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遠見卓思 詩文雋永

Rui Chen

唐代「開元之治」名相張九齡

千古名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讓歷史記住了張九齡,這位開元時期的賢相。作為詩人和文學家,他情操高潔、意韻超然,開盛唐詩歌之新風;作為政治家,他更是目光遠大、守正嫉邪、剛直敢言,儘管仕途波折,卻政績斐然,為大唐盛世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張九齡被貶至外地期間,遙望夜空,仍憂心大唐朝政,望唐玄宗勵精圖治。

長安三年(公元703年),時任唐朝宰相的張說因一次直言勸諫,得罪了武則天的寵臣張昌宗,隨即被流放至嶺南。當他經過韶州時,讀到了一位年輕進士的文章,文章中清麗工整的辭采,對天下時事的準確把握和獨到見解,都讓張說這位當時的文壇領袖讚歎不已。很快,他見到了他——當時只有25歲的張九齡有著和年齡不相稱的成熟和淡然,談吐間更是從容優雅。憑自己多年的閱人經驗,張說相信他將來一定會有所作為,便將自已的欣賞和讚美之情毫無保留地表達給了他。

對於張說的讚賞和肯定,張九齡感到異常的鼓舞。他的出身本就顯赫,是西漢留侯張良之後,西晉開國功勳張華的十四世孫。到了他的父親張弘愈,儘管已不是身居高位,可也曾做過新州索盧縣的縣丞。作為官宦世家的子弟,張九齡自幼聰穎過人,七歲便能寫文章。他「神童」的名聲也是來自於他七歲那年的春天。

那一天,一家人去遊名剎寶林寺,見寺外風景秀麗、香火鼎盛、遊客如雲,好熱鬧的小九齡玩得開心,還淘氣地折了一段寺前的桃花拿在手裏。正在這時,韶州府太守率州衙官員們也來到寶林寺進香朝拜,殿前的香客們趕緊迴避。可小九齡一點也不害怕,把折下的桃花藏在袖子裏,若無其事地站在一旁看太守的隨從們擺放供果。太守見小九齡活潑可愛,就想逗弄他一下,說:「你是不是想吃果子啊?我出個對子,你要是對上了,我就給你果子吃。」小九齡爽快地回答:「好啊!」太守早看見他把桃花藏在袖子裏,就出了個上聯:「白面書生袖裏暗藏春色」,小九齡立即接口道:「黃堂太守胸中明察秋毫」。太守聽了連聲稱讚,直呼他為「神童」。

童年時便已成名,這讓張九齡對自己的期待也遠高於常人。在得到了張說的讚許之後,他更加堅定了自己入仕為官的政治抱負。29歲那年,張九齡赴京參加吏部考試,得到了一個校書郎的官職,可惜勤勤懇懇工作了好幾年,卻沒得到任何陞遷。正在他萌生返鄉念頭的時候,當時還是太子的李隆基提拔了他,至李隆基即位為唐玄宗時,張九齡當上了左拾遺,主管諫議之事,儘管官職不大,但非常符合張九齡剛正公允的個性。可也正因為他這個性,當朝的宰相姚崇和他頻起衝突。最終,覺得自己無法施展才華的張九齡決定辭官返鄉。

回到嶺南,他沒有因為仕途不順而一蹶不振,反倒想為家鄉辦點實事。他每次出入嶺南都會經過大庾嶺的梅關,這條山路極為險峻,百姓出行很不方便。張九齡向朝廷奏明了情況,懇請在梅關開山修路。開元年間,隨著貞觀以來近百年的勵精圖治,唐朝的社會日趨繁榮,同海外的貿易也蓬勃發展。嶺南地處沿海,是通往海上交通的重要門戶。張九齡推斷,此路修通後,對改善當時南北交通狀況,發展社會經濟將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他詳細地闡明了其中的利害關係,建議很快得到了朝廷的批准。

於是,他這位舞文弄墨的文人變成了修路的工程主管,趁農閒時徵集民夫,開始了這項艱苦的工程。他還記得自己爬到危險的山崖上勘察地形,在灌木叢裏風餐露宿的情景。他更記得道路修通的那一天,當地百姓感激快樂的淚水和歡笑。不過,他並不知道這條全長十幾公里,寬近17米梅關古道,不僅成為了當時連接南北交通的主要樞紐,更在未來不斷地造福著子孫後代。直至宋代大量移民南下時,這條梅關古道依然是當時最快捷的通衢大

道。
在為百姓們打通了生活的大道之後,張九齡自己的仕途大道也被同時打通了。返鄉兩年之後,他被重召入京,因為他修建大庚嶺路有功,官職升到了左補闕,主持吏部選拔人才。他的人品才學也在一次次組織官員選拔考試中,得到了朝廷的認可,很快又升職成了禮部的司勳員外郎。在張九齡任司勳員外郎時,曾經賞識他的伯樂張說也被召回擔任中書令,兩人一直特別親近,因為同姓,還結為宗族兄弟。對於張說的看重和親近,張九齡一直心懷感激,但也並未因為兩人的私交就一味附和他。

尤其在張說後來再次當上宰相後,張九齡曾多次指出過他的貿然行事和有失公允。但張說對他這位小弟的話,總是不肯放在心上。在唐玄宗東巡泰山封禪時,張說挑選的隨行官員都是官職不高卻和自己親近的人。張九齡在他擬定草表的時候,就提醒他,可張說堅持自己的決定,結果消息傳開之後,朝廷內外都對他頗有非議。又比如,唐玄宗賞識的掌管田戶租稅的御史中丞宇文融,每次的奏事張說都置之不理,張九齡也提醒過他「不可不備」,但張說還是沒放在心上。沒過多久,張說果真被宇文融彈劾,罷掉了官職。張九齡也被連累降職,調任外省。這時,張說才後悔當初沒聽他的勸告。

 

張九齡當年在家鄉開鑿的梅關古道。

 

數度官場沉浮,年近五十的張九齡對這次降職調任已是淡然處之。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越來越思念家鄉的親人和自己年邁的老母。他用詩歌寄情明月、草木,表達著對親人的記掛和思念,也表達著自己堅定高潔操守的人格理想。他在《感遇》十二首的第一首中就寫下了「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詩句,借春蘭與秋桂兩種高雅的植物,來比擬賢人君子的潔身自好、守德敬業僅僅是為了盡到做人的本份,而非貪圖外界讚譽和富貴騰達。所以,即便被貶至外地,他心裏依然放不下大唐的朝政。多年的太平盛世,讓唐玄宗慢慢忘記了勵精圖治和居安思危,沉迷於享樂,政務漸漸疏離。在他離開京都之後,還會有人像他一樣甚至在下棋的時候,都挖空心思地去提醒他嗎?

唐玄宗明明棋藝不如張九齡,卻總是不服輸地找他陪弈。一日棋盤上廝殺正酣時,張九齡忍不住提醒他,天天這樣下棋不理國事不妥當。玄宗正一心放在棋局上,壓根沒注意張九齡說甚麼,嘴上回答著「不要緊」,手裏拿起「車」吃掉了張九齡的「馬」。張九齡一看玄宗不為所動,就繼續讓他拿「車」橫衝直撞,連續吃了自己好幾個棋子,直到逼上了自己的「帥」,張九齡還是不挪動「帥」,也不拿子來保護。玄宗奇怪道:「你怎麼還不動啊!這樣馬上就輸了。」張九齡笑著說:「陛下,這下棋好比管理國家,若是『帥』一動不動,所有的棋子也不保護它,這局棋當然要輸啊!」玄宗聽了這才恍然大悟。

後來,張九齡又被召入京,這一次玄宗非常器重他,以至在他55歲準備告老還鄉時,玄宗都不肯批准,只是把他的兩個弟弟安排到他的家鄉附近當官,以便照顧他們年邁的母親。公元733年,張九齡終於官拜宰相並兼修國史,主理朝政大事。可惜此時,朝中已是奸臣當道、亂黨橫行,僅僅做了三年多的宰相之後,張九齡便遭到奸臣李林甫的嫉恨和彈劾,被罷免了宰相,降職為尚書右丞相。

事實上,在被罷免宰相之前,張九齡就明白自己在玄宗面前說話的份量已遠不如從前,但他還是盡了自己最後一番心力。公元736年,安祿山任平盧將軍,討伐契丹失利,張守珪奏請朝廷按律斬首。在張九齡任宰相期間,安祿山曾拜見過他。那時,張九齡便看出安祿山是個奸佞小人,日後必會興風作浪。他奏文給玄宗,出於嚴肅軍紀,也要將安祿山斬首,以絕後患。但玄宗在看了奏文後,卻認為他太過多慮,決定將安祿山釋放,以示皇恩浩蕩。

公元755年,也就是在張九齡離世十五年之後,「安史之亂」爆發。被安祿山軍隊趕到了蜀地的唐玄宗此時想起了張九齡當年的勸告,不由得痛悔不已。他專門派人去曲江祭奠張九齡,卻再也無法挽回大唐盛世由此走向衰落的宿命,歷史將注定由此翻開新的篇章。

Illustration by Mu Chuan

 

張九齡當年在家鄉開鑿的梅關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