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舞出生命的陽光

Rui Chen

訪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林桂宇

家庭的變故曾讓她痛苦、抑鬱,將自己封閉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無法自拔。直到有一天,一縷陽光在她眼前忽然點亮,她跟隨著這光明與溫暖,慢慢地走出了陰霾與灰暗。這一縷陽光,正是中國古典舞。

 
別人說我好,我還可以更好;別人說我不好,我就變好。永遠不要消極,永遠不要悲觀。
——林桂宇,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一雙溫柔的眼睛溢滿了純真,她用輕柔的語調,將自己的心路歷程溫婉道來,言辭時不時被略帶羞澀的輕笑打斷。這就是林桂宇,「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員。當我們稱讚她在歡快的音樂中,用舞蹈語言將一位嬌憨可愛的小姑娘活靈活現地呈現在舞臺上時。桂宇卻告訴我們,她之前從未想過,自己的人生會與快樂扯上任何關係,更不要提將快樂的感覺呈現在舞臺上,與他人分享。 

悲觀抑鬱的年少時光

生於臺灣的林桂宇,父親是一位職業音樂人,這讓小桂宇的血液中融入了對音樂的特殊情感。「我非常喜歡音樂,一聽到音樂,就覺得自己全身的細胞都在跳舞。」後來,桂宇真的學習了一段時間舞蹈,但最終又放棄了。

「在我還是小孩子時,家庭經歷了巨大的變故,父親離開了。我無法讓自己理解和接受這一切。我不再信任我的家人,變得非常抑鬱和悲觀,也不跟他們交流。」桂宇說家庭和生活環境的變化,讓原本性格就多愁善感的她,變得比同齡人更加老氣橫秋,小小年紀便像看破了紅塵,對甚麼事都積極不起來。但來到學校時,桂宇又總是想讓自己表現的活潑開朗一些,「也許,是我經歷了太多的痛苦,我不想讓別人也去經歷這些,我只希望能讓其他人快樂一點。我當時有幾個知心的朋友,只有面對他們的時候,我才能敞開我的心,去訴說自己的苦楚。我一直都非常感謝他們,是他們幫助我走過了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回憶起當時那種回到家中便躲到陰影裏暗自神傷,來到外面又強顏歡笑、假裝堅強的「雙面人」狀態。桂宇坦言根本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從中掙脫出來,她曾執拗地相信這就是自己的命運——一個注定解不開的死結。然而,否極泰來,事情總是會在山窮水盡的時候,出現「柳暗花明」的轉機。
走出陰影的第一步

林桂宇在新唐人電視台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演繹舞蹈《春曉》

林桂宇在新唐人電視台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演繹舞蹈《春曉》

「我有位親戚在『神韻藝術團』工作,她知道那裏招收舞蹈演員,就建議我去報名試一下。」於是,在家人的張羅下,桂宇去參加了考試,結果順利被錄取了。「即便被錄取,我當時對自己也毫無信心,根本不覺得能成為專業舞蹈演員之類的。就覺得自己對舞蹈還算有點興趣,去紐約也蠻好玩的,就當去練舞蹈減肥好了。」儘管面對的是她命運中最大的轉機,桂宇還是態度消極。但她至少向前邁出了一步,登上了飛往紐約的航班,正是這關鍵的一步,讓她的人生從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先進入了『飛天藝術學院』,開始了正規的中國古典舞訓練。我那時的態度,還是和在臺灣時一樣,從不主動和人講話,整天悶在自己的小世界裏。但我發現這裏的老師和同學和別處很不一樣。」自己剛從臺灣來到美國,又是這樣一副不合群的態度,桂宇覺得同學和老師都不會喜歡她、親近她。可在發現了她的內向和消極之後,「飛天」的同學們非但沒有因此而疏遠她,反倒主動地拉她去參加各種活動,熱情地跟她交談,這讓桂宇非常感動。逐漸的,她也開始嘗試著敞開心扉去和別人交流,她交上了許多新朋友,每天充實、快樂地學習和生活,以往的悲觀抑鬱也在不知不覺間慢慢消褪。

汗水與淚水澆灌出的責任

心靈上曾經歷的痛苦磨練,讓桂宇自認為夠堅強去面對舞蹈訓練為她帶來的身體上的痛苦,「我的軟度不算好,壓腿痛到不行,有時第一天壓下去一點,可是到第二天發現自己的腿更硬,就需要再加倍的努力。」在新朋友們的鼓勵陪伴下,桂宇再次挺了過來。在突破了基本功的訓練之後,她開始真正踏入了中國古典舞的神聖殿堂,在其中如饑似渴地吸收著關於中國傳統文化的點點滴滴。

「來到這裏之後,我才明白了甚麼叫真正的中國古典舞。」桂宇告訴我們,正統的中國古典舞蘊涵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規範。「中國傳統文化中,是有許多規範的,做人的規範,行為舉止的規範。中國古典舞同樣也有非常嚴格的規範。每一個動作都有具體的名字,具體的要求,要怎麼用力,肢體要擺放在甚麼位置,甚至神態情緒,都有非常嚴格的標準,必須每個細節都精準到位。」這種規範要求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信」字的體現。舞蹈演員要用嚴謹、誠懇的態度對待每一個動作,隨意偷工省料,就像是欺瞞了舞蹈,更欺瞞了臺下的觀眾,那做為演員的信用又何在呢?

「我以前對中國古典舞的意義理解得並不深,記得我第一次入選『神韻藝術團』參加全球巡演時,我只是特別興奮,想到曾經那麼平凡悲觀的我,居然會有一天站在世界最著名的舞臺上表演,簡直希望這一切永遠不要停止。但後來,隨著理解的加深,我開始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我不僅僅是在跳舞,而是在向全世界的人們傳播中國正統的文化精髓。明白這些之後,我開始有壓力了,我不再容許自己有任何差錯。」

 
 

重返故鄉尋回真我

入選「神韻」第二年,桂宇得到機會重返故鄉臺灣演出。她的這次歸來,讓所有熟悉她的家人和朋友們都大跌眼鏡。「他們以為我的靈魂和某個人交換了。我主動的和所有人講話,告訴大家我在『神韻』的情況,我的想法,向他們介紹中國古典舞,這在過去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這次回家,讓桂宇解開了多年來對家人的心結,「過去,我總是不理解他們,也不珍惜他們。其實,我當時的狀況給家人帶來了很多困擾,他們甚至帶我去看過心理醫生。但現在,也許是因為離開了家,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懂得了他們為我的付出,對我的照顧,很感激他們。」

相對於家人的欣慰,林桂宇的小夥伴們則徹底被她驚呆了。「大家都覺得我是『麻雀變鳳凰』,飛上了世界各地的舞臺,朋友都有人來找我合影簽名,說我遠遠走過來就帶著一股好強大的氣場,我只得跟他們解釋,我沒那麼有名啦!」

讓林桂宇的朋友們驚歎不已的,還有「神韻」演出的美麗服裝和3D動態背景天幕。「現在很少可以見到那麼漂亮精緻的古代服裝。至於動畫天幕,我的朋友們到現在也沒搞清楚,為甚麼舞臺上跳舞的演員會突然飛到天幕上去。」「神韻」每個舞蹈節目都有量身定做的天幕背景,以此來烘托舞蹈中所表現的場景與人物。尤其在一些講述神話傳說和歷史故事的舞劇中,通過舞蹈演員與背景天幕的互動,觀眾往往會產生身臨其境的感覺。「不過,我沒有告訴他們這是怎麼回事,我說是商業機密!」林桂宇調皮地笑了起來。 

採訪剛剛結束不久,正當我整理稿件的時候,卻意外地收到了桂宇打來的電話。她說,她一定要把自己的這一番心得分享給我們雜誌的讀者,她希望自己戰勝痛苦和困惑的經歷,能為更多人提供幫助和借鑒。「以前,我總覺得別人有的,我都沒有。比如,我羨慕別人能那麼快的掌握動作,得到老師的表揚和肯定,我自卑自己為甚麼就沒那麼聰明。可後來,我發現,就算我學得慢,但只要堅持,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也終會有做到的那一天。也許這正是我有,而別人沒有的。當我想明白這一點,我才真正從以前的迷茫和困惑中走出來。我不再有自滿或自卑的情緒,我不再過份地關注別人的評價和眼光,別人說我好,我還可以更好,別人說我不好,我就變好。永遠不要消極,永遠不要悲觀。」

 

林桂宇在新唐人電視台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演繹舞蹈《春曉》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