獲利頗豐。喬致庸就給了他一筆本錢,讓他的糧店獨立經營,後來果然盈利不少。

平遙「蔚長厚票號」福州分莊的經理閻維藩和年輕的武官恩壽交情很好,對他很信任,曾貸給他十萬兩白銀。總號知道了這件事后,嚴厲斥責閻維藩自作主張放貸。然而時隔不久,恩壽就陞遷至了漢口將軍,不僅沒幾年便還清了欠銀,還幫助票號開拓了許多業務。儘管事實已經證明閻維藩當初的決定沒有徇私,「蔚長厚票號」卻不肯改變對他的態度,繼續排擠和責難他,被逼無奈的閻維藩只能選擇離職。

喬致庸知道閻維藩是個難得的人才,派兒子準備了兩班人馬,在閻維藩返鄉必經的路口用八抬大轎迎接。一連等了數日,終於攔住了閻維藩。喬致庸的兒子上前恭敬地說明了來意,轉達了父親愛才心切的殷殷之情,這讓原本心灰意冷的閻維藩大為感動。喬致庸的兒子又讓閻維藩乘坐八抬大轎,自己騎馬跟隨左右,並說這是父親特地囑咐的。這更讓閻維藩受寵若驚,謙讓了半天,始終不肯上轎。最後只好在八抬大轎內放上閻維藩的衣帽,算是代他坐轎,二人並馬而行。

來到喬家,閻維藩受到喬致庸的盛情款待。喬致庸見閻維藩只有三十六歲,卻舉止有度、精明穩健、精通業務,心中更是喜愛讚歎。當即提出聘請閻維藩出任喬家「大德恆票號」經理。此時,對比在「蔚長厚票號」的遭遇,閻維藩深深感到喬家對他的器重,也當場表示願為喬家效力。後來閻維藩主持「大德恆票號」二十六年,票號日益興隆,後來居上成為全國最具競爭力的票號之一。

三、靈活機變

如今,隨著金融危機,次貸危機等大經濟環境的動盪頻發,如何在風雲多變的商場中迴避風險,是許多商人最關心的問題。然而,老子曾說過:「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即好事和壞事是可以互相轉化的,在一定的條件下,禍也能變成福。

據《夷堅志》記載,宋朝年間有一次臨安城失火,一位裴姓商人的店舖也隨之起火。但他不去救火,而是帶上銀兩出城採購竹木磚瓦等建築材料。火災過後,許多房屋店舖面臨重建,市場上建築材料緊缺。裴姓商人賺得錢數十倍於他店舖的價值,這種敏銳的洞察力和準確的判斷力是經商者必備的能力之一。

清末民族工商業鉅子葉澄衷,是寧波商團的先驅,也是位善於應對大環境變化的著名商人。他審時度勢,善於機變,登上了「五金大王」的寶座,曾一度富甲江南。

1883年,對上海來說是個很不幸的年份。暴雨成災、瘟疫流行、市場一片混亂。後又因蠶絲價格大跌,引發了嚴重的金融風暴,大量商埠、企業倒閉。就連財大氣粗的「紅頂商人」胡雪巖在上海開設的錢莊也未能倖免。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六七成的上海錢莊宣告歇業。由此又累及無數的商行、小型企業和手工作坊。

憑藉自己的敏銳,葉澄衷搶先抽回了在銀行和錢莊的存款,又火速催討客戶欠的貨款,盡一切辦法回籠資金。這時,美孚石油公司將大量煤油運進上海,希望以增加銷售量來彌補1866年倫敦金融風暴帶來的損失。葉澄衷抓住時機,獲得了美孚石油在華的獨家經銷權。他調整經營方針,避開多事之秋的上海灘,全力向長江中游和沿海地區推進。先後在寧波、溫州、鎮江、天津、廣東等地和通商口岸,設立了順記的分號或聯號,共有18家之多。

在各地分號設立之後,葉澄衷又開始著手解決阻礙貨物流通的運輸問題。趁上海棉花行紛紛倒閉,葉澄衷以低廉價格收購了10幾艘原來運棉花用的沙船,建立了自己的沙船隊。後又經不斷擴充,沙船增至了一百多艘,頻繁往來於沿海和長江航線,將美孚石油的煤油、煤、鐵等貨物源源不斷地運往全國各地,美孚煤油的銷量也因此驟增。最終,在這許多商家朝不保夕的1883年裏,葉澄衷的年盈利竟達10萬兩銀子以上。

自孔子的弟子子貢開始,一代代「儒商」以「商」做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
方式和技巧,在商道中注入了無數的心血和智慧。我們不妨從上述古人的經商故事中,去汲取一些寶貴的經驗和全新的思路,為今日的成功鋪展一條更為廣闊的道路。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