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詠歎調 ——訪女高音歌唱家Sondra Radvanovsky

對於女高音歌唱家Sondra Radvanovsky來說,是對親人的思念, 是對人生的信念,是她淨化自己和他人靈魂的方式。

Text by Tara dos Santos
Photography by Michael Cooper
                                                                                                                                 Hair & Makeup by Sharon Ryman
                                                                                 Shoot Location Courtesy of Omni King Edward Hotel (The Crystal Ballroom)

作為當下全球最富盛名的女高音歌唱家之 一,Sondra Radvanovsky形容自己的舞臺風格是 「Sandy Singer」,具體說來就是要讓自己時刻保持狀態。可能很少有人會將歌劇演員與運動員聯繫起來, 事實上,當一位歌劇演員全情投入地在舞臺上高歌數 小時時,對其體力和耐力的要求絲毫不比運動員遜 色多少。同時,歌劇演員還要承受所扮演角色的激烈 情緒,例如:Sondra曾出演過意大利歌劇作曲家葛塔 諾.多尼采蒂的作品《羅伯特.德弗羅》,她在其中 扮演的伊麗莎白一世,經常是怒髮衝冠。

在舞臺之下,Sondra是一位傳統的,堅守自己內 心的人。在歌劇舞臺上活躍了近三十年的她,如今每 次登臺前,依然會向她過世的父親祈禱,希望父親的 在天之靈保佑她,「不需要來個全壘打,只要做到自 己的最好就行。」Sondra用棒球場上的術語來比喻自 己的表演狀態,也許這是來自她父親的回應吧!老人 家生前應該是個棒球迷。


從21歲首次出演一部完整長度的歌 劇,Sondra的職業生涯留下了一串輝煌的足 跡。她曾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南加州 大學學習過戲劇和聲樂,在1995年贏得了 Metropolitan Opera National Council Auditions 的 冠軍,這項每年一度的歌唱比賽由大都會歌劇 院評審團對年輕歌唱家們進行評比,許多人藉 此走上了更廣闊的舞臺,Sondra正是這其中的 一位。她在這之後,開始有機會擔綱歌劇主要 角色,如:文森佐.貝里尼的名劇《諾瑪》, 並登上了世界各地最頂級的歌劇院舞臺。

 

「我父親從沒聽過我在舞臺上的專業表 演。」Sondra說到這裏有些遺憾和傷感,但她 清晰記得自己在 8歲時,父親首次聽到她獨唱時 的情景。那是在她故鄉美國伊利諾伊州的一座 教堂裏,唱詩班的負責人很早就發現了她的歌 唱才能,並努力指導她。當Sondra第一次站在 佈道壇前演唱時,他的父親那天正在教會做義 工,手端籌款盤從門外走進來,迎接他的本應 是自己女兒那洪亮而強大的歌聲。

 

正當自豪的父親準備享受這一刻時,小 Sondra因為太緊張而忘詞了,更糟的是,情急 之下她還忍不住吐出了一個髒字。「我父親手 裏的盤子掉到了地上,整個教堂一片寂靜,只 聽到硬幣叮叮噹噹落下的聲音。」Sondra還看到 自己坐在臺下的媽媽,一副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 去的窘態。「那可真是一場神聖的混亂。」

 

 

 

儘管初次登臺的經歷險些引起「天怒人 怨」,不過這位 8歲女孩的歌唱生涯顯然沒受 到甚麼太大的影響。在今年秋天,Sondra將出 演加拿大歌劇院的新劇目,安東.德沃夏克的 《水仙女》。德沃夏克是捷克人,是Sondra 父 親最喜歡的作曲家之一。「我的父親也是捷克 人,我會跟他說捷克語。儘管他會對我說,你 是美國人,應該說英語。」Sondra告訴我們, 捷克語的發音是滿口,有些詞會有五個輔音音 節和一個元音。她的捷克血統和會講捷克語對 出演這部新劇是得天獨厚的條件,我們已經開 始期待她屆時的精彩演繹了。

 

對月訴衷腸

《水仙女》中的詠歎調《月之頌》是 Sondra的最愛。她告訴我們,這首詠歎調是水仙 女對月亮的傾訴:「告訴我的愛人我思念他,把 我的愛帶給他,告訴他不要離我遠去。」Sondra 說,這首歌是她扮演的水仙子向她的王子演唱 的,但她心中所想的,是自己正在對著父親演
唱。說到這裏,Sondra的聲音有些哽咽,她不僅思念父 親,也為母親的健康狀況而憂心。

 

前不久,Sondra去了一趟母親居住的芝加哥,並 決定將健康狀況每況愈下的老人安置到一個有輔助生 活設施的新住處。「這是我們都將經歷的事,對嗎?」 Sondra說人生的每個階段都將面臨不同的挑戰,而對 剛滿50歲的她來說,眼下最難熬的是眼看母親老去, 走入了生命的最後階段。

 

說起《水仙女》這部歌劇,Sondra與其還有另一 個聯繫。這部劇改編自丹麥童話作家安徒生的名作《小 美人魚》,而Sondra的母親是丹麥人。「這部劇真的 代表了我是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最著名的景觀之 一,就是海畔的小美人魚銅像,Sondra還記得在她小 時候,外婆會跟她讀這個故事。她感覺自己是如此幸 運,能在藝術生涯的巔峰時期出演這一部對她來說意 義非凡的劇目。

淨化靈魂的力量

Sondra生長在一個熱愛音樂的家庭,音樂尤其是 古典音樂一直縈繞在她的成長之路上。在她11歲時, 電視上的歌劇表演便引起了她的興趣。世界公認的 三大男高音之一,歌唱家多明戈在普契尼名劇《托斯 卡》中的表演,讓Sondra非常震撼。當時的《紐約時 報》評論說:「多明戈先生的演唱堪稱極情盡致,洋 洋盈耳。」Sondra問自己的母親:「那是甚麼樣的(演 唱)呢?我能做到嗎?」

 

25年之後,也就是在2005年,Sondra真的有了 一次和自己童年偶像共事的機會。她受洛杉磯歌劇院 邀請在普契尼的歌劇《三部曲》中扮演了安祖利卡一 角,多明戈那時正在洛杉磯歌劇院擔任總經理。

 

安祖利卡是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角色。其中有 一幕是安祖利卡在痛苦中想選擇自殺,但又後悔和表 示懺悔,她在這期間還看到了自己死去的私生子的幻 像。最終聖母瑪利亞寬恕了她,給了她的靈魂以撫 慰。當Sondra表演結束走下舞臺時,她發現多明戈正在 放聲痛哭,並一直哭了很久。「這真是一個令我終生 難忘的時刻。如果我能如此打動他,我想我做得應該 算是不錯的。」後來有媒體報道說,那天的觀眾席中 一片啜泣之聲。

 

「我很幸運,在很小的時候就找到了人生目標。」 當我們問起Sondra選擇當歌唱家的緣由時,她停下來認 真思考了一番,回答說:「當我在表演時,我希望能 打動人的靈魂,讓他們忘卻生活中的煩惱和憂慮,我 可以在那一刻與他們同在。音樂就是有淨化一個人的 靈魂和生命的力量。」

舞臺亦人生

「Sondra認為她至今為止扮演過的最難的角色是 在倫敦皇家歌劇院出演的《曼儂.萊斯科》中的主人公 曼儂。劇中的曼儂是一位年輕女性,為了過上優渥的生 活給一位年長的有錢人做情婦。「基本上,她一直過著 錯誤的人生。」

Sondra說該劇中有一些情色場景,原著小說在十 八世紀於法國出版時,曾引起爭議並被禁止。「演出 時,看到前排那些男性觀眾望著我,我真得覺得自己像 一件商品,在被人買賣。我每晚回家都會哭,跟我丈夫 說,我感覺自己很廉價、很沒用。」在有了這番演出經 歷之後,Sondra對去年席捲全球的#MeToo反性侵女性 活動,表示出絕對支持的態度,並希望更多人能為受害 女性提供幫助。

 

作為一名歌劇演員,除了可以在舞臺上體驗到 不同的人生,有時現場演出的一些小意外,也是很 有趣的經歷。儘管自從 8歲時搞砸了教堂裏的演出之 後,Sondra的演藝生涯沒再經歷過那麼嚴重的「事 故」。當然,這也是因為她應對突發情況的能力比那時 強太多了。有一次,因為升降臺發生故障,和Sondra 同 臺演出的歌唱家被卡在了舞臺下。她巧妙地背對觀眾, 演唱出那位歌唱家的唱段,再轉身面對觀眾演唱自己的 唱段,直到那位歌唱家來到臺上。

 

還有一次,她演一場「打戲」,需要拿刀去刺 對方。結果因為手一直在出汗,刀子從她手中飛了 出去。幸運的是,她和對手演員都能臨場應變,爭前 恐後地衝上前去搶奪落在地上的刀,反倒讓演出更 真實和精彩了。Sondra對我們說,無論她在舞臺上扮 演誰,她都不會忘記自己究竟是誰,不會讓「Sandy Singer」壓倒和取代真正的Sondra 。

 

 

「我認為信念和精神在我們這一行裏尤為重要。 在舞臺上,很容易被那種炫麗浮華和光彩奪目所迷失, 讓你忘記自己的立足之本。」Sondra告訴我們,她很幸 運,有一位好丈夫。「每當我飛得太高,他會把我拉回 到地面上。」夫婦二人現在定居在大多地區,對Sondra 來說具有特別意義的歌劇《水仙女》,也即將在今年秋 天於多倫多市中心的四季表演中心上演,也許多倫多很 快就要變成Sondra的第二故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