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自由漂流的世界

Rui Chen

訪加拿大著名作家Yann Martel    

一位印度少年,一隻老虎,一葉小舟,在茫茫無際的大海上掙扎求生。當Yann Martel創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個故事時,他從未想到會在日後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Yann Martel

Yann Martel

早在2002年,小說《少年Pi的奇幻漂流》便獲得了當年的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這一現今小說界的最高榮譽。全世界的讀者也第一次認識了Yann Martel,這位充滿了奇思妙想的加拿大作家。至2012年,當好萊塢著名華裔導演李安將這部小說改編成電影之後,「少年Pi的奇幻漂流」才真正帶上了幾分奇幻色彩,從一部小說,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文化風潮。更一舉拿下四項奧斯卡大獎。影片中如夢如幻、瑰麗壯闊的海上美景;人與老虎間亦敵亦友的奇妙聯繫;以及結尾處引人深思的哲學命題,都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

在今年的多倫多電影節上,Yann因參與系列片《電影中的文學作品》(Books on Film)的拍攝,而走到了幕前,《品位》也抓住這難得的機會採訪了他。

好故事隨處發生

Yann出生在西班牙,父母是加拿大人。年幼時他便隨父母旅居在世界各地和加拿大的許多城市。從葡萄牙、阿拉斯加到法國、哥斯達黎加,處處都留下了他成長的印記。這種特殊的經歷深深影響了Yann的創作風格,讓他的故事背景可以隨性地遊走在世界各地。Yann對此解釋說:「所有作家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都是自身生活的反應。但我的作品並不是我的自傳。《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背景被設定在了印度,下一部小說的背景會放在葡萄牙,怎麼說呢?這都是很偶然的選擇。」

「我不是在寫這些國家本身。」Yann接著說:「它們僅僅是故事發生的地點,這些情節可以發生在世界各地。從某方面來說,它們都是加拿大的故事和全世界的故事。」甚麼樣的故事才能成為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讀懂並接受的故事呢?「沒有特定的條件。」Yann說:「無論你是在一個蒙古的村莊裏,還是薩斯喀徹溫省、巴黎、倫敦、紐約,這些地方都可能上演這樣故事。」也許是因為遊歷過太多的國家和城市,別人眼中巨大的地域和文化差異,在Yann眼中並不是問題。他的這份寬容和接納,正是他的故鄉加拿大的特色之一。

骨子裏的加拿大根

提起故鄉加拿大,Yann的讚美之情溢於言表,「加拿大真是個好地方!豐富多彩、融匯交織,好像把全世界都濃縮進了一處。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走來走去,大家都見怪不怪。我想這是加拿大最大的特色——人們彼此間有著寬容的態度。」

如果Yann如此熱愛豐富的多元文化,他理應住在多倫多市中心的頂層公寓才對。可事實上,他的家卻安在了相對偏僻的薩省。說起其中的原因,Yann展現出加拿大人平和淳樸、親近自然的一面。「紐約、倫敦、巴黎、多倫多、柏林這些國際大都市非常相似,比方都有許多華麗的酒店、頂級的劇院和博物館、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族裔的人們等等。」Yann略有所思地說:「但這些城市已經完全不是地球本來的面貌了,人們全生活在一個模式中,到哪個國家都一樣的感覺。但當你來到一個小一點的城市,如薩省的省會薩斯卡通,就不會這樣。因為,它放不下那麼多的建築和人。這是小帶來的好處,可以保留本土的特色。」

 
根據Yann的小說改編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根據Yann的小說改編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與自然拉近距離

對於國際化大都市,Yann還有一個憂慮,那就是現代生活讓人們與大自然的距離越來越遠。他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也表現了這種人與自然聯繫上的缺失。例如,主人公印度少年,儘管家中經營著一所動物園,靠動物維持生計,可他的父親依然從小教導他,老虎是吃人的猛獸,永遠要躲得遠遠的。不曾想,在一場海難過後,少年與一隻老虎和一群動物被困在了一艘救生艇上,他從起初的驚恐到後來慢慢嘗試與老虎接近,人與獸在狹小極端的環境下,建立起令人難以置信的生死與共的情感聯繫。

Yann希望通過他的文字,能讓人們放下對其它物種的恐懼和排斥,喚醒人們對自然的關切和熱愛。「對於大多數生活在多倫多的人來說,他們見過多少動物呢?鴿子、松鼠、一些奇怪的昆蟲?如果想想現今人類與其它物種的關係,人類一定是患上了嚴重的孤僻症。所以,用動物來寫故事,我會覺得耳目一新,我想對讀者來說也一樣。」

2010年,Yann推出了他的另一部小說《標本師的魔幻劇本》(Beatrice and Virgil),這一次他不僅將動物放入了主要情節中,還讓猴子和驢的動物標本做了主角,而故事的主題卻是異常沉重嚴肅的猶太人大屠殺。如今,這部小說已被Lindsay Cochrane改變成舞臺劇,登上了多倫多Factory劇院的舞臺。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的一幕。夜間,海面因為浮游生物而螢光閃閃,一頭鯨魚從海中躍起。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的一幕。夜間,海面因為浮游生物而螢光閃閃,一頭鯨魚從海中躍起。

 

信仰的力量與靈性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主人公對神靈的虔誠信仰貫穿整個劇情。當神力的不可思議遭遇尋常邏輯的挑戰時,人們會選擇相信哪一方呢?影片中,當印度少年為了讓別人相信他沒有發瘋,而給出了另一個「合情合理」的故事後,他的那句質問「這兩個故事,你又相信哪一個呢?」直擊每一位觀影者的內心深處,Yann自己又給出了怎樣的答案呢?

Yann承認自己不是一位宗教信徒,他成長在一個關注藝術超過宗教的家庭。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才逐漸對「信仰」產生了興趣。「我感興趣的是所有宗教的共性,那就是信仰,一種能讓人超脫於物質之外的信念。」Yann說,他欣賞宗教給予人的精神信念,如果人們因脫離宗教,而失去一些寶貴的品質,他會為之感到哀傷。「宗教中飽含著深切的人性。」Yann繼續說道:「說起來也奇怪,儘管它看來虛無飄渺、超凡脫俗,卻總能實實在在地讓我們找回我們自己。」

但Yann並不欣賞如今的宗教組織,理由是宗教與藝術創作一樣,應有一個更自由廣闊的空間。「為了要一個合情合理的結果,我們已經變得太循規蹈矩了。總是在關注甚麼才是正確的,千萬不要越雷池一步。」Yann停頓了一下。「可藝術和宗教都會因此受到扼殺,我們看待生命存在的視角也會變得狹隘。」

話已至此,Yann的答案似乎顯而易見。我們生活的世界一直有許多無法解釋和預知的元素,人們一方面對此充滿了好奇和敬畏;一方面又強迫自己無視這些可能會打破常規,帶來麻煩的不合理性,用看似符合經驗和邏輯的理由去說服自己接受眼前的現實,甚至這所謂的「現實」,有時是如此的殘忍和醜陋。可「現實」就一定意味著真相嗎?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為例,如果按照正常的邏輯,印度少年是根本不可能乘坐一艘小小的救生艇,沒有水、沒有食物,在海上漂流227天還存活下來的。既然他的存活已是一個奇蹟,我們為甚麼不能大膽地再相信一次,也許這種堅信就是創造下一個奇蹟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