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設計幸福生活

生活中幸福的夫妻,工作上默契的拍檔,Henshaw夫婦就是這樣一對完美的組合。

維繫幸福的婚姻並非易事,擁有一份成功的事業也並非易事,那有沒有人能兩者兼得,而湊巧又是與自己的另一半攜手達成的呢?John Henshaw和Joy Chao就是這樣一對難得的賢伉儷。兩人的婚姻至今已經走過了十六個年頭。與此同時,兩人共同經營的建築設計公司John Henshaw Architect Inc.,也一步步走向成功。更令人吃驚的是,這樣一對完美夫妻的典範,居然是一位英裔,一位華裔,來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他們是如何走到一起?又是如何在生活和工作中取得平衡的呢? 

命中注定的相遇

1989年,畢業於渥太華卡爾頓大學的John創辦了屬於自己的建築設計公司。John說:「Joy的父親曾經是我的客戶。」而正是這樁生意,讓John遇到了自己未來的妻子。原來,Joy的父親是一位臺灣的地產開發商,英文講不好,談項目時,還在讀書的Joy就前來給自己的父親當翻譯。John當時就留意到了這位華裔女孩。「John讓我兼職來他的公司裏幫忙,他當時有一些亞洲來的客戶。」Joy告訴我們:「我那時還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學寫作,但John覺得我有做設計的潛質,鼓勵我去學室內設計。」

不知為甚麼,Joy就這樣對John言聽計從,直到2001年,她正式加盟了John的公司,兩人的感情也起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後來的事情,自不必說,默契的工作夥伴終於成了一對幸福的夫妻。這樣從工作關係發展來的感情,讓婚後的兩人經常沉浸在項目討論中「無法自拔」。「有時,John會說,好吧!我們現在不要再談工作了。」Joy笑著說:「我們慢慢學會了劃分這條界線,現在可以為我們的二人世界騰出些時間了。」

東西反串的家庭生活 

不同文化背景的夫妻,經常因思想觀念和風俗習慣的不同,而產生一些糾紛,John和Joy是否也有同樣的困擾呢?「也許John對中國人的瞭解程度超過我。」Joy說:「他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就開始為中國客戶工作。而我15歲時,就搬到了北美,我的祖父和父親都不是很傳統的中國人,他們都非常西化。」

除了比Joy更瞭解中國客人的需求,John的性格也有著東方人細膩的一面。「他很善於觀察,還會解讀一些客人的肢體語言。我通常都在忙著翻譯,沒這個心思,我們這方面挺互補。不過,連我們的客人都發現了,John筷子用的比我好。」說到這裏,Joy呵呵地笑了起來。

對於Joy的粗線條,John選擇了遷就。他曾對Joy說:「我們家就像電視劇裏演的一樣,每次你這位女主角跳起來發一通脾氣,問題就立馬解決了,一切恢復正常。」John的身上有著溫文爾雅的英倫紳士風範,「他更保守,更有耐性。」Joy這樣評價自己的丈夫。「像所有的婚姻一樣,你得邊過日子邊學習。」Joy繼續說:「我想,對於任何一對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夫妻來說,有一個包容的態度很重要。我外放,John內斂,但我們過得挺好。」

事業上的共同追求

在John Henshaw Architect,Joy擔當著經理的角色,而John則側重設計工作部份。「我們倆性格不太一樣,所以總有發生爭執的時候。」John微笑著說。Joy在一旁補充:「你得學著付出,學著讓步。有時,也會想,哦!天啊!我們到底做了些甚麼?」Joy一邊說,一邊做了個仰天長嘆的姿勢。但當她轉身望向自己的丈夫時,濃濃的愛意卻從嘴角的微笑和溫柔的眼神中,自然流露出來。

「當你開始經營一個生意時,需要投入大量時間。」John平靜地說:「我早上離家比Joy早一些,她來辦公室晚一些,但會一直待到晚上。」也許有人覺得這樣「你來我往」的生活不是太理想的方式,但對這對夫妻來說,卻可以擁有一段難得的「個人時間」。「整天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我們真的沒多少時間分開。」Joy說。

做為一個工作團隊,他們的設計理念很一致,那就是簡潔。「我們總會試著找到一個項目的精髓部份。」John說:「也會去尋找它獨特的一面。我更喜歡具有實用性和功能性的空間設計,這對我來說異常重要。」Joy對此很贊同,補充說:「最有趣的是,每一個項目都是全新的。我們會盡力讓設計更具恆久性,讓它不會很快過時。」

在這麼多年的辛苦努力之後,我們問起John,在他的心目中,甚麼是最好的回報。他笑著回答說:「是下一個項目!」一旁的Joy心領神會地笑了笑說:「當客人再次回來和我們合作時,那是最好的回報。或者顧客變成了我們的朋友,邀請我們去他們家裏做客。看到他們在新家住得舒適又快樂,那是最棒的!」

忙了一天後,Henshaws夫婦會回到他們Koret大廈的頂層公寓內,這處位於Gastown的面積有1,400平方呎的公寓,是他們的家。「我們讓內部設計儘量簡潔乾淨,這樣可以放鬆身心。它的戶外空間也很不錯,被一圈陽臺包圍著。」John認真地為我們描述著。

至於兩人最愛的旅行地,蒙特利爾正是不二之選。「我們喜愛建築、美食和時尚,我們喜愛那座城市的秋天。」Joy說。當他們去海灘度假時,Joy常會把自己埋在歷史小說裏,而John會在一旁彈著他的吉他演繹一首新歌。可惜這樣美好的日子對他們來說總是太過短暫,一眨眼的功夫,他們又要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之中了。

Exterior shot by Barry Calhoun; Kitchen by Hugh Zhao; Foyer by Janis Nicolay.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