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文明的呼喚 —— 訪賓夕法尼亞大學Arthur Waldron教授

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學教授,在觀賞了一場精彩的文藝演出之後,靈魂彷彿經歷了一次中國傳統文化的洗禮,也令他更加珍惜與中國之間那份深厚的緣份。

那是1961年,一個美國小男孩走進了波士頓藝術館,他站在中國宋代的繪畫作品前,安靜地凝視著這來自遙遠東方,差不多快有一千年歷史的畫卷,覺得它是那麼優雅美麗。如今,小男孩早已從哈佛大學以歷史博士學位畢業,曾任教於哈佛大學、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布朗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現在在賓夕法尼亞大學任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教授。同時他還是著名的中國歷史文化方面的專家,曾為美國政府高級顧問委員會的成員,是華盛頓特區的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創辦人,也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外交政策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成員。

我們採訪Arthur Waldron教授時,他剛剛有了一番不同尋常的經歷——觀看了美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這是一個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演出團體,致力於恢復正統的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以中國古典舞為主要的表演形式。

Arthur Waldron教授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忠實愛好者,一生致力於從他的獨特視角來研究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
Arthur Waldron教授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忠實愛好者,一生致力於從他的獨特視角來研究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

Waldron教授激動地說道:「我觀看演出時一直在流淚。已經過去三十多年了,演出喚起了我當初為何選擇學習中國文化的記憶。那不是出於政治或是其它甚麼原因,而是因為我確實深深地被這個古老國家的璀璨文化所打動了。」作為一名多年來深入了解和學習中國文化的西方人,Waldron教授曾在中國學習生活了好幾年,甚至還娶了一位北京姑娘為妻,兩人一同幸福地生活了幾十年。

Waldron教授還為自己取了一個中國名字「林霨」,他通過一位西方人的視角來研究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現象,像是一座連接東西方的橋樑,幫助更多西方人甚至全世界來了解中國。在Waldron教授的眼中,中國人所具有的,傳承數千年的道德和哲學思想是非常強大的力量。可惜當今的許多中國人都已經無法意識到這一點,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共統治者對中國傳統文化毀滅性的破壞,但Waldron教授相信中國人的靈魂並未被打垮和消滅,依然堅韌地矗立在那塊有著五千年久遠歷史的土地上。

「這是一個你必須予以關注的古老文明。」

藝術蘊藏的力量

在職業生涯的早期,Waldron教授曾驚訝地發現,他的一位導師,曾在劍橋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任教過的著名漢學家Denis Twitchett,在童年時也和他一樣熱愛中國的藝術。當Twitchett先生還是個小孩子時,他曾經在1935–1936年間去觀賞過在倫敦伯靈頓宮舉辦的中國藝術國際展。那是中國藝術第一次在西方社會正式亮相,主辦方精心的策劃和專業的展示,讓到訪者不僅滿足了好奇心,更真正享受到了一次視覺盛宴和心靈震撼。Waldron教授笑稱那是Twitchett先生與中國文化「一見鍾情的時刻」。

「我一直覺得這很有趣,我不是唯一一個,意外地被偉大的藝術所吸引的人。」Waldron教授想找到合適的語言來形容那一刻的震撼,他回憶著自己十一歲時,在藝術館看到中國畫時的感受,後來他得知那是臺北故宮收藏的一批中國歷史上最傑出的畫作。在看到那些畫的一刻,他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輛卡車撞到了」。

「偉大的藝術會向你宣示它自己,無需過多的介紹和解釋,它就會抓住你,把你拖向它。」儘管Waldron教授的專業方向並非中國藝術,但卻是藝術最先吸引了他,讓他意識到:「這是一個你必須予以關注的古老文明。」

對於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各地取得的巨大成功,許多城市都出現了一票難求的盛況,Waldron教授感到非常開心,有這麼多與他有同感的觀眾,這種感覺就和他與Twitchett先生都曾經歷過的一樣。「我看著舞臺上那些舞蹈演員的表演,傾聽著音樂,覺得這真的是不可思議的美妙,這些藝術家們簡直無所不能。」

捍衛真正的中國文化

上世紀七十年代,也就是Waldron教授攻讀研究生時,西方社會普遍認為中國是「落後」的,因為她缺少西方的古典文化基礎,沒有從古希臘、古羅馬,再到文藝復興和工業革命這樣明晰的發展脈絡。再加上中國古代的建築儘管不乏如阿房宮般氣勢恢宏的殿宇,但多為木質結構,容易腐朽和在戰火中被損毀,沒有留下像雅典衛城這樣矗立至今的遺跡。這讓許多西方學者誤認為,中國古代文明在機械技術等方面不及西方。

但Waldron教授認為,中國文明與西方文明分屬不同的體系,無法用同一標準來考量。中國的冶金和陶瓷等方面也都曾處於全世界的領先地位,而且拋去科技方面不談,中國古代文化的真正偉大之處更體現在一些軟實力之中,也就是以老子、孔子等人為代表的偉大思想家、哲學家們留下的卓越的人文思想。這些蘊藏著深刻治國和做人道理的典籍,深深地鐫刻在中國人心中,指導中國人世世代代安居樂業、平和安寧地生活著,一直延續了兩千多年,並影響了遠東地區的眾多國家。

Waldron教授認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核心理念是,當個人擁有了更高的道德水平,整個社會將得到最大的提升。所以每個人都應當注重自我提升和內省。
Waldron教授認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核心理念是,當個人擁有了更高的道德水平,整個社會將得到最大的提升。所以每個人都應當注重自我提升和內省。

而許多世界上同時期的文明,卻在此後陸續消亡,與今天生活在那裏的人們完全失去了根脈上的聯繫。「中國現任政權造成的一個很大的悲劇是,他們不讓中國人去學習這些經典了。」在經歷了文革的「批林批孔」等運動之後,傳統文化在中國被徹底地否定和摧毀。一切文化著作都必須以「政治正確」為先導,主旋律是為中共歌功頌德。那些流傳數千年的古代典籍,紛紛被冠上「封建主義」的大帽子,言古代必腐朽黑暗。這種意識形態的扭曲和滲透,從中小學生的課本便開始了,已經影響了中國幾代人。

Waldron教授讀過所有孔子的著作,他認為對於想學習中國文化的人來說,這些經典是必讀課。可惜他的一些中國學生反倒不這麼認為。「我的一些中國學生處在被監視之中,他們有時會衝我大喊,說我在污衊中國。」這些孩子們可能不知道,他們自幼接受的中共的教育和宣傳,是一直在用源自西方的共產主義理論來詆毀和破壞著中國真正的正統文化。如果他們真的熱愛自己的國家,那恰恰應該好好傾聽Waldron教授的建議,將真正的中國文化找回來。

對此,Waldron教授依然保持著樂觀的態度。他說儘管中國人經歷了文革等許多政治運動,中共宣揚的無神論也讓許多中國人不再敬畏天地,遵循道德。但儒、釋、道三種思想的深厚積澱,在中國人的內心中不會輕易被磨滅,也許等到恰當的時機便會甦醒過來。Waldron教授說,共產主義熱衷於摧毀一切,但中國文化中那些古老的道德和哲學思想似乎已經度過了最艱難黑暗的時期,逐漸萌發出新的活力。這一點在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中就可見一斑。

可惜的是,擁有數百萬觀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城市巡演的「神韻」,在當今中國卻是被禁止的,十幾億中國人被剝奪了領略自己祖先留下的輝煌燦爛的文化的機會。「這就像一場正邪的對壘,『神韻』表現的是光明與美德,自我的修行和提升;而中共則是專政濫權,是偽文化,毫無道德底線。我相信勝負是顯而易見的。」

「中共在統治著中國,但他們對於全體中國人來說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他們沒有權利要求所有人必須完全服從。」Waldron教授提醒中國人,應該把「中共」與「中國」區分開來。同時,他也呼籲許多西方學者應該認清中共的真面目,勇敢地站出來為正義和良知發聲。「人們都不願意說真心話,他們總是用各種方式來說服自己,這都不是問題,以後它會自己改變的。」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那些為滲透西方學術界而做的見不得光的事情,正在逐步被揭示出來。「中國那些特務們覺得美國人真是太蠢了,我們本來不應該畏縮甚麼,結果卻像是一個引線太長的炸彈,現在啞火了。」

「要對中國傳統文化充滿信心,那是你們從自己的祖先那裏繼承來的。不要對共產主義抱有任何幻想,事實證明它行不通,最終定會走向衰亡。」

有自由才有未來

上世紀八十年代,那是中國一個相對自由開放的時期。也就在那時,Waldron教授前往中國學習工作了很長時間。他告訴我們:「那時在很多方面都比現在開放,儘管中國的酒店和基礎設施等還不完備。而現在,(在經濟繁榮表象的掩蓋下)我想幾乎沒有人能意識到那裏有多麼的不自由,又有多少殘酷的事情在發生。中共政府可不會將那些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修建在麗思卡爾頓這種高檔酒店旁邊。」Waldron教授所說的器官移植醫院,是近些年國際社會關注的一個熱門話題。有各方面的證據顯示,中共在2000年之後開始有組織地活體摘除良心犯、異議人士的器官販賣,包括法輪功修煉者。

「這個問題的關鍵已經不在於它是否屬實,因為它就是事實。那些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遭遇的一切,簡直是最醜陋的罪行,堪比希特勒。我們為甚麼不為此發聲呢?我不明白。」在Waldron教授看來,法輪功是中國傳統價值觀在當代的最佳範例,儘管遭受了中共近二十年的殘酷鎮壓和迫害,他們卻未曾氣餒,更沒有被消滅。許多人依然堅守著自己的信仰,並通過各種和平的方式,向國際社會各界表達著中國民眾渴望人權、渴望自由的意願。

讓Waldron教授感到的欣慰的是,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於美國東岸時間晚上六點半表決,全體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徑;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已持續十七年的迫害,立即釋放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良心犯;決議還要求對中共器官移植系統進行可信、透明和獨立的調查。

「個體的提升是社會進步的關鍵。」Waldron教授強調說,當個人的道德水準提高之後,整個社會都會為之受益。法輪功的主旨「真、善、忍」可以幫助人們從內在改變自己,政府應當是予以鼓勵和提倡的。

「當今中國存在這樣的矛盾,一方面是傳統文化中對人性的尊重,另一方面則是強權鎮壓,殘酷迫害。」Waldron教授說,面對這樣的困境,他希望為中國人傳遞這樣一個訊息:「要對中國傳統文化充滿信心,那是你們從自己的祖先那裏繼承來的。不要對共產主義抱有任何幻想,事實證明它行不通,最終定會走向衰亡。我相信如果中國人獲得了自由,便會煥發出無窮的創造力。在此我要表示感謝,感謝你們輝煌燦爛的文明,讓我學到了那麼多。」

文 / Rui Chen 攝影 / Bill Xie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