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制勝 進退有度

《孫子兵法.軍形第四》中曰:「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大唐名將李靖戎馬一生,就是這樣一位以用奇兵著稱,擅長把握戰局時機的傑出軍事家。

 

 公元629年,大唐遣十幾萬大軍出擊東突厥,時任兵部尚書的李靖,率領先頭部隊,深入北寒大漠,攻克定襄城。頡利可汗倉惶出逃,後被擒獲,東突厥宣告滅亡。
公元629年,大唐遣十幾萬大軍出擊東突厥,時任兵部尚書的李靖,率領先頭部隊,深入北寒大漠,攻克定襄城。頡利可汗倉惶出逃,後被擒獲,東突厥宣告滅亡。

 

隋末,雍州一戶官宦人家裏,一位年輕人正在院內舞劍。只見他身材魁梧,儀表堂堂,將手中寶劍舞得虎虎生威,宛如一團雪光。年輕人名叫李靖,字藥師,祖父和父親都曾是當朝大員,舅父韓擒虎更是隋朝開國名將。有了這樣家庭環境的熏陶,李靖自幼文才武略超眾,志向遠大。他曾對父親說:「大丈夫如果遇到聖明的君主和動盪的時代,理應建立一番功業。」

懷才不遇

可惜此時的隋朝,在昏庸無道的隋煬帝的統治下,正迅速走向沒落。李靖儘管才幹聞名於公卿之中,也一直沒有受到重用。一眨眼到了四十歲的不惑之年,也只是擔任過殿內直長、駕部員外郎這樣的小官。公元617年,李靖被派遣至太原留守李淵帳下,任馬邑郡丞,協助同突厥作戰。這時,反隋暴政的叛亂已在全國風起雲湧,河北竇建德、河南翟讓、李密、江淮杜伏威、輔公祏等領導的三支主力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著隋朝的江山。李淵的才幹實力本不亞於這些豪傑,自然想加入這場爭奪天下的戰局之中。並開始暗中招兵買馬,尋覓著時機。 

李靖很快發現了李淵的異動,他給自己帶上枷鎖,以罪臣的身份趕往江都,準備向躲在那裏的隋煬帝報告李淵謀反之事。誰知行至京城長安時,道路就因戰亂阻塞了,再也無法前行。不久,李淵在太原起兵,迅速攻佔長安,並在城中俘獲了李靖。李淵覺得李靖背叛過自己,便想殺掉他,以免留後患。李靖此時心中明白隋朝大勢已去,自己一家三代效忠朝廷,又冒死前去報信,已算仁至義盡。但就這樣讓滿腔抱負付諸東流,實在不甘心。於是,他在臨刑前大聲疾呼:「您興義兵,本是為除暴安良,怎麼尚未成事,就因私人恩怨斬殺壯士呢?」李淵聽了這番話不由得心中一動,之前他曾聽人說起過李靖的才幹,眼下起兵不久,正是用人之際,何不就此讓李靖為自己效力呢?

 

 清殿藏本李靖畫像
清殿藏本李靖畫像

 

得遇明主

李淵還在沉吟之際,一旁的李世民卻早已對李靖的膽識讚歎不已,連忙起身勸說父親,還表示願意讓李靖在自己帳下效力。見此情形,李淵命人釋放李靖,將他交給了李世民。此後,這一君一臣攜手並肩,馳騁沙場三十載,為開元盛世打下了一個無比遼闊的舞臺。

公元618年五月,李淵建唐稱帝,李世民被封為秦王。李靖跟隨秦王開始了一統天下的征戰。在南下平定南梁蕭銑的戰役中,李靖第一次表現出了獨擋一面的戰略指揮才能。公元621年九月,唐朝大軍兵分四路殺向南梁江陵。正逢雨季,長江暴漲,流經三峽險峻地帶更是濤聲如雷、震人心魄。蕭銑滿以為借此天塹,唐軍絕不敢來犯,索性開始休養士兵。唐朝的兵將們看到水勢驚人,也多生退卻之意。此時,李靖力排眾議說:「兵貴神速,機不可失。如今我方軍隊剛剛集結,蕭銑還不知道,如果我們乘江水猛漲,順流東下,突然出現在江陵城下,正是兵法中所說的迅雷不及掩耳,這樣定可一舉成功。」大家聽從了李靖的建議,果然連破荊門、宜都二鎮,十月即抵夷陵城(今湖北宜昌)下。

此時,唐軍統帥趙郡王李孝恭想乘勝出擊,李靖想到蕭銑的驍將文士弘正率數萬精兵駐守在附近的清江,就勸告說:「現在荊門剛剛失守,文士弘一定把精銳兵力全派出來扭轉敗局,恐怕銳不可擋。我們應當暫且不與敵人交鋒,等他們士氣回落,再出擊決戰。」可李孝恭連戰告捷,不免大意輕敵,沒有聽從李靖的勸告。索性讓李靖留守軍營,自己率兵出戰。等兩軍一交鋒,情況不出李靖所料,李孝恭被殺了個大敗。李靖沒有急於去救援,反倒按兵不動。等文士弘的兵士們在勝利後四處搶掠,隊伍渙散時,迅速指揮唐軍出擊。敵軍措手不及,亂作一團。唐軍乘勢追殺,殲滅敵軍近萬人,繳獲舟艦四百餘艘。

北抗突厥

消滅了江南最大的割據勢力南梁之後,李靖傑出的軍事才能得到了唐高祖李淵的認可和信賴,隨後,多次對他委以重任。李靖先後被派往嶺南安撫諸州;後又將叛唐的杜伏威、輔公祏平定。高祖不由得讚歎道:李靖真是蕭銑和輔公祏的剋星,古代名將韓信、白起、衛青、霍去病都比不上他!然而,戰場上膽略過人的李靖,平日卻以性情沉穩而著稱。據說,他與大臣們一起參議國事,常常恭謹謙和得像是不會說話一樣。而他的這份沉厚,恰恰是他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根本。比如,儘管經常以少勝多,但李靖往往是以己方蓄勢待發的精銳,打擊敵方不備,從而達到以一當百的奇兵效果。

在中原初定之後,漠北地區對大唐的威脅又凸顯出來。那裏的馬上民族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下,錘煉出剽悍善戰的性情,讓實力強大的唐軍也不得不退避三分。隋末唐初,東突厥勢力強大,李淵在太原起兵時,曾向突厥始畢可汗稱臣,以換取北方的相對安定。唐太宗李世民登基不久,突厥頡利可汗乘唐朝王位更迭之際,率十幾萬精銳騎兵進犯涇州,轉眼兵臨渭水便橋之北,形勢十分危急。太宗親臨渭水橋,與頡利可汗結盟,突厥這才退兵。兩番戰場上的退讓,讓東突厥成了大唐王朝心頭的一根尖刺。

公元629年,太宗決定發動十幾萬大軍,出擊東突厥。此時已升任兵部尚書的李靖,被任命為定襄道行軍總管,率領先頭部隊,深入北寒大漠,直搗敵人核心地帶。來年正月,李靖率領三千精銳騎兵,冒著凌冽的寒風,從馬邑(今山西朔縣)出發,向惡陽嶺挺進。東突厥方面沒想到大唐軍隊會突然出現,以為如果不是傾盡舉國兵力,李靖絕不敢這樣孤軍深入。趁敵人惶恐不安之際,李靖離間了頡利可汗的親信康蘇密,讓其歸降大唐。然後,在夜幕的掩護下,一舉攻入臨近惡陽嶺的定襄城內。頡利可汗倉惶出逃至磧口(今內蒙二連浩特西南)。聽到消息的太宗高興地對大臣們說:「漢朝李陵帶領五千步卒進攻匈奴,最後落得歸降匈奴的下場,尚且得以留名青史。李靖以三千騎兵深入敵境,攻克定襄,威振北狄,這是古今所沒有的奇勳,足以雪當年在渭水與突厥結盟之恥。」

出將入相

剿滅東突厥之後,文韜不輸武略的李靖開始擔任大唐宰相一職。四年之後,政績卓著的他卻以足疾為由辭任。瞭解李靖的唐太宗明白他的心意,也更加欣賞他,派人轉告說:「朕縱觀從古至今,身處富貴而能知足而退的人很少。他們不論愚智,都不能稱得上有自知之明。才能即使不能勝任,也竭力想要任職;縱然有疾病,還勉強為官,不肯放權。您能夠如此識大體,非常可嘉,朕現在不僅成全您的美德,還想讓您成為一代楷模。」

然而,李靖退職才不到兩個月,北方的吐谷渾就進犯涼州,朝廷當即決定興兵反擊。在任命統帥時,唐太宗自然想到了威震邊庭的李靖,但又憐惜他年逾花甲、足疾未癒。誰知李靖得知這個消息後,顧不上疾病纏身、年事已高,主動求見宰相房玄齡,要求掛帥出征。唐太宗得知後,大喜過望。於是,又是一年寒冬臘月,李靖率軍飲冰踏雪,一路追擊敵軍,深入荒漠二千餘里,歷經近一年的浴血奮戰,終於消滅了吐谷渾。

這次攻打吐谷渾是李靖最後一次帶兵出征。公元649年7月,李靖病情惡化,溘然逝去。他陪葬昭陵的墳墓,依照漢代名將衛青、霍去病墳墓的樣式建造,形如突厥內燕然山、吐谷渾內積石山的樣子,以此來緬懷他的功績。他高瞻遠矚的見識和運籌帷幄的智慧,以及在事業頂峰時辭去宰相一職的大度和謙遜,都讓後世讚歎不已。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洵曾稱李靖為「賢將」,這恐怕是最適宜他的稱謂。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