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頂級藝術團的舞者之路

蕙質蘭心 勇擔重任 —— 訪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秦歌

秦歌出生不久之後,她的媽媽做了一個夢。夢中,秦歌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少女,在一處廣闊的舞臺上翩然起舞。如今,這個夢已然變成現實。

 

 

在去年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舞蹈大賽」中,一位身著清爽綠衣的選手,手執一把油紙花傘,在舞臺上動人地舞蹈著。她跳的這支舞名叫《秋水伊人》,表現的是一位中國古代女子在雨中漫步的優雅爛漫。只見她時而歡快、時而深沉,翻轉跳躍中,舞姿仍不乏靈動與精緻,嬌羞天真的神態更是被演繹得惟妙惟肖,時光彷彿被她帶回了古時那江南煙雨間的小巷,讓人心馳神往。

她是秦歌,美國「神韻藝術團」的領舞演員,最終她以精彩的表現奪得了這次大賽的青年女子組金獎。可誰又曾想,這位舞臺上的江南女子,生活中卻是位地道的中國北方女孩。和她談話的過程是暢快舒心的,她非常健談,思路敏捷、快言快語,如果我們此時正在進行的是一檔訪談節目,她將是最稱職的嘉賓。

她將自己多年來在舞蹈之路上所經歷的跌宕起伏、艱辛輝煌,用好似舞臺上那圓轉不息的舞蹈一樣的語言,為我們講述出來。讓我們感受到了,在她這個年齡的女孩中少有的成熟自律與勤奮堅韌。 


舞蹈之路

十五歲那年,帶著精心整理的行裝,還有媽媽的夢想,秦歌孤身一人登上了飛機,旅程的另一端是一個遙遠又陌生的國度——美國。下了飛機,她第一時間來到紐約飛天藝術學院,投入到中國古典舞的刻苦學習和訓練之中。

這是秦歌自己的決定。儘管之前在熱愛藝術的媽媽的催促下,秦歌從未停止過舞蹈課程,但當真正的專業學習開始時,她才發現自己距離世界一流的舞蹈演員有何等的差距。更讓秦歌感到不適應的是,這是她第一次沒有了父母的照顧,一切都要自己動手,自己面對,而且是在一個語言和文化截然不同的地方。從小到大一直非常優秀的她,第一次有跌落到了人生谷底的感受,這對一個15歲的孩子來講,實在是太大的考驗。

然而,秦歌從沒有打過退堂鼓,她說:「我不會回去,我來這裏是為了跳舞,沒有其它選擇,必須把舞跳好。」秦歌性格中倔強的一面在支撐著她。「我不會凡事都要爭個第一,但總不能是最差吧!」練習、練習、再練習,如果別人能做到,她相信自己一定也能做到,而且,她要用更短的時間來實現相同的學習目標。

終於,在那條通往舞臺聚光燈下,荊棘叢生的路上,秦歌成為了披荊斬棘的人。在去年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舞蹈大賽」中,秦歌以《秋水伊人》這支舞蹈,勇奪青年女子組金獎。談起自己創造的奇蹟,秦歌抱以淡然一笑。她說,最難的部份是自己本是個男孩子的性格,頗有些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偏偏中國古典舞經常表現的都是些精緻柔美的場景,這讓秦歌當初好不適應,經常表達不出舞蹈應有的韻味。

而如今,通過周圍環境的影響和自己不斷地體悟,秦歌早已變得溫婉優雅,處處流露出中國傳統女性的曼妙氣質,這也算是她學習中國古典舞的一大收穫了。 

漸入佳境

2009年,經歷了一番「寒徹骨」的秦歌,第一次迎來了成功的芬芳,她入選了美國神韻藝術團,開始參加全球巡演。在此後的四年時光裏,秦歌的身影不斷出現在世界各大城市頂級劇院的舞臺上,她隨著「神韻」在全球掀起的一次次熱潮,實現了媽媽的那個夢。用自己完美的舞姿向全世界的觀眾們講述著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殊勝與美好。

當觀眾們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時,那些用中國古典舞演繹出的中國歷史上不同朝代的人文風情,不同人物的傳奇故事,總是讓大家驚艷於這種藝術形式的出色表現力。這種在人類歷史上,體系最完整,演繹方式最自由靈活,技巧要求最高的舞種,在五千年的歷史進程中,不斷被豐富、充實,如今被「神韻」的演員們盡善盡美地呈現在舞臺上。對此,秦歌有著太多的感觸,她學舞多年,之前也接觸過別的舞種,也包括一些中國古典舞、民族舞的皮毛。但來到飛天藝術學院,中國古典舞才如一幅永無止盡的畫卷,在她面前慢慢展開,讓她深深地凝望、靜靜地欣賞,好似自己成為了畫中的一個人物,流連其中不願離開。

她又為我們提起了「神韻」演出中最受歡迎的舞蹈之一「水袖」。說起當年練習水袖的經歷,秦歌至今仍忍俊不禁,「長長的水袖是非常難控制的,你想往左甩,偏偏它就向右;你想它上,它就下;原地轉個圈,又纏在了頭上。後來發現,原來控制水袖得依靠中國古典舞的『身韻』。」「身韻」一直是中國古典舞中最神奇的一個詞彙,正如中國的唐詩宋詞、繪畫書法一般,代表著舞蹈中那份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豐富內涵。

「中國古典舞講:欲左先右,欲上先下,有點像一種反作用力。只有這樣做時,水袖才會聽話,看上去柔順輕盈,勁道卻留在了裏面。真的像水一樣,外表柔弱無比,裏面卻隱藏著巨大的力量。」想不到長長的水袖裏,居然真的包涵著五千年來中國古人所尊崇的水的力量,人們讚歎水的包容並蓄,所以說「上善若水」、「海納百川」;人們又敬畏水的力量,因為「水能覆舟」、「滴水穿石」。所以,中國人也如水一樣將力量儲藏沉積,在適時的時候使用爆發。這體現在中國古典舞的表現上,便是先收後放,用一種積蓄內斂的力量讓肢體動作綿延流動起來,似水一般酣暢淋漓又自然靈動。 

 

 

勇於擔當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演出經驗的豐富,秦歌成長為「神韻藝術團」裏的大姐姐。她開始承擔更多的工作和責任,幫助老師指導新人,將自己的經驗傳授出去,而且要去關心那些新來成員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神韻」的舞蹈演員們來自世界各地,成長背景各不相同,秦歌不得不花費更多時間去逐一瞭解每個人的脾性。秦歌把這看作是對自己內在修為的一種磨煉,這些日常生活中看似瑣碎的事情,能讓她更加細膩地去感受別人、體會別人的需要,無形中將中國傳統女性的溫柔體貼融入了骨子裏。

秦歌說,看到這些新成員,正像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她不會介意為她們多操心、多花精力。她最大的希望莫過於這些「後輩」們能盡快成熟起來,為「神韻」的舞臺增光添彩。

有了這樣真摯的希冀和彼此的關懷,當秦歌和夥伴們在舞臺上表演時,總是會讓觀眾莫名的感動。「很多觀眾感歎我們的動作總是那麼整齊劃一,演員之間的配合天衣無縫。這都是平日裏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因為日常生活中就在關心著其他人的狀態和需要,所以,到了舞臺上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的意思。」 

今年,秦歌將繼續隨「神韻藝術團」奔赴世界各地巡演。說起往年的巡演經歷,秦歌對亞洲的日本和歐洲的英國情有獨鍾,原因是那裏的人們特別講究禮儀、特別有秩序。秦歌認為這種「禮」其實是來源於對他人的尊重和愛護,會讓人覺得很溫暖,而且「禮」在中國古代文化中也佔據著特別重的份量。她願將這些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源源不斷地充實進自己的舞蹈生涯之中,「我的舞蹈技巧可能已經定型了,但身韻、身法和內在修為的提高卻遠遠沒有終結。這些在影響著我對舞蹈的理解和表現方法,這是每個舞蹈演員窮盡一生都永無止境的追求。」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