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不懼 —— 訪「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陳美容

 生長在法國的陳美容,自幼熱愛運動,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與中國古典舞結緣,如今已經成長為一名傑出的中國古典舞藝術家。 生長在法國的陳美容,自幼熱愛運動,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與中國古典舞結緣,如今已經成長為一名傑出的中國古典舞藝術家。

初見陳美容的人一定會禁不住讚歎她美麗的容貌和優雅的氣質。身為中法混血兒的她,擁有一張兼顧東西方審美觀的完美臉龐,還有著多年舞蹈生涯練就的完美身姿。對於自己十幾年的舞齡,陳美容在感慨時光飛逝的同時,也表達了自己對舞蹈藝術由衷地熱愛之情:「我真的喜歡跳舞,我希望自己能一直從事這項事業。」

走過十年

陳美容生長在法國,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中國人,中西合璧的家庭環境,讓美容的生活交織在東、西兩種文化之中。她能流利地講法語、漢語和英語三種語言,性格上則有著西方人的率直果敢和東方人的謙虛堅韌。「可能是媽媽對我的影響更大一些吧!我還是感覺自己更像中國人。媽媽比西方的父母要嚴厲,不會給我太多的稱讚,這讓我從小更懂得謙虛,不會覺得自己有甚麼了不起。在我來到紐約生活、學習之後,這種品格幫助我很多。」

美容說自己從小活潑好動,特別喜歡體育活動。「我從小膽子就很大。有次去公園玩,在一個很高的遊樂設施上,有人問誰敢跳下去,別人都不敢,我毫不猶豫就跳下去了。我還敢站在飛馳的自行車上。」

2007年,美容隨父母觀賞了神韻藝術團在巴黎的演出,這讓自幼生長在海外的她第一次有機會看到了中國古典舞。「我當時就覺得舞臺上的演員特別美,媽媽的一位朋友又說我的條件特別適合跳舞,我就決定去報名試一下。」

誰曾想,美容這一去紐約就是十年。在這十年裏她逐漸成長為了一名世界頂級中國古典舞舞蹈演員,同時也見證了神韻藝術團的巨大變化和成長。美容告訴我們,她剛來時,已經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們匯聚在了「神韻」,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想復興真正的中國神傳文化,並傳播到全世界。這是一項格外有意義和神聖的使命,因為在過去六十年裏,中共政權幾乎已經將這些珍貴的傳統文化摧毀殆盡,只有身在海外的他們才有機會在自由的社會裏,進行這樣不受中共干擾的純淨的藝術創作。

如今,神韻藝術團早已成長為世界最頂級的專業藝術團體,每年在世界各地巡演的演出團,從最初的一個,增加到了如今的五個。每個團都配備有現場伴奏的交響樂團。看到「神韻」如今的發展,作為團體中資歷最老的成員之一,美容感到無比欣慰。「有時,我在臺上跳舞時,會往周圍看一下,覺得身邊的演員都像是我的小妹妹。看到她們就像是看到了未來的希望。身為老成員,我們要儘量把積累的技巧和經驗傳遞下去。」

 

“我曾認為事情做的越多就是能負責、有擔當的表現,但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我越來越發現,負責任不是看能做多少事,而是在做事過程中的選擇。是否考慮到了別人的需求?”

 陳美容至今已經連續十年參加美國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演,見證了藝術團從成立之初到如今發展壯大、享譽全球的全過程。 陳美容至今已經連續十年參加美國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演,見證了藝術團從成立之初到如今發展壯大、享譽全球的全過程。

勇於擔當

「我自己本來就有一個妹妹,在我十一、二歲的時候,媽媽工作特別忙,我就要負責照顧妹妹。也許是習慣了吧,我真心很喜歡照顧別人。」選擇照顧別人,往往意味著要付出更多。「跳舞的同時,我還做過許多其它的工作。比如當一個演出團的隊長,當指導老師等等。每做一個全新的工作,我總是會學到很多新東西,也感覺自己在這過程中越來越成熟。」當我們問起美容在繁忙的排練和巡演中,還要做額外的工作,是否曾感到抗拒和疲憊時,她卻很開心地說:「沒有的,我喜歡去管事。我曾認為事情做的越多就是能負責、有擔當的表現,但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我越來越發現,負責任不是看能做多少事,而是在做事過程中的選擇。是否考慮到了別人的需求?別人是怎麼想的?這樣做,別人能承受嗎?這種對他人的理解和照顧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有擔當。」

除了待人接物和處理事物方面的成長,身為舞蹈演員的美容,自然對自己在舞蹈藝術上的提升感到很開心。「我從小就愛學習,喜歡去學校聽老師講一些之前不知道的東西,覺得很新鮮,很有趣。我想這也是中國古典舞吸引我的一個原因吧!她的內涵真的是太豐富,永遠都有需要學習的東西,提升的空間是沒有極限的。」美容舉例說:「任何一個舞蹈動作都會有一個發力點,動作就是從那裏開始的。我十幾年跳下來,這個發力點一直在發生變化。最初,我關注的是自己手的動作,覺得把手的動作做好了,就會出來中國古典舞的那種韻味。後來發現只是手還不夠,要從手腕開始發力,再是小臂,整條手臂,然後延伸到肩膀。每次發力點延長一些,動作就會多出許多變化,需要再去反復揣摩和練習。」

「學習舞蹈是要有那份熱情的,腦子中要時時刻刻去思考,儘量賦予每一個動作更多的內容和含義。」美容說。

 陳美容在2014年「神韻」舞劇《金猴除蟾妖》中的精彩表演。圖中她正在表現由蟾妖假冒的公主企圖欺騙唐僧師徒。 (c) copyright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陳美容在2014年「神韻」舞劇《金猴除蟾妖》中的精彩表演。圖中她正在表現由蟾妖假冒的公主企圖欺騙唐僧師徒。 (c) copyright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許多看過美容現場表演的觀眾,都對她在舞劇中表現出的出色的角色塑造能力讚歎不已。2014年巡演中,美容在舞劇《金猴除蟾妖》中扮演一位公主。這個故事取材自《西遊記》:妖怪擄走了公主,假扮成公主的樣子想對唐僧不利。真假公主前後的正邪變化,妖怪在被孫悟空識破時的驚慌失措,都被美容演繹得活靈活現。2016年,美容出演了舞劇《嫦娥奔月》中的嫦娥。從開始與丈夫后羿間的幸福恩愛,到後來喝下仙藥不得不夫妻天人永隔的悲傷,都在美容精湛舞姿和生動表情的演繹下格外引人入勝。說到自己為甚麼如此擅長塑造角色,美容笑著說:「我想這恐怕是我身上那一半西方血統的功勞。西方人表現自己的情緒會比較直白,生氣了能看出來,高興了也能看出來。我平日就是個情緒比較外露的人,舞臺上,我只要讓自己進入那個角色,就很自然演出來了。」

但美容又強調,中國古典舞的表演還是要有中國的特點。「我曾看過一位西方長大的演員表演中國古典舞,她的情緒表達得很清楚,但一看就是西方人表達情緒的方式,不是中國的。這就是中國古典舞的韻味,來自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積澱,帶有濃郁的民族特色。有時很難用語言來表達,但只要身上流淌著這樣的血脈,那就自然會有,只是需要通過訓練來學會把它釋放和表現出來。這是我們『神韻』想要展現和表達給世界各地觀眾的,是真正正統的中國文化。」

 中國古典舞需要舞蹈演員不斷修煉自己的內心,由內而外地提升自己的舞蹈技藝和藝術造詣。 中國古典舞需要舞蹈演員不斷修煉自己的內心,由內而外地提升自己的舞蹈技藝和藝術造詣。 神韻藝術團的舞劇皆取材自中國的歷史故事和傳說,陳美容通過中國古典舞豐富的表現力,在舞臺上為觀眾們活靈活現地呈現出不同角色的性格特點。 神韻藝術團的舞劇皆取材自中國的歷史故事和傳說,陳美容通過中國古典舞豐富的表現力,在舞臺上為觀眾們活靈活現地呈現出不同角色的性格特點。

東方與西方

自幼生長在西方文化的鼎盛之地法國,後又沉浸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長達十年,說到東西方文化間的差異,美容感觸頗多。「簡單說來,西方人像是生活在一個方框裏,甚麼事都比較循規蹈矩;東方人就是一個圓,處理問題比較靈活。」美容說,自己回法國休假時,有一天想出去買甜點吃,結果奶奶不讓她去,說那個時間不是吃甜點的時候,是不可能買到的。

每天只能在固定的時間吃甜點,在中國人眼中可能顯得太「僵化」了些。不過,在凡事注重規則和儀式感的西方人心中,這是很合理的事情。在舞蹈藝術中,這種東西方的差異也同樣存在。例如:中國古典舞和西方的芭蕾之間也有著類似的差異。「中國古典舞動作都是很圓轉的,有種流動感;西方的芭蕾舞動作就更直線一些,很嚴謹準確。」

 陳美容在2016年「神韻」舞劇《嫦娥奔月》中飾演嫦娥。(c) copyright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陳美容在2016年「神韻」舞劇《嫦娥奔月》中飾演嫦娥。(c) copyright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陳美容在2016年「神韻」舞劇《嫦娥奔月》中飾演嫦娥。 (c) copyright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陳美容在2016年「神韻」舞劇《嫦娥奔月》中飾演嫦娥。 (c) copyright by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美容為我們講解了一個具體的動作。中國古典舞中有一個叫做「斜探海」的動作和芭蕾中的動作「阿蒂迪德」(Attitude)非常相似。同樣是一條腿向身後抬起,一手平舉,一手抬高。芭蕾會注重動作完成得準確到位,姿態優雅舒展,頭部端正,目光平視;中國古典舞則更注重演員要做出那種自然的韻味,頭部微微低垂,眼睛看向斜下方,胳膊、腿和手型都會添加一些微妙的小變化,為的是用這些細節表現出女性那種略帶內斂與羞澀的意境。這種擰、傾、圓、曲的韻味,以神領形,以形傳神,和中華文化含蓄圓轉、陰陽不息的理念暗合,也正是中國古典舞的靈魂所在。

採訪結束時,陳美容告訴我們,在2018年的全球巡演中,她除了擔任主要舞蹈演員,還擔當起了巡迴經理的職務,負責協調團隊在巡演期間的相關事務。對於這份新責任,美容還是一如既往地充滿了信心和熱情。「我是個來甚麼做甚麼的人,就是著眼當下,把每一件手頭的事情做好。往往越是不想那麼多,過程中也就沒有那麼多負擔,事情反倒進展得比較順利。希望今年的巡演也會像之前一樣圓滿成功!」

Chinese Text by Rui Chen   Photography by Hugh Zhao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