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靈犀舞自通

訪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劉明娜

鏡頭前的劉明娜是一位嬌俏可人的女孩,明亮的眼睛、甜美的微笑。談話間時不時俏皮地吐吐舌頭,開心地講述著自己的故事。她告訴我們,過去的她可不是這個樣子,脾氣不好,還不善與人交際。

 

 

劉明娜出生在美國加州,2010年考入紐約「飛天藝術學院」時,她對自己故土中國的文化並不瞭解,只會講一些中文。說到為甚麼會去學習中國古典舞,劉明娜告訴我們,很大一部份原因來自於她的哥哥。早在2006年,劉明娜的哥哥便開始了專業中國古典舞的學習,後來加入了美國「神韻藝術團」,每年前往世界各地巡演。

鑒於哥哥如此有舞蹈天賦,父母在劉明娜很小時,就送她去學芭蕾,後來又學了一些中國古典舞和民族舞。2007年,劉明娜的父母因掛念在紐約的兒子,將家搬到了紐約。不想這個決定對劉明娜的成長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之前在加州,我的家離學校很近,同學都住在附近。放學後,就會在一起玩兒。來到紐約後,我家住得比較偏僻,每天去學校上半天課,回家也沒有甚麼人玩兒,覺得很孤單,後來都變得不太會和人相處了。」

封閉在家的劉明娜說自己那時脾氣很不好,整天不是坐在電腦前消磨時間,就是和媽媽頂嘴。她現在想想挺後悔,覺得自己當時怎麼那麼不懂事呢?就當劉明娜感到新家的生活又無聊、又憋悶的時候,從「飛天藝術學院」傳來了招生的消息。在家人的鼓勵下,劉明娜決定去試一試。結果她很順利地通過了入學考試,像哥哥一樣,走上了專業舞蹈演員的道路。

 

 

新的旅程

「記得剛來『飛天』,我才12歲,許多同學很想家,我卻沒有。一方面,可能因為哥哥也在這裏;另一方面,覺得自己終於離開家了,不用被媽媽管了,還有這麼多同齡人可以一起玩兒。」在新學校學習生活一段時間後,劉明娜發現了許多自己在家時,沒有意識到的問題。「我在家裏是小女兒,父母還是比較寵我的。到了學校和老師、同學生活在一起,才發現,自己的脾氣真是不好啊!對老師也不懂得講禮貌,現在回想一下,太尷尬了。」

與此同時,在開始專業的中國古典舞學習之後,劉明娜也發現和之前學的舞蹈完全不同。「我的身體柔韌性不錯,但比較鬆,不會用勁兒,比方跳躍時,需要用腰勁兒,我不知道怎麼用。但老師特別有耐心,不停地對我說:『收緊,收緊。』說到最後,讓我覺得如果我再做不到,真是我自己不夠努力,不夠用心了。」

中國古典舞的動作非常細膩,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往往包含著很多的細節。這讓脾氣不好的劉明娜不得不慢下來,認真揣摩。「我們平日裏學習和練習時,動作摳得非常細。比方一套組合動作,今天老師會看到你有一個問題,告訴你,然後,你去練,改正。第二天,老師又會告訴你哪裏需要提高,就是這樣一點點不斷地打磨,感覺每個動作都可以無止境地雕琢下去。」

 

 劉明娜在2014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
劉明娜在2014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

 

融入集體

在「飛天」學習了一段時間之後,劉明娜終於像哥哥一樣,入選「神韻藝術團」,開始了自己的世界巡演之旅。她說自己最初只參演三、四個節目,每次登臺都很緊張。「因為『神韻』的舞蹈看上去非常整齊劃一,如果自己做得不夠好,就會打亂整個隊形。」劉明娜解釋說,中國古典舞有身韻部份,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可能同一個動作,每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做出來的感覺也很容易不一樣。「對我來說,剛開始的時候特別難。因為要先注意自己的動作、節奏對不對,同時還要看到跟前後左右的距離、步調是不是一致。那時,我在練習時經常看著對面的鏡子,心裏揣摩,我為甚麼看上去不在隊形裏啊?總是和周圍人不一樣呢?然後,努力讓自己跟上整體的感覺。」

後來,劉明娜發現了舞蹈整齊劃一的秘密。「原來整齊不僅僅是大家的動作要完全一樣,移動的腳步總是沿著準確的路線。實際上是,如果舞臺上第一個人沒有站在原定的位置,那後面的人就要跟著她的位置站,只要大家都配合她的位置,觀眾看上去還是很整齊的效果。這需要我們平日裏形成一種互相之間的默契,到時自然就會做出相應的調整,去實現整體的效果。」

要做到和其他人形成默契,這對之前「離群索居」的劉明娜來說並不容易。「我本來就是一個顧慮比較多的人,有時會想得很多,也不太自信。平日裏,大家都會把自己跳舞時的樣子錄下來,找出問題,或者讓同伴來看自己跳舞,給自己意見。別人給我意見時,我覺得對我幫助很大。但我看到別人的問題,就不太敢講,總怕自己說錯了,誤導人家。」好在同伴們知道劉明娜的想法後,紛紛鼓勵她,勸她無須這麼拘謹。「過了一段時間,我終於想通了,把別人的問題告訴她們才是最好的做法,只要我的出發點是真心為了她們好。說了之後,也不要介意別人是否肯接受。有時別人不接受,還是因為自己表達的方式不夠好吧!下次做得更好一些。」劉明娜笑著說。

 

 劉明娜在2014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
劉明娜在2014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

 

齊心協力 

「神韻」演出時,節目很豐富,銜接很緊湊,參加演出的演員人數卻並不多,幾乎每個舞蹈節目都是全員登場。劉明娜為我們透露道:「尤其演舞劇時,要在場景之間及時地換裝。比如2014年《哪吒鬧海》這個節目,六分鐘的舞蹈就有五、六個場景。我在第一個場景中扮演一個海邊玩耍的孩子,第三個場景就要演龍宮中的宮女,中間也許就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去換上完全不同頭飾和服裝,需要後臺很多人的幫助才可以完成,很多時候,是我們演員之間互相幫忙換裝。」

這次演出在劉明娜的記憶中,還不是最緊張的時刻。「有一次演出,下一場舞蹈的一位主要演員只有十幾秒的時間換裝。可是,她在剛結束的表演中劃傷了胳膊,流出了血。為了演出的完美,她換衣服時,不能讓血沾到下一場的演出服上。我記得,當時後臺所有能幫忙的人,全部來幫忙,大家在很短的時間內用繃帶包紮好她的傷口,為她換好了演出服,演出順利進行下去了。」 

如今,劉明娜已經在「神韻」的舞臺上翩然起舞了四年,並且繼續每天投入地練習著舞蹈,她說:「變化不會自己發生,需要辛苦地練習。練習不僅僅是練動作,如果一天練一百次,一百次都是錯的,那也不會進步。而是要用心去思考,去不斷發現自己的問題,不斷改正。這樣打磨下去,會發現每個舞蹈動作都會煥發出越來越明亮的光彩。」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

NEWSLETTER

注册为我们的每周通讯

  • Silvia Lotus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