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自由的旋律

Rui Chen

訪著名青年作曲家陳東

初見陳東,很難不被他的隨和溫厚所打動。而他的音樂,正如他的為人,帶給無數人心靈上的慰藉和鼓舞。

音樂應該是正義、坦誠和美好的,應該帶給人們希望。當人們聽到這種音樂,會感覺到內心的平和。
——陳東

來到陳東的工作室,這位剛過而立之年的著名作曲家,此時正面帶微笑,親切地為一位歌手做著示範。「口型要圓潤,歌聲要發自內心。」陳東的聲音聽上去彷彿有著融化鋼鐵般的溫暖,當他起手示意歌手開始演唱時,那恍如天籟般的歌聲在空間內迴響。

自2012年以來,陳東已經贏得了一連串的音樂大獎,包括「世界音樂最佳歌曲」(Best Song in World Music),「最佳獨立音樂」(Best Song for Indie/Film/Documentary/Short),還有「好萊塢音樂媒體大獎」(Hollywood Music and Media Awards)的「最佳原聲音樂獎」(Best Soundtrack)提名。2014年,他的作品進入了第86屆奧斯卡「最佳配樂」(Best Soundtrack)和「最佳原聲音樂」(Best Original Song)兩項大獎的競賽單元。

提起這部入圍奧斯卡的影片《自由中國:有勇氣相信》,陳東很是感慨,他說:「《自由中國》這部影片的故事本身便是一段令人難忘的、強勁的旋律,這是毫無疑問的。」也正是這部影片的配樂,讓陳東獲得了「好萊塢音樂媒體大獎」的提名。該獎項的聯合創辦人之一Jim DeCicco曾這樣評價陳東的作品:「我真的很喜歡陳東將東西方音樂相融合的做法,這種融合讓人不再覺得這音樂是屬於哪個民族的,而是完全屬於這部影片,這正是所有作曲家所想要達到的效果。」

逼上音樂路 

陳東生長在北京,童年時,他的父母曾逼著他學鋼琴。「那時,我對音樂沒有任何興趣。」陳東說:「我根本不喜歡音樂。」在小陳東的眼中,千篇一律的鋼琴基本功練習,跟學校裏沉重乏味的功課沒甚麼兩樣。在這種雙重壓力下,陳東開始厭學了。「在我看來,中國的教育從來不給學生自由。」陳東繼續說:「他們就是給學生答案,讓他們死記硬背,然後考個好成績,上大學。」

眼看陳東與音樂的緣份就要夭折了。此時,一次偶然的演出機會成為了陳東音樂生涯的轉折點。「我被拖去參加一個鋼琴二重奏表演。那位合作的同學告訴我,他彈鋼琴從不看譜子,他就靠聽來演奏。」這新奇的說法讓陳東生出了興趣。這位同學隨後給了陳東一張雅尼的唱片。雅尼是全世界著名的「新世紀」(New Age)音樂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傑出的作曲家和鋼琴演奏家。陳東和同學後來一起演奏了一首雅尼的名曲《Santorini》,同學們都很喜歡。但對陳東來說最重要的是,這種靠聽來演奏的方式,讓他第一次體驗到了音樂帶來的樂趣,彈鋼琴從此再也不是件苦差事了。

小小作曲家 

這次轉機來的可謂恰到好處,終於將陳東從枯燥的學校生活、嚴厲的家庭教育和青春期的焦躁不安中解脫出來,讓他找到了一種釋放壓力的方式。「我青少年時期過得很寂寞,我用音樂來緩解自己的焦慮和沮喪。」坐在鋼琴前的陳東,回憶著音樂曾帶給自己的幾多慰藉。 

在17歲時,陳東開始嘗試作曲。在大量的傾聽和演奏了別人的音樂之後,他發現了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如果我想作出一段旋律,那我就可以作出來。」一首首原創的音樂,毫不費力地從他的指尖噴湧而出,受到許多人的讚譽和喜愛。後來,陳東開始在網上發佈自己的音樂,關注他的人更多了,許多他的「粉絲」暱稱他為「中國雅尼」。一所中國的音樂學院還邀請他編錄自己的專輯。「當他們知道我才是個高中生,就不再和我聯繫了。」陳東笑著說。

 
 

尋找心靈的歸宿 

儘管音樂路走得越來越順暢,但陳東從音樂中所得到的慰藉卻似乎越來越少。他內心那種隱隱的孤獨和不快樂,似乎永遠無法用旋律傾吐出來。尤其是當他被音樂中的情感所帶動時,更是感覺難以自拔,甚至有些抑鬱的傾向。「我們這些創作和演奏音樂的人,都是些很情緒化的人。有時感情會太過強烈,以致自己都無法控制,變得非常消沉沮喪。」

即便音樂曾是陳東逃離現實壓力的良藥,但他的音樂終究是自己內心的情感表達。這好比一個人自言自語,也許說出來會舒服些,對解決問題卻還是沒有甚麼實際的功效。眼看陳東的生活又要陷入低谷,這時,他靈魂的良藥又一次準時出現了,正如當年他與音樂不期而遇一樣。
那時,陳東的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功——一種中國傳統的佛家修煉方法,共有包括打坐在內的五套功法。起初,陳東

並未對媽媽修煉法輪功的事放在心上。直到一天,他無意中讀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書中那看似淺顯易懂的話語帶給了陳東前所未有的震撼,有些更是他從未聽過和想過的。比如,因果報應;凡事先考慮別人;如何通過修身養性來讓自己的思想更加純淨。看到這些,陳東隱約覺得似乎找到了解決自己情緒問題的關鍵。他開始跟著媽媽一起修煉法輪功,每天煉習五套功法,並繼續研讀法輪功的其他相關著作。

創作更好的音樂 

令陳東沒想到的是,修煉法輪功對他的音樂創作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做為一位音樂人,這給了我創作的方向,也像是一種社會責任。」陳東說:「音樂應該是正義、坦誠和美好的,應該帶給人們希望。當人們聽到這種音樂,會感覺到內心的平和。」

比較自己修煉法輪功前後的作品,陳東感覺到了明顯的差別。「之前,我隨著自己的感覺去做音樂,儘管也能做出許多優美的旋律,但和我現在的作品比起來,遠遠不夠水平。當我開始真正修煉自己,改變自己的內在,放下那些強烈的情緒,我覺得我的音樂反倒變得更有力,更感人了。

事實證明陳東所言非虛,2014年,他的作品《Flying High Above》獲得「好萊塢音樂媒體大獎」的提名,也進入了全美歌曲創作大賽決賽。陳東說這首歌曲表達了他希望人們不斷提升自己的心願。

「有許多東方的修煉者可以在打坐時離開地面,自由飛翔。」陳東認真地說:「想像一下,如果他飛的很高,越來越高,那會離這個世界越來越遠。可以看到所有的高山,所有地球上的一切也只不過是滄海一粟。所以,當你和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你可以讓自己去想像這個場景,那眼前的事情還算得了甚麼?」

陳東最近搬到了洛杉磯,持續著音樂和影視方面的工作。雖然在這座舉世聞名的「娛樂之都」裏,可以找到所有類型的流行、現代音樂,但陳東並不擔心他的作品會被這些當下的潮流所湮沒。

「在古漢字中,『藥』字的『草字頭』之下就是一個音樂的『樂』字。」陳東比劃著說:「古時候的中國人就意識到,音樂有治療的作用。我的理解是這樣,如果我能拿出好的音樂、積極的音樂、正面的音樂,或是非常優美純淨的音樂,那會安撫人們的心靈,為他們帶來快樂,從而讓他們的身體也隨之健康起來。」

 
 

Photography by Anton Jiang/ Yulia Ronskaya/ Anton J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