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旋的夢想 —— 訪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杜增麗

曾經的小胖妞追隨著姐姐的腳步,開始了一段 艱辛又充滿快樂的追逐舞蹈夢想之旅。

在杜增麗十三歲那年,她的姐姐加入了全世界最頂級的中國古典舞表演團體——總部位於紐約的神韻藝術團。看著姐姐回到家鄉德克薩斯州休斯頓演出時,那在舞臺上曼妙翩躚的身影,臺下的小胖妹杜增麗羨慕不已,心中暗下決心,總有一天也要像姐姐一樣,穿上五彩飄逸的中國古代服飾,在舞臺上向全世界展示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偉大與美好。

「接下來就是減肥了。」如今杜增麗微笑著說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就是靠跑步和節食來減肥的,這大概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了。過程真的是非常非常辛苦,不過一想到我的目標是要和姐姐一樣做最棒的舞蹈演員,就是再苦,我也能咬牙堅持下來了。」最終,花了一年時間,足足減掉了20磅的杜增麗如願以償地考入了紐約飛天藝術學院,開始了自己的專業舞蹈演員生涯。

杜增麗的父母都很有學識,從小就注重對女兒的教育。但杜增麗感覺跳舞比做數學題更費腦子。中國古典舞有很豐富的內涵,需要演員注意自己每一個動作的細節,同時還要思考如何在舞臺上塑造出人物性格。 Photo by Bill Xie

舞蹈中得到的提升

「當我開始專業的舞蹈學習之後,發現它真是比我之前在學校學的所有功課都難得多。」Teresa感慨地說:「我過去學的功課,只要聽老師講就可以了,不用自己去親身嘗試。但對於舞蹈來說,即便有時我很努力去做了,也不能一下子就掌握,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練習。即使是現在,我有時也感到自己動作不是很協調,需要在課餘時間對著鏡子反覆看自己的舞姿去糾正。」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在開始專業學習舞蹈之後,杜增麗發現之前減肥經歷的痛苦簡直成了小兒科。如今,她的運動量早已遠遠超過了之前的跑步,包括大量的拉伸、跳躍、翻騰等柔韌性和技巧的訓練,平均下來,每天都要練5小時以上。「在學校裏,每個人都必須保持高度的專注。在這裏,不會有人整天抱著手機在玩,那樣的話,你很快就跟不上大家了。」

杜增麗還笑稱自己學習舞蹈之後,改掉了許多之前的壞毛病。「人就像一個空茶杯吧!如果裏面已經裝滿了茶水,不管是好茶還是壞茶,你都沒有可能再往裏注入新茶了。人的頭腦也是一樣,你要想往裏裝新東西,比如跟舞蹈相關的東西,就要把之前的東西都倒出來,當然最好是把那些不好的倒出來。」

從杜增麗的親身經歷來看,她似乎通過學舞蹈解決了現代人的兩大通病「拖延症」和「手機依賴症」。「在之前的學校,我總是會在最後一刻才去複習功課,這讓我養成了拖延症和耍小聰明的壞習慣。來到飛天之後,我把這些都改掉了,因為舞蹈可不能在演出開始前一天再去練習啊!小聰明更是沒有任何用處。我過去還喜歡玩遊戲、刷劇甚麼的,現在也都不玩了。我發現這樣可以節省大量的時間,做些更能讓自己充實提高的事情。」

在學校裏,每個人都必須保持高度的專注。在這裏,不會有人整天抱著手機在玩,那樣的話,你很快就跟不上大家了。

無處不在的家人

比一般早早離家,前往異地求學的孩子幸運,杜增麗和自己的姐姐在一所學校就讀,這讓她可以時時感受到來自親情的溫暖。「我的姐姐幫助了我很多,每次我遇到困難時,不管是舞蹈上的,還是其它方面,她都會來幫我。我非常感激她,因為她總是不管自己有多忙,只要我需要,她就會抽時間來照顧我。我很尊敬我的姐姐。」

除了親姐姐,杜增麗說自己來到飛天藝術學院之後,最大的收穫就是又有了更多的姐妹。「我現在有了十四、五個姐妹吧!」兩年前,杜增麗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成為了和姐姐一樣的,全世界最優秀的中國古典舞演員之一,入選神韻藝術團開始了全球巡演的旅程。

「我們去年有五個團在全球130多個城市巡演,總共演出了500多場。」杜增麗說,每年巡演大約都要半年時間,結束回來,就要開始排練全新的節目,準備下一年的演出,如此緊湊的日程安排,的確是非常辛苦。「但團員們之間都相處得

在杜增麗眼中,成為一名優秀的舞蹈演員的最好方法就是純淨思想、排除干擾、保持專注。Photo by Bill Xie

很好,大家彼此關心,互相鼓勵,比如每次上臺前,我們都會一起喊『加油!』,這種家人一般溫暖的感覺,真讓人覺得快樂開心多過了辛苦。」

說起家人,杜增麗不禁想起了父母。儘管她生長在美國,但她從中國北方移民到美國的父母卻從沒放鬆對她進行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在杜增麗年紀很小時,她的父母就教她中文,讓她背誦唐詩,後來還學習了古箏。「我年紀還小時,沒法理解我的父母為甚麼要讓我學那麼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我記得我曾經對他們說:『我是個美國人,我不需要學這些。』但現在我真的很感謝我的父母讓我學古箏,這讓我更懂音樂,對跳舞很有幫助。在飛天,我意識到中國古典舞和中國的歷史文化密不可分。例如:中國古典舞講究『欲左先右、欲上先下』,這和中國古代書畫中的運筆一樣,都是來自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道家思想,就像否極泰來,物極必反,世間萬物都在變化中,各種狀態都是交融的,像太極一樣圓轉流動。」

每年在世界最著名劇院的舞臺上,以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的身份為觀眾送上精彩的演出,是杜增麗感到最自豪和幸福的事情,也是她每天堅持辛苦練習的動力。 Photo by Bill Xie
杜增麗十四歲便離開父母前往紐約飛天藝術學院學習中國古典舞。在新的環境中,姐姐的幫助和同學們之間深厚的友誼讓杜增麗感到非常快樂和幸福,從沒有犯過思鄉症。Photo by Bill Xie

飛旋的彩絹

也許因為父母是東北人的關係,生長在美國的杜增麗與那片遙遠的黑土地總有著一種莫名的親切之感,表現在舞蹈上,就是她非常喜歡神韻藝術團幾乎年年上演的經典手絹舞。

手絹舞源自東北民間的秧歌,對演員的技巧要求很高。為了讓軟綿綿的手絹在指尖飛旋如繽紛的彩盤,甚至像飛盤一樣從手中拋出,飛旋一圈再接到手中,演員們需要做大量枯燥重複的練習。儘管身為得天獨厚的美國「東北人」,杜增麗在手絹舞的練習上也絲毫不敢鬆懈。「我經常左右手拿兩個手絹不停地旋轉來練習,一次轉1000下,如果中途手絹不小心掉了,就從頭開始計數,繼續轉,直到完成1000下。不止是我這樣,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練的。」

辛苦的練習換來了豐碩的回報,每當「神韻」舞蹈演員在舞臺上做出各種高難度的技巧,世界各地的觀眾都會報以雷鳴般的掌聲,這也是杜增麗最開心的時刻。「手絹舞真是很可愛,非常令人興奮。我們在舞臺上表演手絹舞時,儘管每年的編排都不同,但那種歡樂喜慶的氣氛是始終不變的。」

因為手絹舞的技巧難度很高,即便是平日練習得再充份,演出時因為緊張、場地和狀態等原因,有時也難免會發生失誤,這時杜增麗和她的夥伴們一方面會感到很遺憾,但同時也會互相打氣,幫助失誤者盡快從陰影中走出來。「如果有人失誤,其他人都會鼓勵她,甚至在舞臺上小聲對她說『加油!』。這真是非常感動,我們是一個團隊,大家都是從整體出發,沒有人只關心自己,都會主動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在「神韻」表演的眾多中國古典舞、民間舞,以及舞劇中,杜增麗最喜歡源自她故鄉中國東北的手絹舞。控制手絹需要很高的技巧。圖為「神韻」舞蹈演員在表演手絹舞,旋轉的手絹如盛開的花朵。(c)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父母從小對杜增麗的關於中國傳統文化和藝術的教育,幫助她如今更好地學習和理解中國古典舞。(c)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對於如何應對演出壓力,杜增麗還總結出了自己一套調節心態的方法。「每個人跳手絹舞時都會緊張,我也一樣。我覺得克服這種緊張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想自己。比如在舞臺上轉手絹時,不要想『哦!我在轉手絹,可千萬別掉了。』就去想『大家一起加油!』這樣就會忘記緊張了。」

除了歡樂的手絹舞,在「神韻」演出中也有一些根據中國歷史傳說和當下社會現實而改編的舞劇。在去年的「神韻」巡演中,有一個舞劇便深深打動了杜增麗。「那個舞劇表現的是一位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被抓進了監獄。獄警非常殘酷地折磨他,最後竟把他的眼角膜強行摘除了,販賣給其他人來賺錢。我記得我第一次看這個舞劇時,我哭了,之後腦海中反覆浮現出舞蹈中的場景。我知道這是真實的,就是當下中國正在發生的真實情況。這太讓人揪心了,我沒法想像這種殘酷的迫害給這位法輪功修煉者和他的家人帶來了多大的痛苦。」

對於今年即將開始的巡演,以及自己未來的舞蹈之路,杜增麗坦言:「中國古典舞是一種歷史久遠,內涵非常豐富的藝術形式,我想對於一位舞蹈演員來說,永遠都有提升的空間。而作為一名剛加入神韻藝術團不久的新人,我只是希望自己能一直達到『神韻』每年都在不斷提高的新標準,讓自己盡可能久的跳下去。」

每次站在舞臺上,音樂響起,大幕拉開,一切辛苦在這一刻煙消雲散,杜增麗每每會感到自己的身體充滿了能量。她很榮幸能夠通過這種方式來影響到觀眾的生活,用中國古典舞的形式為觀眾講述中國的神傳文化,講述堅持信仰,在逆境中永不言棄的人們的動人故事。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