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用金剛之心 造方外珠寶

Natacha Wu

訪當代華裔珠寶大師陳世英

他曾是一位藝術家,嚮往著身在方外的恬淡人生。一次朋友的引薦,讓他終與珠寶因緣際會。且聽當代華裔珠寶大師陳世英先生為我們講述,那深藏在璀璨珠寶中的泰然了悟。

 
 
「有一句話說『大道無門,唯愛是路。』我經營著一種愛天、愛地、愛萬物、愛人的情懷。」
——陳世英
 

記得去年七月,於巴黎初見陳世英(Wallace Chan)先生。他給我們講述了「真空妙有」項鏈的創作過程。他說:「珠寶設計也是一種魔術。因為人用心做人的時候,用心做事的時候,每一個人都是魔術師,再不可能的事,心有意志,肯定可以行的。」當時聽來頗感振奮。如今,光陰荏苒,再憶彼時談話,已是新年將臨。海外漂泊已久,對於故土的文化哲思總是飽含別樣的情懷,更況且是陳先生這般璀璨光耀的英華之見呢!

陳世英先生的人生可謂一段傳奇,他畫過國畫、油畫、素描和裝飾,曾經雕刻過翡翠、珊瑚,也雕過佛塔的佛像和神鵰。更曾經出過家,又還了俗。後來,朋友帶來一位對他工藝非常欣賞的新加坡人,請他把兩顆鑽石製成一對耳環。陳先生潛心琢磨和製作,精湛的工藝和設計使鑽石光彩驚現於世,客

戶很滿意。而陳先生也就此開始了他的珠寶製造生涯。

品位:您是怎麼和古董、寶石結緣的?

陳世英:以前我到處去找好寶石,很難找,但是即使找不到,我也在每件作品上下很多功夫,把它呈現至最好。慢慢地人們都知道我作品的工藝和創意是有靈性的,那些有好寶石和大寶石的人就來找我,包括很大的拍賣行。所以我想,想做到最好的,想做最好的作品的人,自會有好的東西來找你。

品位:您覺得自己的珠寶最珍貴的價值是什麼?

陳世英:價值的概念是相對的。有些東西,可能要付出巨大的金額來換取,但還是物超所值。有些東西我們沒法為它定價,好像是母親送給你的一枚戒指、一條手鏈,別人給你很多倍的價錢,你會願意賣出去嗎?在這個世界上,情感紀念和精神的價值,遠遠超過金錢的價值。
我希望珠寶的意義可以普及化,達到一個教育後世的功能。我在乎一種心靈上的交流和契合,那是最彌足珍貴的。

夢謠天馬頸鏈由一顆35.15克拉的瑪瑙,32.95克拉的海藍寶石、粉紅色碧璽、黃鑽、鑽石、藍寶石和石榴石打造。

「乾坤日夜浮」吊墜項鏈,由一顆135.4克拉的海藍寶石(世英切割)、紫水晶、鑽石、藍色拓帕石、藍寶石和蛋白石打造。

品位:那段出家的經歷對您的創作有甚麼影響?

陳世英:在出家的時期,我拋棄現實的一切,學懂「捨」。而有所捨才能有所得,只有通過犧牲才能成就。有一句話說「大道無門,唯愛是路。」我經營著一種愛天、愛地、愛萬物、愛人的情懷,我希望別人看到我的作品時會說:這是一個內心有愛,胸中有情的人做出來的東西。

品位:您會主動去尋找客戶嗎?

陳世英:其實我沒有很認真地去找客戶,在我這個年紀,為了只是求賣一個東西而努力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十四年以來我住的房子都是沒有沙發的30來平米的小房間。曾經有一個人問:「你不是很有錢嗎?」我說:「是,但是這錢不是當屬自己的使用。」錢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用處,臺灣有些人很有錢,但是他把錢用在蓋學校等慈善用途。

品位:您認為優雅是甚麼,怎樣用珠寶來表現?

陳世英:Elegance(優雅),是從外在到內在所散發出的一種氣質。我們多數用優雅去形容一位女士的舉動和談吐,用高雅去形容她的情操和內涵。看珠寶也是一樣,我們從珠寶的光、色、形態,判別它有多優雅,其中包括寶石和工藝的優劣;我們從珠寶的精神意義、情感價值和創意去判別它有多高雅。但萬物的好壞,都是建立在人的修養上,高者高、淺者淺。珠寶是人類文明的象徵、歷史的記載。好的珠寶,有著傳承和教育的使命,人賦予它深層的意義,人的精神成就它的氣質。

比如「乾坤日夜浮」用我在1987年成功發明的「世英切割」(Wallace Cut)做為主題。女神的形像是來自古希臘雕塑的啟發,其本身在歷史上早已成為一種高雅的象徵。我相信人類歷史上有很多的神,都是真有其人,在世時以超越一般人類所擁有的意志和能力幫助人,擁有高尚的情操,最終成為無上的形象,東西方都包括在內。

我以「世英切割」將女神高尚的形象表現出來,這張臉更折射出四面女神,表達出她是四季的主宰,表現出人間永恆的變幻。這解釋一種「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的情感,乾坤就是天地,天地是浮動的,但天地也是不變的。

好的珠寶,有著前所未有的獨特創意,訴說人類的前世今生,表現萬物的因緣,這份內涵,在人的心靈引起徘徊不散的共鳴、感動和愉悅的記憶,成就高雅。

「浪裏淘花」肩針,一顆6.68克拉黃鑽,鑲嵌黃鑽、紅寶石、粉紅剛玉 。

「御帶花」戒指中心藍寶石5.8克拉, 戒指由紅寶石、祖母綠、彩鑽、黃鑽及粉紅剛玉打造。

品位:用東方哲學創作的珠寶和西方的珠寶有甚麼不同?一件珠寶做到甚麼程度您才會覺得滿意?

陳世英: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在珠寶的冶金、工藝方面,西方世界功力深厚,我們必須向西方汲取知識,但我也會運用中國的傳統技法,例如中國建築的榫卯技術,把它移植到珠寶的創作上。如果說,我在說故事,那就是再普通不過的自然的故事、人類的故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花開花落,年代更替,過去就不再來,一件珠寶做出來,讓當下得了永生。

佛語:「無常才是正常。」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不僅世事沒有規律,世間普通的東西其實也可以完全沒有重覆性和複製性。比如葉子,比如指紋,完美而充滿變化。我覺得重覆是生產,不是創作。我習慣做到不重覆,每一件珠寶作品,都是對生命的一個交代。人生最多只有三萬多天,每過一秒就少一秒,我習慣在持續的壓力中再持續為自己加壓,盡力在每一分、每一秒發揮到淋漓盡致。

品位:您最後想和讀者分享的人生感悟是甚麼?

陳世英:下一分鐘的成就,建立在這一分鐘的開始。

與陳世英交談如遇久違的朋友,最後他雙手合十與我們道別。

© Wallace Chan

「真空妙有」頸鏈,髮晶1顆211.74克拉,中心黃鑽重10.05克拉。項鏈上鑲嵌祖母綠、彩鑽、紫水晶、髮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