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文詞瞻麗 待人以誠

Rui Chen

北宋「詞人宰相」晏殊

他的詞作含蓄婉麗、閃耀文壇,卻無法遮掩他做為一位宰相的公忠謀國、真誠豁達。做為一位太平盛世的宰相,他未能留下名垂青史的豐功偉業,卻如一位忠厚長者般提攜後輩,穩定大局。當他悄然離開自己為之辛勞了五十年的朝堂,中國政壇留下的是一位文人淡然優雅的背影。

 

相傳,晏殊赴杭州做官途中,曾邀江都縣尉王琪相會。晏殊向王琪訴說自己有一句詞「無可奈何花落去」至今對不出下句,心中很是憋悶。王琪抬頭凝思之際,見空中飛過幾隻燕子,即興道:「何不用『似曾相識燕歸來』?」晏殊一聽,拍案叫絕,千古名句就這樣在談笑間誕生於世。

 

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在經歷了三年一次的鄉試,又通過了禮部舉行的會試之後,來自全國各地的過千名考生,終於進入了科舉考試的最後一個環節——殿試。這次考試的主考官正是當朝皇帝宋真宗,考試的結果將注定影響到每一位考生一生的前程和命運。

前兩天的考試在波瀾不驚中過去,許多考生陸續被淘汰。第三天複試「賦」時,正當所有考生拿到題目冥思苦想之際,一位參加考試的稚嫩少年來到監考官面前說自己有事要啟奏真宗。現場的官員都認得這位少年,他是江南按撫張知白竭力推薦來的「神童」晏殊,今年才只有14歲。本來大家以為他小小年紀,單是這大殿上科考的陣勢便足以嚇退他,誰料前兩天的考試,他鎮定自若,援筆立成,作出的文章更是大受真宗賞識。如今,看他有事要啟奏,大家也不敢怠慢,趕緊把他領到了真宗面前。

真宗饒有興趣地看著面前這位沉著鎮定的少年,心中暗想他一個孩子量也不會有甚麼大事要稟告,卻聽晏殊一本正經地說道:「今天考試的題目,我前不久剛剛做過,還得到過好幾位老師的指點,這樣難免有失公允,我希望陛下能另出題目考我。」真宗愣住了,他沒想到這個孩子居然如此的誠實和自信。在和大臣們商量之後,他們為晏殊出了一道更難的題目,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潛質。結果,他的文章依然作得很出色。儘管真宗心中著實喜愛和愛惜這個孩子,但晏殊年紀實在太小,無法賜進士當官,真宗便賞了他一個賜同進士出身,同時任為秘書省正字,讓他留在秘閣繼續讀書深造。晏殊果然也沒有辜負真宗對他的期望,學習勤奮刻苦,為人忠厚持重。三年之後,17歲的晏殊開始擔任太常寺的奉禮郎。

在晏殊早年為朝廷效力期間,恰逢天下無事、四海昇平。當時的大臣們經常閒來無事就四處尋歡作樂、飲酒宴席。但晏殊出身平民家庭,官職不高,俸祿也不多,沒有錢出門遊玩宴飲,就只和兄弟們在家裏舞文弄墨、研習詩文,倒也清淨自在。但未曾想,有一次宮中為太子選講官,真宗欽點了他的名字。見大家都很疑惑,真宗解釋說:「最近聽說朝中大臣們整日都在外面嬉遊宴飲,只有晏殊和他的兄弟在家閉門讀書,這麼持重忠厚的人,當然是教太子讀書的最佳人選。」

晏殊上任後,一直不知自己當選的原因。直到有一天,真宗在皇宮裏見到他,並當面對他表示了讚許之意,他才恍然大悟,連忙如實說:「為臣我並非不喜歡玩樂,只是家裏太窮沒錢出去玩。如果我有錢,我也會去的。」真宗見他如此老實,忍不住哈哈大笑,更加欣賞他的人品。在此後的十多年間,晏殊日益受到真宗的器重,每遇到疑難事,真宗總會先找他商議,他的意見也多被採納。

興辦教育 提攜後人

晏殊所作宋詞《浣溪沙》中的名句「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筆法細膩,意境優美,情中有思,近代被採用在以宋詞為題材印製的郵票中。

晏殊身居高官要位多年,先後效力過宋真宗和宋仁宗兩代帝王,都深得重用和信任。但他自始至終謙遜守禮、平易近人,對後輩更是諄諄善誘、竭力提攜。范仲淹、孔道輔、王安石、韓琦、歐陽修等宋代文壇、政壇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都是受他的栽培引薦才得以被重用。與許多歷史上舉賢避親的名臣不同,晏殊唯賢是舉,並不避諱遠近親疏。他的女婿富弼很有才能,晏殊任宰相時,便任命他為樞密副使。後來富弼也官至宰相,成為宋朝的肱骨之臣。

晏殊還非常重視發展教育,曾大力興辦書院,培養了眾多人才。他扶持應天府書院(又名「睢陽書院」),力邀當時官職比自己低的范仲淹前去講學,後來該書院與白鹿洞、石鼓、岳麓合稱宋初四大書院。這是自五代以來,學校屢遭廢禁之後,首次由朝廷出面復興教育。在他於慶曆二年(公元1042年)擔任宰相之後,與范仲淹一起設立了從州至縣的官學,這就是有名的「慶曆興學」。

除了辦學,對於有才能的年輕人,晏殊也總是愛護有加。有一年晏殊被朝廷指派主持科舉考試,恰逢王安石前去趕考。晏殊很欣賞他的文章,點他為頭名。可王安石的文章雖好,裏面抨擊朝政的內容卻太多,仁宗讀了很不高興,就把他換成第四名。晏殊雖然極力反對,但也未能改變結果。後來,王安石前去拜見晏殊,晏殊表達了對他文章的讚賞,但同時也提醒他心胸要寬廣,切莫過於偏激。

同樣讓晏殊憂慮的激進派後生,還有果敢剛正的歐陽修,也是慶曆新政的主要推動者之一。這些看似能夠精簡官僚機構、改善民生的新政策,晏殊心中卻深知實行起來絕非一紙法令文書那麼簡單,世族權貴們絕不會在利益面前輕易妥協讓步。他努力地周旋在各方勢力之間,一方面要防止內鬥擴大,保存國家元氣應對來自西夏、遼國等外族的威脅;另一方面,他也瞭解自己提拔的這些後生們,多是通過科舉考試爬上來的平民,對官場和政體改革有著諸多理想化的遠大目標,卻未必懂得該如何在現實環境中運作和實施。治理國家是百年大計,尤其宋代建國已近百年,許多問題早已根深蒂固,不可能在一朝一夕解決。操之過急的話,難免落個身敗名裂,甚至丟掉性命的下場。

可惜他的這番苦心並未被人們理解和接受,連他的得意門生,對他一向敬重的歐陽修,在這個問題上都心存不滿,覺得他是明哲保身的「老滑頭」。但新政出台後,果然遭到舊有利益集團的強烈反對。僅兩年後,范仲淹、韓琦、歐陽修等人就相繼被貶出朝廷,各項改革也被廢止。

以文會友 妙句偶得

晏殊以詞著稱於文壇,他的詩詞承晚唐五代遺風,卻鉛華洗盡,沉靜優雅。他一生顯貴,詞中沒有柳永、秦觀式的愁苦哀思,卻因官居高位,盡覽世事沉浮,而生出一種深厚的悲涼孤寂之感。他的千古名句「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便堪稱其中絕唱。提起這首《浣溪沙》的完成,據說還有一段巧遇。

晏殊赴杭州做官途中,曾借宿揚州大明寺。他見牆上有許多題詩,其中江都縣尉王琪的一首詩讓他格外欣賞,忙讓手下人邀王琪來吃飯。王琪很快來了,兩人邊吃邊聊,很是投機。酒過三巡,晏殊向王琪訴說自己有一首已經擱置了幾年的詞,其中一句「無可奈何花落去」至今對不出下句,心中很是憋悶。王琪抬頭凝思之際,見空中飛過幾隻燕子,即興道:「何不用『似曾相識燕歸來』?」晏殊一聽,拍案叫絕,千古名句就這樣在談笑間誕生於世。

像王琪這樣的知己好友,晏殊有很多,儘管是細膩文雅的文人,但他結交起朋友來總是豪爽坦誠、情深義重。他的家中經常賓客如織,談到興起處,晏殊還喜歡留客人吃飯。有一次,家中來了幾十人,晏殊興致勃勃地招呼所有人留下吃飯。家人們見一下來了這麼多人,也沒提前準備甚麼,頓時慌作一團。晏殊卻踱著步子,一點也不急。他招呼客人們先坐下,將酒滿上,然後輪番作詞吟詩,幾圈下來,飯菜也準備好了。望著滿堂的賓朋,晏殊格外高興,此時,他覺得自己不再是那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孤寂和悲涼的感覺也離他而去。他站起身,衝各位賓客略施一禮,獻上了他另一首著名的《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這一句「不如憐取眼前人」道盡了晏殊做為一位太平盛世宰相的心聲。他一直深深珍視眼前的幸福和歡樂,用全心去守護他的國家、帝王、朋友和門生。有他在的大宋朝像擁有一位細心體貼的保母,安然甜美地度過了金色的童年。

 Illustration by Mu Ch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