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色彩 —— 遵循本心的藝術家Jan Kasparec訪談

作為一名畫家,Jan Kasparec相信他的藝術造詣 與他的人生成長是不可分割的,只有追隨自己的本心, 方可創作出真正偉大的作品。

Jan Kasparec離開曾經從事的金融行業,堅定地走藝術之路。一次打坐中出現在面前的佛陀形象,為他的藝術創作帶來了許多靈感。Photo by Hugh Zhao

藝術家的一個重要使命,就是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讓人們從他們的作品中獲得心靈的慰藉。Jan Kasparec格外贊同這一點,在成為一名職業畫家之前,他曾在金融行業工作多年,那段時光對他來說,簡直「不堪回首」。「之所以生活如此艱難,是因為整個世界都失調了。」Jan說:「整個體系都像是在對你尖叫『努力點!去賺錢!』如果你選擇了一條自己的道路,那就好比是在與許多人對抗。這是一個一切向錢看的社會,但我的心思不在錢上,我更想去給予,更想要慷慨、快樂,希望去創造那些有創意和美好的東西。」

Jan認為他外在的藝術表達與他內心的成長是一致的,他的技巧和靈感必須同時提升,才能讓作品散發出真正的正能量。「外部世界是我們內心世界的投射,一切都是相關聯的。我的作品一直記錄著我的精神旅程。」Jan告訴我們,他的內心也曾有過鬥爭與掙扎,需要與那些負面的思想對抗,例如:他的自大。當他過於關注自己的重

要性和實現自己的野心,他就會忘記自己真正的夢想。只有做出及時的調整,他的藝術之路才會再度踏上正軌。

拯救自我的藝術之路

Jan生長在捷克斯洛伐克,當時那裏還是一個封閉獨裁的共產主義國家。幸運的是,Jan的父母很開明,看到自己的兒子有藝術天分,便支持他去參加了一些校外的藝術課程。但起初的時候,藝術並沒有幫助Jan走出周圍的黑暗與壓抑,他形容自己當時是一個「瘋狂自大的青少年」,周圍充斥著各種麻煩。直到他十九歲時,他感覺自己再也不能這樣生活下去了。「我就是覺得自己必須逃離那個世界,我自己製造的黑暗一直包裹著我。」

Jan去了法國,選擇加入北約的武裝部隊。然而,他很快發現,戰場上的血雨腥風似乎對他的困境更沒什麼幫助。「我把自己又鎖進了另一個監獄裏,但這次我清醒了,我被徹底震醒了,我意識到我自己痛苦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在入伍五年之後,也就是Jan二十四歲的時候,他的人生陰霾之中終於射進一縷光。「我的腦海中跳出了一個瘋狂的念頭,嘿!你應該再開始去畫畫。」從現實的角度來看,重拾藝術似乎毫無意義。退伍之後的Jan正在巴黎全職學習和工作,準備從事金融行業,變成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根本沒時間去花在一門興趣愛好上。

但Jan無視了這些,他開車去超市買回了全套的繪畫用具。「我買了之前從未用過的油畫顏料,就這麼買回家,然後立即開始畫畫。我啥也沒多想,從那時起就從未停止過作畫。」轉眼之間,Jan畫了整整14年。無論上大學的時候,還是後來在都柏林為微軟做金融方面的工作,他都會利用晚上下班之後和週末休息的時間畫畫,他還去進修了人物速寫、肖像畫、戶外寫生等繪畫課程。

「我花了許多時間,在反复嘗試和不斷犯錯中,終於找對了路子,真正理解了透視的概念。我主要是依靠自學,反覆實踐和練習,直到那變成自己的第二天性。如果你用最純粹的渴求去從事和探索一件事情,那它會向你敞開大門。」

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精神修行,我通過打坐體驗到了內心的寧靜和平和。我頭腦中的那頭野獸終於離去了,那就像是生命中閃過的第一縷光,將自我的硬殼打開了一道缺口。

釋放靈魂的自由旅程

在Jan二十九歲時,他去阿根廷度了一個月的假,這次旅行再次改變了他的生活。「在阿根廷期間,我第一次在成年之後,以一個自由的人,未來有無數可能的人的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這種體驗讓Jan覺得無比美妙,他毅然辭去了微軟的工作,開始為期一年半的環球旅行,他希望用自己敞開的心扉來迎接和感受周圍全新的世界。Jan形容自己在旅途中就像是「一隻被釋放的動物」和「快樂的獵犬」。他四處遊歷,結識朋友,某一天,他發現自己的內心又發生了一些變化。

青少年時期是Jan人生中一段很陰暗艱難的歲月,也就在那時,藝術的美就像一盞燈,帶給了他溫暖和光明。圖中畫作為《Destiny(命運)》。 Photo by Hugh Zhao

一位旅途中遇到的旅伴告訴Jan,他應該去印度看一看。Jan聽從了他的建議,來到了印度的菩提伽耶,傳說那裏曾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道的地方。「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精神修行,我通過打坐體驗到了內心的寧靜和平和。我頭腦中的那頭野獸終於離去了,那就像是生命中閃過的第一縷光,將自我的硬殼打開了一道缺口。」Jan回憶說,在經過數天的打坐之後,他的眼中止不住流下了熱淚,他的心胸也變得開闊,他意識到「原來生命有更深層的意義。」

在這趟意義非凡的旅行結束之後,Jan又像是獲得了命運的指引般,決定前往溫哥華。他申請了加拿大工作簽證,並獲得了批准。不過,這意味着他需要重拾舊業,找一份和金融相關的工作。「我記得我對我自己說,好吧!我不打算換工作,就是為了能留在加拿大,要不然我還是去找個藝術工作室試一下吧!」之後,Jan嘗試了幾乎所有方法,能讓自己全職當個畫家。這不是一條容易的路,轉眼三、四年過去了,在Jan花光了所有積蓄,幾乎破產的時候,終於取得了事業上的突破。

來自佛陀的賜福

最初,Jan選擇畫一些自然風光和都市場景,但這些畫沒有受到太多人的青睞。「我畫的東西都很美,但並不是我內心百分百想要表達的東西。」眼看著銀行賬戶上的數字在減少,Jan不得不開始考慮未來的出路問題。「我問自己,你接下來準備做什麼呢?繼續去畫這些讓我破產和不被認可的畫作嗎?或者乾脆去找份其它工作,然後業餘時間來畫畫?」

Jan開始去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他的思路也逐漸明晰起來。「我知道自己必須畫下去,即便我要住在畫室裏,變賣所有的財產。」在Jan下定決心之後,他在打坐時看到佛陀出現在了面前。「佛陀來找我了。我正在打坐,他就那樣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微笑的面容,周圍環繞著鮮花。」

Jan把自己打坐時看到的佛陀用畫筆描繪下來。「這是我第一幅充滿靈性的畫作。我把這幅畫作放在Facebook上,僅僅過了五分鐘,就有人表示願意買下它。」隨後,Jan又畫了另一幅以佛為主體的畫作,再次引起了許多人的濃厚興趣。「佛陀來到我身邊,我把他描繪在畫布上。我沒有嘗試去實現或者傳遞任何信息,我就是單純地描繪出我的感受。」

Jan在自己位於溫哥華的藝術工作室中,在這裏他終於可以遵從自己的本心,實現自己的藝術夢想,即便這條路走起來也並不容易。Photo by Robert Demeter

隨著Jan的畫作越來越受關注,他的經濟狀況也逐漸好轉起來。如今,他的畫作從最初的數百加幣,漲到了過萬加幣。「我不經意間創造了一個品牌。」對於這份意外的成功,Jan至今還感到有些驚喜和難以置信,他相信這是佛陀賜予他的福份,讓他可以繼續從事自己熱愛的藝術。

即便獲得了佛陀的賜福,Jan依然不認為繪畫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總是通過打坐來獲得靈感,但內心也會有些東西不讓我坐下來去冥想或是畫畫。這種干擾總在變化,簡直有一百張面孔,其中還包括(對自己作品的)期望。」對於任何一位藝術家來說,如何讓自己的作品達到更高的水準,是永遠無法忽視的問題。「但要想實現這一目標,你卻首先要放下它,這樣才能讓自己專心致志,將願景變為現實。」

一旦Jan打破了這種干擾,哪怕是幾個小時或者半天時間,他說自己就像是達到了另一種境界。「我會成為完全不同的我。在那裏我會忘掉自己,我的心能夠戰勝自我,達到最好的狀態,而最美好的事物在這種無我狀態中就會成為現實。」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