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失落的神秘 —— 探訪伯利茲的瑪雅遺蹟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失落的神秘 —— 探訪伯利茲的瑪雅遺蹟

Zhao Wen

當我們長舒一口氣終於度過了2012的「世界末日」,那關於瑪雅的神秘吸引力卻並未因此而褪卻,反倒愈加強烈。

蘇南圖尼奇(Xunantunich)瑪雅古城遺址修建於公元前600年左右,曾是一處重要的皇家祭奠儀式舉行地。中央宮殿為卡斯蒂略(El Castillo),其所有的建築,寺廟、宮殿等都曾繪製有生動的色彩。

蘇南圖尼奇(Xunantunich)瑪雅古城遺址修建於公元前600年左右,曾是一處重要的皇家祭奠儀式舉行地。中央宮殿為卡斯蒂略(El Castillo),其所有的建築,寺廟、宮殿等都曾繪製有生動的色彩。

說不清有多少次曾在電視上或電影中看到古老的瑪雅遺址,一座座平頂的金字塔樣的建築掩映在中南美洲的熱帶雨林中,沿著山勢錯落有致地分佈著。黑色的巨大石塊早已在歲月的侵蝕下斑駁不堪,究竟是誰建造了它們,又有誰曾生活在那裏呢?他們又為何在一夜之間彷彿從世間蒸發,僅僅留下這32.4万平方公里內曾經的輝煌,讓我們這些後人只能不斷猜度,無限神往。

今年春天,我終於決定前往瑪雅親身感受一下那裏神秘幽遠的氣息。我的心中甚至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幻想和期許,也許此行在某塊角落的岩石上,我也會偶然發現一段雕刻其上的符號文字之類,其中也藏著甚麼驚世的預言呢!就這樣,我和我的兒子們踏上了這趟神秘的旅途。當我的耳邊迴響起吼猴的鳴叫,眼前時不時閃過樹梢上蹦跳的艷麗長尾鸚鵡和犀鳥,我知道自己已經身處中美洲小國伯利茲(Belize)那茂密原始的叢林之中了。

隨著清晨的鬧鐘聲響起,我像是感受到了瑪雅太陽神Kinich Ahau的召喚,開始了前往蘇南圖尼奇(Xunantunich)瑪雅古城遺址的探索之旅。沿途那金色的陽光穿過層層的枝葉,如來自上天的祝福一般灑落在頭頂,透過還未完全消散的晨霧,舉世聞名的瑪雅金字塔——卡斯蒂略(El Castillo)正矗立在一道石灰岩山脊上,好似海市蜃樓般的虛幻飄渺。儘管外形有些相似,但瑪雅金字塔與埃及金字塔最大的不同是多用於祭祀神明,而非墓葬,尤其是祭祀瑪雅文化中最主要的神明之一羽蛇神。

要說最初讓我對瑪雅文化產生興趣的原因,正是在瑪雅建築遺址中無處不在的羽蛇神。一個在北,一個在南,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千萬里之外的瑪雅羽蛇神,為甚麼竟會和中國的龍如此相似?同樣高貴無匹,同樣掌管降雨。羽蛇神還為瑪雅人帶來了文字、立法和玉米,並控制著人的生死。從發掘的文物中看,瑪雅的古代文字和中國的象形文字頗為類似,瑪雅人還同中國人一樣熱愛玉器。可惜這段在公元前300至900年間繁盛一時的文明,卻在2,000年後戛然而止,宏大的城市逐漸被叢林吞沒,原因成謎,至今無解。我們也無法去印證瑪雅文明究竟是不是美洲大陸上的中國遠親了。

今天我們到訪的蘇南圖尼奇遺址於1881年被一個獵人發現,其發掘工作一直延續至今天。數不清的祭壇、手工藝品和石製品破土而出,為現在的我們拼湊出一幅支離破碎的過往畫卷。「出土的每個遺址都有上千個疑問,每個疑問的答案又會引出上百個問題。」導遊威廉的話恐怕道出了許多瑪雅文化迷的心聲。威廉生長在當地,是一位農場主和馴馬人,他的童年幾乎就是在探索村莊San Jose Succotz附近的古代洞穴中度過的。「有太多謎團籠罩著瑪雅,比如:他們究竟是怎樣在沒有鐵器、機械和畜力的幫助下建造出金字塔的?」威廉一路上興致勃勃地和我們談著他對瑪雅文化的一些見解。

儘管我也對這些巨大建築物的建造過程好奇,但離開蘇南圖尼奇遺址後,我很快從關於力學、工程學的思考中跳出來。畢竟對多數遊客來說,眼前震撼的景觀究竟從何而來並不重要,關鍵是它們就在那。沿著莫潘河畔(Mopan River)古道騎馬前行,兩旁充滿熱帶風情的植被散發著各種特別的味道。騎馬穿越雨林的主意是我兒子們提出來的,看著他們興奮的樣子,我也得承認,儘管不算舒適,但這恐怕是最適宜遊覽瑪雅古城的方式。

我們在一個小小的渡口過了河,此時,才算是真正進入了瑪雅古城的腹地。我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即便是好萊塢大片中也未曾見過這樣的場景。這裏曾是一個古老強國的都城,分佈著26座規模龐大的石砌建築,許多還未被完全發掘。不敢相信此刻如此荒涼的城市裏,當年曾生活著二十萬瑪雅人。最高的金字塔足足高出地面四十米,登上去需要攀爬巨大的石頭臺階。

依據建築的規模格局和圓弧形的拱頂,我們可以判斷出一些建築曾經是皇家宮殿和貴族宅邸。如今站在這些遺址上,我們依然可以體驗到一位帝王君臨天下,俯視自己土地時的豪情萬丈。我沒有忘記自己尋找神秘文字符號的小心願,在那些雕刻著各類奇異紋樣的巨石間仔細尋覓比較著。結果,我發現了之前讀過的關於瑪雅天文、曆法、祭祀等一些文教書籍中的符號,其中有代表雨神Chaac和月亮女神Ix Chel的。終於看到了那些書中圖片的原型,我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滿足。

最令人驚奇的當屬瑪雅文明中居然有類似現代足球的中美洲蹴球。巨大的、建造考究的球場在瑪雅遺址中非常常見。依據周圍遺址中出土的象形文字記載,這種名叫pok-ta-pok的運動,在當年是一種祭祀活動,比賽的結果將決定參賽隊員的生死,這讓我有些不寒而慄,趕緊離開了那塊血腥的場地。導遊指給我們一棵場地邊的人心果樹,這棵樹冠龐大的大樹能分泌一種樹膠,可以用於製作蹴球,還可以放到嘴裏咀嚼清潔口腔,像是數千年前的口香糖。

在瑪雅遺址中穿越了一天之後,我的好奇心好像燃燒的更加旺盛。歸途中騎在馬上,我暗暗地打算再去北邊的阿爾通哈(Altun Ha)遺址走一趟,那裏的一個大墓葬中曾出土過著名的玉石頭顱;或者再去安伯格里斯島上看一看,一處有兩千年歷史的遺址聽說最近剛被發現。此時,關於瑪雅的傳說對於我來說已經變得不再飄渺虛幻,正如人類所有曾經存在過的文明、創造過的輝煌一樣,它像是上天留給人類的一筆寶貴財富,提醒我們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的未知和可能,從而讓我們得以懷著更加謙卑的心態向更高更遠的未來前進。

Text by Janine Mackie  Translated by Zhao Wen  Produced by Peggy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