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當代德魯伊 ——訪巴黎草藥師Stéphane Meyer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當代德魯伊 ——訪巴黎草藥師Stéphane Meyer

Taste of Life

老牌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廳Ledoyen,坐落在香榭麗舍大道的花園中。一個天氣晴好的上午,Stéphane為大廚Yannick Alléno送來了各種藥草。

清晨,巴黎的香榭麗舍大街似乎還未從昨夜的繁華與喧囂中醒來,享譽世界的法國名廚Yannick Alleno卻早早來到了餐廳。他正在等候一位被大家稱作「巴黎德魯伊」的神秘人。

就在這時,餐廳那扇建於19世紀的精美大門吱呀呀地打開了,Yannick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只見一位留著亂蓬蓬深灰色頭髮和大鬍子的中年男子,身著便裝,腳蹬一雙涼鞋慢慢踱了進來。手上拎著一個柳條籃,裏面裝滿了一些不知名的藥草。

這位男子名叫Stéphane Meyer,很多人稱呼他「德魯伊」。在歐洲歷史最悠久的族裔之一——凱爾特人的文化中,德魯伊是掌管祭祀、醫療、占卜的一個職業,傳說他們有和神靈對話的力量,能像《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師一樣用草藥調配各種神奇的藥劑。Stéphane當然不是魔法師,他的真正職業是野生植物採集者,經他採集來的藥草作為調味品登上了眾多米其林餐廳的餐桌,他調配的草藥茶更是受到了歐洲名流們的青睞。

與生俱來

野生植物採集者這個職業聽上去恐怕和數千年前的德魯伊一樣頗有神秘色彩。而且,Stéphane從未接受過現代式的專業培訓,正像古時的學徒一樣,自幼從家族和授業的師父那傳承著技藝。

Stéphane生長在一個名叫Voiteur的法國村鎮,這裏盛產葡萄酒。承襲家族事業的Stéphane曾學習了七年的釀酒。他的父母都是熱愛大自然的人,在釀酒之餘,也會帶著小Stéphane去野外採摘蘑菇、野果和一些可以製茶的草藥。「我沒有受過甚麼專業的訓練,我們家去採集那些野生的花草都是自己用的,我的父母總是喜歡親近大自然,所以我也對這些有了興趣。」Stéphane緩緩地為我們講述著自己的童年。

就這樣過著如世外桃源般的生活,Stéphane慢慢長大了。在1995年時,剛成年的他遇到了引領他成為野生植物採集者的人——歐洲著名植物學家。老師Gérard Ducerf非常珍惜Stéphane在植物方面的天賦。「那時候,我對這個領域懂得不多,是他教會了我很多。我後來很順理成章地把採集野生草藥當成了自己的職業。」現在Stéphane能辨識3,000至4,000種植物,而師生二人的關係也一直非常親密。

領悟自然

在十幾年前,Stéphane結識了他現在的妻子Isabelle,兩人當時都開始修煉一種來自中國的古老的上乘佛家修煉法門——法輪大法。Stéphane告訴我們,是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深深地打動了他,讓他產生了似乎從孩提時便擁有的,來自思想深處的共鳴感。所以,修煉法輪大法對於Stéphane來說,正如當初選擇做一名野生植物採集者一樣自然。而這種精神上的修煉,也幫助他不斷地、更好地理解他所從事的職業,遵從自然的規律。

Photography by Franck Juery

Photography by Franck Juery

「植物能夠像人一樣打動我,我認為它們和動物一樣有生命、有智慧和思想。野生的植物攜帶的能量和信息比人工養殖的植物要強。它們生長在哪裏並不是人為安排的,而是根據土地的需要。在大自然中,不同的植物出現或是消失在某個地區,都是有特定的原因的。」作為AFC(法國專業野生植物採集者協會)的創始人,Stéphane根據自己多年的從業經驗和對自然界的獨特領悟,得出了上述結論。

「例如蒲公英會生長在動物糞便堆積的地方,或是農民使用了太多糞肥的土地上。這樣的土地等於是被過量的養份污染了,蒲公英會生長在那裏,幫助土地排毒。這相當於人吃了太多東西,營養攝入過量時,服用幫助消化或排泄的藥物。」Stéphane解釋說,植物的生長和死亡會幫助土地完成新陳代謝,有時甚至會治療土地的問題,就像治療人的疾病一樣。

現在,Stéphane家的植物採集者隊伍更加壯大了,他的妻子Isabelle也投身進了這項事業中。而他們的兩個孩子,6歲的女兒Appolline和4歲的兒子Augustin有時也會加入進來,正像他們的父親當年一樣,跟著父母去探索法國鄉村的山坡和丘陵。「我通常一年花6到8個月去採集藥草。自從有了孩子,我就只去一個月了,我會盡量讓孩子們和我一起去。他們也會去採藥草,採得可認真了。」說到這裏,Stéphane的臉上綻放出幸福的微笑。

藥草大廚

大約十年前,Stéphane和Isabelle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因為Isabelle收到了一份來自巴黎的工作邀約,他們決定搬到巴黎生活。從小鄉村到大都市,作為野生植物採集者的Stéphane一度也曾迷茫過,不知道該如何在這片新天地裏發揮所長。不過,很快他就發現,法國的美食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Stéphane在法國阿爾卑斯山中的蔥仁谷採草藥

Stéphane開始每個星期離開巴黎一次去收集野生的藥草,然後去一些著名的餐廳向大廚們推銷自己的成果。結果大廚們看到這些藥草之後異常興奮,大廚Yannick Alléno、Pascal Barbot和Alain Passard成了Stéphane的第一批顧客。「那些廚師們之前從未遇到過像我這樣的採集野生藥草的人,他們興奮得像過聖誕節的孩子。」Stéphane高興地告訴我們。

鑒於許多廚師都不瞭解野生藥草的氣味和特性,Stéphane還為這些大廚們當起了老師,教授他們如何使用和搭配不同的藥草。「我給大廚們送去一些應季的藥草之後,他們會問我應該怎麼往菜裏加。因為我瞭解這些藥草的氣味,如果他們想創造一些不同以往的風味,或是更加和諧的味道,我會給他們建議,而且一般不會出差錯。」

就這樣,Stéphane的名聲在巴黎餐飲界不脛而走,大家送給了他「巴黎德魯伊」這個暱稱。再到後來,連一些米其林三星頂級餐館的名廚們,如:L’Astrance餐廳的Pascal Barbot,L’Arpège餐廳的Alain Passard也知道了Stéphane的大名,邀請他送藥草。名廚Yannick Alléno則直接稱Stéphane是送禮物的「聖誕老人」。

「我的鬍子確實和聖誕老人挺像,不過更主要的還是我送去的藥草吧!我的籃子裏總是充滿了驚喜。大廚們的工作都非常繁忙,他們沒有很多機會離開城市去自己採藥草。當我給他們送去新鮮的,他們之前從未見過的野生藥草,他們都會雙眼發亮。」Stéphane笑著說。

目前,Stéphane的業務已經不僅僅停留在為餐廳送藥草了,他的新產品線還包括了天然護膚品和廣受歐洲和其它地區上流社會歡迎的高級飲品。「我曾接到過一個摩洛哥大使打來的電話,說是摩洛哥的一位公主品嚐了我製作的一種藥草茶,她還想再要一些。」說到這裏,Stéphane臉上浮現出滿足又自豪的神情,看來這位當代的德魯伊還會繼續施展他的魔法,讓更多人接受到來自大自然的慷慨饋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