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命運的音符

Li Wan

訪指揮大師Kerry Stratton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一個小男孩生活在安省一座名叫Belleville的小鎮上。他和自己的父母過著平淡無奇的生活,家中唯一的娛樂就是收聽廣播。每當收音機裏傳出動人的旋律,男孩的心中就不禁升起一股莫名的激動,他是多麼渴望自己也能演奏出如此美妙的音樂啊!

 
 
「音樂對我來說是一種百分百的樂趣。」
——Kerry Stratton

Kerry Stratton擔任多倫多愛樂樂團的指揮兼音樂總監,已有二十三個年頭。近日,我們有幸採訪到了這位音樂界的大師,聽他講述自己與音樂之間的不解之緣。

天生小樂迷

回憶起自己當年如何向父母去爭取學習音樂的機會,Kerry Stratton形容為「像是發動了一場戰役」。生活在偏僻的小鎮上,家中的經濟又不寬裕,Kerry的父母想不通自己的兒子為何會對音樂如此癡迷。一番軟磨硬泡之後,Kerry的母親終於為他買了一臺電唱機。但Kerry若是想用它來欣賞音樂,那還面臨著更大的困難。

「一張黑膠唱片要$4.99。我的父親問我,知不知道要打多少零工才能賺來這$4.99。」Kerry至今還記得,在說到「知不知道」這幾個字時,父親是如何拉長了音調,讓他明白他的這個愛好有多麼的「奢侈」。「我回答說,我知道,我會去做。然後,我跑遍了所有的地方,路邊、垃圾箱,去收集空瓶子。用自行車帶回家,清洗乾淨,一個可以賣2分錢。」Kerry笑呵呵地說著那段艱辛的往事。「要收集好多個瓶子,才能買到$4.99一張的唱片,還要加上稅和運費。」

後來,Kerry幸運地找到一家可以郵購唱片的俱樂部。「那裏可以買四送四。要是我答應之後買四張全價唱片,就能用99分的價格先買四張。」他買的第一張唱片是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奏的貝多芬《田園交響曲》,由著名指揮家Fritz Reimer指揮。這張唱片在如今Kerry眾多的收藏中,依然佔據著最寶貴的位置。「每次新唱片一郵到,我就覺得自己彷彿變成了一個探險家。這位肖邦是誰?那位莫索爾斯基又是誰?哦,這個長長的名字這樣讀對嗎?」
在Kerry不懈地努力下,他的父母終於被他的決心和意志打動了,答應讓他去學小提琴。興奮的Kerry無比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每天刻苦地練習著。一直到他十七歲的一天,一場事故讓他不得不與心愛的提琴道別了。

 
 

意外當指揮

十七歲那年的假期,Kerry找了一份零工,想賺些錢來補貼自己學音樂的費用。誰知,在一次事故中,機械設備切掉了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儘管因為搶救及時,他的手指被醫生成功接上了,但卻失去了感覺,也無法伸直。「學過提琴的人知道,按弦的左手像修鞋匠,是技術活兒,拉弓的右手才是藝術家。我知道我再也無法成為小提琴演奏家了。」眼見多年的努力付諸東流,Kerry心中充滿了痛苦和迷茫。這時,音樂老師偶然間的一句話,讓Kerry看似一片灰暗的音樂路,陡然顯出了生機。

「那位老師問我,Kerry,你想不想當指揮?明天大會上的演奏,你想上臺試試嗎?」這次的小試牛刀非常成功,Kerry很快當上了當時學校裏所有樂隊演奏的指揮。在魁北克的McGill大學求學時,Kerry成為了蒙特利爾少年交響樂團的助理指揮,並不時得到登場機會。在原來的指揮退休之後,Kerry第一次成為了一名職業的指揮。

時至今日,身為多倫多交響樂團指揮的Kerry深受樂迷們的喜愛,更獲得了無數的榮譽。他是首位與享譽全球的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冬宮交響樂團合作演出的加國指揮;曾在故宮與北京交響樂團合作;在多倫多愛樂樂團擔任指揮和音樂總監長達23年;並因對捷克斯洛伐克的文化作出傑出貢獻,而獲得該國的「Masaryk」和「Gratis Agit」嘉獎。「身為指揮,所有的技術知識,都可以很快學會。」在多年的職業浸潤之後,Kerry對於樂團指揮有著深入的理解。「觀眾欣賞一場交響樂,其實是在欣賞指揮的表演。這就好比每個人都讀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但只有John Gielgud(英國著名戲劇演員),才能將這個角色演繹地動人心魄。」

 
 

推崇音樂教育

功成名就之後,Kerry非常樂於幫助和鼓勵年輕的音樂家們,無論是演奏者,還是指揮。尤其對於孩子們,Kerry更是希望能引導他們盡快體驗到音樂所帶來的樂趣。「音樂創作出來不是為了受敬仰,而是為了讓人們熱愛它。那些觸動了你心靈的音樂,沒有人可奪走。」

Kerry曾幫一個小學排練了一出名叫「Brundibár」的兒童歌劇。演出結束之後,Kerry很快就淡忘了這件事。但有一天,他意外地收到了一封學校老師的來信,信中說:儘管歌劇已經演完了,但孩子們依然會在課閒的時候,聚到一起演唱裏面的歌曲。這個消息讓Kerry非常欣喜。「聲音是所有人都擁有的免費樂器。我見過六歲的孩子都會努力地練習歌唱,讓自己能發出美麗的聲音。」所以,人人都可以通過唱歌來提高音樂素養。

「現在,差不多已經有四代人是在電視機前長大的。我不喜歡這樣,不過也沒辦法。很多人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第一次聽到的交響樂是卡通片裏的。我可以告訴大家,我也是!」Kerry建議家長們,如果發現孩子對音樂有熱情和天份時,不妨帶孩子多去聽聽現場的音樂會。現場的音樂會,會讓孩子們更直觀地看到樂器,聽到它們的聲音,從而可以選擇學習自己有興趣的一款。

說來令人吃驚,Kerry的子女們都沒有去學習樂器,這是為甚麼呢?「因為他們沒有求我要去學音樂。」回憶起自己童年時,為了學音樂而付出的難以想像的努力,Kerry感嘆如今的年輕人,一切來得都太容易。在經歷了如此多的曲折坎坷之後,Kerry遠比其他人更能體會到音樂之路和其它所有藝術之路的艱難困苦。如果沒有對藝術的深摯熱愛和堅強的意志,沒有人可以取得成功。「音樂對我來說是一種百分百的樂趣。」說這話的時候,Kerry的眼中閃爍著孩子般的光芒。

除去音樂之外,Kerry坦言最愛的莫過於自己的家庭。他和自己的妻子Elizabeth有著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那天,Elizabeth在她朋友的安排下,去和另一位男士約會,地點恰好是Kerry參演的音樂會。Elizabeth對她的約會對象沒甚麼感覺,但當Kerry走上指揮臺的一刻,她卻被這位風度翩翩的音樂家深深吸引住了。之後,Elizabeth開始贊助Kerry所在的樂團,兩人得以有機會接近並相互瞭解。這段媲美好萊塢愛情片的劇情,最終以一場幸福的婚姻作為大圓滿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