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燭光裏的歌聲 —— 訪芬蘭歌手Anna Kokkonen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燭光裏的歌聲 —— 訪芬蘭歌手Anna Kokkonen

Rui Chen

 

當Anna終於下定決心相信自己,做自己想做的音樂時,她的音樂事業開始騰飛了。 Photo by Jarkko Kokkonen

 

隨著春天的來臨,夏天也逐漸鄰近,越來越溫暖的陽光,越來越和煦的天氣,讓我想起了,我曾經聽過的最美好、最感動的歌曲之一——《夏天的腳步》,演唱者和創作者都是芬蘭音樂人Anna Kokkonen。歌裏是這樣唱的:在夢中,向著夢想邁出一小步,陽光之下,蝴蝶們展開翅膀,向著更高處飛去······

有趣的是,這首歌居然是Anna在芬蘭的冬季裏寫下的。因為鄰近北極圈,那裏的冬季黑夜長達二十小時。與陽光一同黯淡下來的,還有那時Anna的遭遇。她說:「我曾經在唱片公司有過很不愉快的經歷,他們試圖改變我,讓我更加商業化。我不喜歡他們想拍的那種照片,看上去很不舒服,不夠純淨。」

對於一名歌手來說,唱片公司代表著他們的未來,但是必須要服從他們的包裝路線,這有時讓人很痛苦。「我非常難以接受,因為我剛開始做自己的音樂,他們有一個測試,就是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做到他們想要的。」最終,Anna選擇用音樂來化解自己內心的鬱悶。

「我想寫一首很歡快的歌來讓自己舒緩一下。當你真的用一首歌治癒了自己的悲傷,那種感覺非常好。音樂是一味良藥,大概人們都能感覺到這一點。」這首歌正是《夏天的腳步》,由Anna自己創作並製作,後來成為她第一首芬蘭電臺的熱門單曲。

「我第一次從電臺裏聽到這首歌時,正好也到了夏天。這件事給我上了一課,當我確信自己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時,情況就會好轉起來。」同時,Anna也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她應該對自己的音樂之路有信心,儘管這條路可能並非一帆風順,可能還需要點運氣。

 
我想寫一首很歡快的歌來讓自己舒緩一下。當你真的用一首歌治癒了自己的悲傷,那種感覺非常好。音樂是一味良藥,大概人們都能感覺到這一點。
 

Anna Kokkonen的音樂配器中使用了許多古典樂器,這讓她的音樂更豐富,更有層次。Photo by Janica Lönn

生為歌唱

「我的父母告訴我,在我會說話之前,就已經會唱歌了,還常常唱出些自己的曲調來。我這輩子一直都是這樣。」鑑於Anna還在襁褓中,就展露出特別的音樂天賦,她正式的音樂學習也從小學早早開始了,她開始拉小提琴。「現在看來,那段學習小提琴的經歷對我的音樂之路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像是和聲、複調,這些基本的音樂感覺的培養。即便我現在做的不是古典音樂,作為一名古典小提琴的演奏者,我將這種演奏視為我的第二歌喉,這讓我創作的音樂更加宏大豐富。」

到了青少年時期,Anna把她的小提琴換成了一把更時髦的電吉他,還開始了她的歌唱和歌詞創作生涯。「我是個很害羞的人,剛開始時,我只是想讓自己克服這種羞怯。」可惜Anna的性格顯然和她想藉以突破自我的搖滾樂隊不搭調,後來,她又選擇了更適合她的民謠風。

「其實那時,我是想妥協的,我去過許多樂隊,他們做的音樂並不是我喜歡的。我的頭腦裏已經有一些民謠風格的音樂在成型了,可惜我就是沒有勇氣去開始做。我總是自娛自樂,從來沒有勇氣去問別人『你願意和我一起演奏這種音樂嗎?』」就在這時,一位「天上的仙子」把勇氣送到了她的身邊。

做回真我

2006年,Anna正在家裏忙著寫一些重金屬的音樂,還讓她的男友,也就是她現在的丈夫別在家裏,以便她能專注在音樂上。男友只能自己去附近的樹林中散步,結果發現一位女士正在煉一種看上去很美的功法。Anna回憶說:「我的男友是個很好奇的人,他一直在那裏看著,直到那位女士把功法煉完。」之後,這位女士告訴Anna的男友,她煉的是法輪功,一種古老的中國佛家修煉法門。男友回到家,就把自己的所見

所聞告訴了Anna。
「哦!這就是我想煉的。」Anna至今想起都對自己當時的反應感到有些意外。「我對法輪功一無所知,但就那麼脫口而出了。那位神秘的女士,我們從那以後再沒見過她,這讓這件事顯得更加離奇神秘了,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誰。」從那天起,Anna便開始煉習法輪功,這讓她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想我之前投入了太多精力和情感在音樂上,這讓我的閱讀能力變得很差。」但修煉法輪功之後,Anna卻很自然地經常閱讀《轉法輪》這本書。這本字面看上去並不艱深的書籍,卻蘊涵著許多高深的道理和偉大的智慧,讓Anna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震撼和心靈深處的觸動與聯繫。「我都看哭過許多次。」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可能因為音樂創作的壓力過大,Anna患上了恐慌症,嚴重時,都不得不靠藥物來緩解。「在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恐慌感沒有了,內心總是感到一種安全,覺得自己再也不會迷失。」隨著Anna的內心越來越安寧平和,她的音樂也悄然發生了變化。

「我一直覺得自己內心有一顆小小的、美麗的,可以分辨善惡的種子。但我從來沒有勇氣去相信它,也從來沒有真的相信過它發出的聲音。」而在修煉法輪功之後,Anna終於第一次決定要聽從自己內心小種子的召喚,她首先決定放棄演唱不適合她嗓音的搖滾樂,轉而去學習古典聲樂課程。

 

Anna Kokkonen寫的第一首熱門單曲是《夏天的腳步》,那是在她職業生涯中最掙扎的時刻,最終她選擇堅持走自己的音樂道路。Photo by Jarkko Kokkonen

 

「我想用更美好的方式來演唱,這是一個很好的基礎,我開始學習如何正確使用自己的嗓音,用更健康積極的方式。」聲樂老師告訴Anna該如何正確發聲,如何動用身體其它部份來支持演唱。「這樣演唱感覺好多了,整個身體都感覺好起來了。」

儘管已經開始接受古典聲樂訓練,但Anna那時還在搖滾樂隊中表演,這種強烈的衝突感,讓她想做民謠音樂的想法越來越強烈。有一次,當她聽到其他法輪功修煉者創作的民歌時,她感覺自己再也不能拖延下去了。「那些音樂激發了我的靈感,有時,你活在世上,你會想有些事是你該去做的。當你真的做到了時,你會感覺非常好。」在修煉法輪功五年之後,Anna決定是時候在自己的音樂之路上來一次飛躍了。

新的開始

修煉法輪功不僅改變了Anna的音樂,也改變了她羞怯的性格。「我變得非常勇敢,我想去做我認為好的音樂,我真的有勇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感受著那些從自己內心深處流淌出的旋律和歌詞,Anna覺得是時候與他人分享它們了。「當你寫自己的歌時,你是這歌的一部份。你可以有更多的方式來表達這首歌,你的歌聲,你的演奏,最終,組成了一首完整的歌曲。」

Anna說自己現在不會坐下來去冥思苦想著寫一首熱門單曲,她只會遵從自己的心境和感受,去用好聽的音樂把它們表達出來。「這感覺像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裏,沒有電臺,沒有功成名就,只有此時此刻,音樂將你和某種更廣闊的東西連接在了一起。」

2011年,當Anna開始創作自己的音樂之後,許多音樂人主動找到她,希望和她一起表演。「我很驚訝,這些人都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同時,Anna也很感激他們,這些人幫助她創造出了一種很特別的芬蘭民謠風音樂。Anna自己很喜歡這種大氣的音樂,像是一段自然的交響樂,但添加了一些流行元素。古典樂器的運用讓她的音樂更豐富,主旋律同其它音符也能保持和諧感。

「我的音樂穿上了一件現代元素的外衣,所以依然可以在俱樂部裏表演。但我相信它們聽上去很純淨,表演這樣的音樂,真的會感到很平和,有股正能量。」Anna如今還是很喜歡大提琴和小提琴,她的妹妹在樂隊中負責演奏小提琴。不過,要說Anna最愛的樂器,居然是豎琴。「我相信豎琴一定是來自天堂,它真的是太美、太美了,會讓你停下腳步去傾聽。」

在和新的樂隊成員們合作了幾年之後,Anna籌備發佈自己的處女專輯,並去找合適的唱片公司去製作和推廣這張專輯。但如果唱片公司再次提出讓她改變自己的要求,她是絕不會再妥協的。大不了,她就冒一次險,自費去製作這張專輯。

 
關於人與人之間的失散和分離,這是一件令人感到很徬徨無助的事情。通常他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這樣不太好,應該有更多人去幫助他們。
 

實現夢想

Anna創作完成了專輯之後,把它發給了許多家唱片公司,她坦言這個過程對她而言也是很大的挑戰。「真正搞藝術的人都是很敏感和謙遜的,讓他們推銷自己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結果,事情卻出奇地順利,很快便有一家唱片公司聯繫上了Anna,不僅同意幫她將專輯推到電臺,還支付了所有她製作專輯的費用。更驚喜的是,這家公司還願意資助Anna接下來製作兩張專輯。

「我創作音樂時,從沒有想過這麼多,可奇蹟就這麼發生了。做第一張專輯時,我是自己投資的,當時只是想,好吧!這個錢我要花。結果突然之間,錢就又回來了。」從不抱甚麼追名逐利的目的,Anna這樣的音樂人簡直是當下娛樂行業的一股清流。好運卻沒有因此而遠離,反倒愈加對她青睞有加。Anna的新歌在芬蘭電臺一經播出,其中兩首便成為了當週播放最多的歌曲。

 

Anna希望自己的歌聲能夠喚醒更多的人,能夠為面臨困境的人帶去安慰。Photo by Jarkko Kokkonen

 

她2014年在電臺播出的第一首歌名叫《兄弟》,講述了一個妹妹尋找自己失散哥哥的故事,今天聽來依然很美,飽含真摯的情感和愛心。Anna經常在音樂中傳遞類似的情感,藉此來幫助人們尋求精神的慰藉。

「關於人與人之間的失散和分離,這是一件令人感到很徬徨無助的事情。通常他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這樣不太好,應該有更多人去幫助他們。」Anna希望用自己的歌聲為這些人帶來希望,也能為所有面臨各種困境的人們帶去一些撫慰。Anna說:「如果人們不相互關心,就會把一些人孤立在外。」她至今為止最成功的作品,都是以傳達類似普世價值為主題的。例如:《金色的大地》這首歌:

金色的翅膀觸摸著大地,
我們一起編織出蠟燭的蠟芯;
今夜的黎明即將到來,
臉上的淚痕也會隨之消失。

「《金色的大地》這個歌名有雙重含義,大地指的是法輪功的發源地中國。當我想起中國時,一方面是他久遠輝煌的傳統文化和各種珍品,即便是在中共糟糕的統治下,這些也是非常珍貴。」因為修煉法輪功,Anna了解了許多中國的情況,中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和對中國人民的殘酷迫害,讓她感到非常震驚和悲傷。「從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到八十年代末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再到1999年對法輪功的鎮壓和迫害,中共一直在用殘酷的手段鎮壓中國的人民。我希望人們都能認識到這一點,這種迫害持續了近二十年,都沒有停止,難道不應該予以關注和制止嗎?」

Anna說自己寫《金色的大地》這首歌,就是為了鼓勵那些依然生活在中國,遭受著迫害人們。「黑暗中,人們一個個地將燭光點亮,最終,當許多許多人點亮蠟燭之後,整個大地會散發出金色的光芒。當一個人覺醒了,了解了中共的邪惡,他就像是點燃了自己手中的蠟燭。」Anna希望自己的歌聲能喚醒更多的人,幫助他們去勇敢地點亮蠟燭,只有這樣,希望的黎明才終將會到來。

Text by Rui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