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舞動自信

Rui Chen

訪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杜美淨

 
 

電話撥通之後,杜美淨熱情溫暖的聲音在那頭響起。她說,自己和姊姊剛剛去朋友家做客,此時正在回家的路上。我們的談話就這樣藉著一場歡聚的餘溫,愉快地展開了。

儘管是電話採訪,但美淨很快就拉近了我和她的距離。當我問她習慣講英文,還是中文?她笑著回答說:「講Chinglish可以嗎?就是中文攙和著英文。」我們不禁同時笑了起來,話題首先進入了美淨東西合璧的成長歷程。

 
 

在西方的中國傳統女孩

美淨的父母是香港人,上大學時來到美國,並定居在了新澤西州。所以,美淨生長在美國,是個西方文化背景的孩子。她唯一與中國文化親密接觸的機會就是曾回過一兩次香港,去探訪那邊的親戚。然而,美淨卻說自己是個非常傳統的中國女孩。「我的媽媽非常嚴格。姊姊和我的禮貌、禮儀啊!媽媽都是按照中國傳統去要求的。」得益於自己的「虎媽」,美淨生長在西方,卻依然保持了東方女孩的文靜柔美,但同時她也面臨了一些文化差異造成的困境。

可能因為家教嚴格,美淨的言行有些拘謹,不像大多數同齡的西方孩子那樣熱情大方。她在學校是一個內向害羞的女孩,從來不會表現得太活躍,也不會主動去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看法。這種東方人欣賞的乖巧文靜,在西方的學校裏卻有些格格不入。在成長的過程中,美淨一直覺得自己不是很合群,不像那些活潑開朗的同學那麼受人歡迎。「那時,如果有同學請我到他家裏去玩兒,我都會想,他只是隨便說說吧!不會是真心想讓我去。」這為美淨的童年生活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

不過,好在美淨還有一個「好夥伴」——那就是藝術。「我媽媽很喜歡藝術,她曾經學過舞蹈、音樂,可惜後來放棄了。在我和姊姊長大些後,她就開始讓我們學一些樂器,像是笛子、古箏、琵琶,都是中國古代的樂器。」學了一段時間之後,美淨在樂器演奏方面不如姊姊表現好。媽媽見狀,就又試著送她去學舞蹈,安靜的美淨平生第一次不得不「動了起來」。

 
 

堅持不懈

美淨開始對舞蹈並沒有甚麼興趣,完全是被媽媽逼著去上舞蹈課。後來,隨著不斷學習,她發現原來舞蹈也不像看似那麼簡單,是可以深入學習下去的。這時,美淨不再需要媽媽的催促,自己很主動地去上舞蹈課。「舞蹈是用身體來表達自己的思想。眼睛、手、頭,同樣一個動作,每個人做的時候,心裏想表達的意思都不一樣,那做出來的感覺就不一樣,都會有自己的特點。」可能因為平日裏不善言辭,美淨把舞蹈當做了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方式,她和舞蹈的連繫也越來越緊密。

又學了幾年的舞蹈之後,美淨的姊姊考入了位於紐約的「神韻藝術團」,成為伴奏樂團的成員。「神韻藝術團」成立近十年來一直致力於將正統的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弘揚給世界各地的觀眾,其表演以中國古典舞為主。媽媽想到美淨喜歡跳舞,就希望她能去考教授正統中國古典舞的紐約「飛天藝術學院」,將來可以進入「神韻藝術團」當一位專業的舞蹈演員。

「我去嘗試了,可是,我之前學的是基礎的芭蕾,和中國古典舞很不同。所以,一連考了兩次都沒考上。當時特別沮喪,我本來就不是自信的人,每次落選都會想:算了,就放棄吧!但我是真心喜歡舞蹈的,我很想去學中國古典舞。媽媽就又為我找了新的老師,做了一些有針對性的訓練。第三次報考的時候,終於被錄取了。」

來到「飛天藝術學院」後,美淨開始了完全不同以往的專業舞蹈訓練。因為自幼有媽媽的嚴格要求,所以,美淨比一般孩子更能吃苦,體能和軟度的訓練她都咬牙堅持了下來。但缺少自信的問題還是困擾著她。「比如壓腿疼我可以忍,累我也可以忍。但如果一個技巧怎麼練也不成功,我就會特別失望,會開始想自己到底適不適合跳舞啊!還要不要跳下去啊!但好在這裏是一個集體的環境,大家會在一起相互鼓勵,有時就不會想那麼多。」

美淨為我們舉了個例子:「前挺」(前空翻)是女生技巧中難度最高的一個動作。文弱的美淨本來膽子就小,讓她手不扶地,頭朝下翻過去,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但要想成為專業舞蹈演員,「前挺」是必須掌握的。「我就每天不停的翻『前橋』(手扶地前翻),做50~100個。再練幾百次跳躍,練出腿部的力量和彈跳力。然後,大家一起排隊去練『前挺』,開始每個人都會在墊子上摔來摔去,場面可『壯觀』了。後來,突然有一天,一下子就過去了,那種感覺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練會這個技巧差不多花了一年的時間。」

找到自信 

在付出了艱苦的努力,成功征服了最難的舞蹈技巧後,美淨學習舞蹈的信心增長起來,她比之前更加專注,更容易取得進步。後來,美淨和姊姊一樣,入選了「美國神韻藝術團」,踏上了媽媽期望的,弘揚正統中華神傳文化的舞臺。美淨說,在加入「神韻」參加全球巡演之後,她才真正覺得自己長大了。「過去,因為有媽媽和姊姊,我在家裏總有她們照顧,自理能力很差。記得剛參加『神韻』巡演時,我幾乎甚麼狀況都出過。比如,演出前道具鼓的架子沒準備好,一推散架了;頭飾戴反了等等。幸好每次都有同學、老師幫忙,最終沒出甚麼紕漏。每次出了問題,我也很難過,後來就自己學著把問題都寫下來,演出前逐一檢查。」

現在,已經參加了六年巡演的美淨,已經是團裏經驗豐富的大姊姊了。「記得剛來時,我看到那些老團員們看上去都好美,接觸之後,覺得她們內在也特別美,為人很和善。我當時就好羨慕,希望自己將來也能像她們一樣。現在,我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她們的樣子。我已經開始去照顧新人,遇到問題時去帶她們。這讓我覺得自己長大了,比之前更獨立、更自信。」

美淨的這份成熟自信,被老師和編導們看在了眼裏。在今年的「神韻」全球巡演中,美淨扮演了《哪吒鬧海》中哪吒母親一角。「當老師找到我時,我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結果是真的。想想在去年的《智收沙和尚》中,我還扮演小孩子,今年居然就要演母親,真是有點不知所措。」美淨找了團裏幾乎所有當過媽媽的人去問,當媽媽到底是甚麼感覺。然後,自己對著鏡子一遍遍的練習表情和動作,體會這位母親生下兒子的不易,對調皮兒子的疼愛和擔憂。回想今年年初演出時,觀眾們對這個節目熱烈的現場反應,美淨的辛苦付出應該是得到了最佳的回報吧!

「我很喜歡『神韻』演出中的舞劇,裏面講述了中國歷史上一些很著名的故事,有些帶給我很多啟示。比方跳《花木蘭》時,我對傳統中國女性的品格有了更多的認識。」在西方人眼中,東方女性都比較溫和、內斂、羞澀,但這並不是現代人認為的卑微,或是對自身的不認可、不自信。中國古代的女子同樣遵守著忠、孝、仁、義、禮、智、信等這些傳統的中華美德,一個擁有這樣的美德的人,內心無愧、安寧坦然,在舉止動作上自然是溫婉嫻雅、謙恭有禮。「中國古代的女子她們知道自己做為一位女性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認可自己的價值和才能。像花木蘭為了盡孝去替年邁的父親打仗,她完成了一位女兒應盡的義務,同時也實現了自己的價值,我想這種美德才是自信和堅強的力量源泉。」

美淨告訴我們,剛剛去朋友家裏,她玩得很開心。她變得比過去更活躍,大家談到的話題,她也會發表一些看法。而她的媽媽,對這個已經登上過世界各地最頂級劇院舞臺的小女兒,也不再那麼嚴格。「她現在開始對我放手了,因為她知道我已經長大了,可以照顧好自己。」美淨開心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