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俠女」柔腸闖「舞」林

Rui Chen

訪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周書汀

舞蹈學校招生考試現場,考生們正在舞臺上專注投入地表演著,一個伶俐可愛的小女孩在後台好奇地張望。她沒有報名參加考試,是陪朋友來應試的,正在她全神貫注地替朋友加油打氣之時,一位考官注意到了她……

 
跳中國古典舞時,我感到有一種內在的力量,動作做出來的時候,彷彿跟空氣產生了摩擦感。——周書汀,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這位小女孩就是周書汀,那次在她的家鄉——新西蘭舉行的舞蹈招生考試,最終成了她命運的轉折點。時至今日回想起那天的經歷,周書汀感覺還是像做夢一樣,「一位老師叫住了我,問我為甚麼不報名參加考試,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一時愣在了那裏。然後,他就把我給拉進去了。」
結果是,身材高挑勻稱、柔韌性和彈跳都很出色的周書汀被幸運地錄取了。自從隨父母從中國移民至新西蘭,她從未想過自己的命運居然會再次和中國聯繫起來,而且還是通過一種流傳了幾千年的藝術表現形式——中國古典舞。這之前,她僅僅觀賞過一次「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那裏面精彩絕倫、美麗非凡的舞蹈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若說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其中的一員,那卻是周書汀做夢也沒想過的。

「飛天女俠」

錄取周書汀的是美國「飛天藝術學院」,這意味著她小小年紀就要遠渡重洋,獨自前往一片陌生的土地。但對一貫勇敢灑脫的周書汀來說,這構不成甚麼困擾,「我以前很喜歡讀書,尤其喜歡武俠小說。我覺得做個中國的古人真不錯,可以行俠仗義,行走江湖。」這次去美國學習中國古典舞的機會,讓周書汀覺得她終於向著一直嚮往的「俠客」生活邁進了,可以走向外面的大千世界了。 

而想要在「江湖」上佔據一席之地,一身過硬的功夫是少不了的。現實中的學校裏並沒有神奇的武功秘笈,無論是「武俠」還是「舞俠」,都是通過嚴格的訓練一點一滴造就出來的。練舞的過程充滿了挑戰和汗水,這些倒是沒有難倒周書汀,她曾經對武俠電影裏那些上下翻飛的武打動作無限神往,現在終於得到了自己嘗試的機會。「每次學習技巧上的高難度動作,像翻騰之類的,我總是第一個上。可能是之前武俠小說看得多吧!我真的膽子比較大,也不怕摔。」 

樂音入神韻

儘管對翻騰之類的技巧不在話下,可說到中國古典舞中的身韻,周書汀這位「女俠」卻著實摸不著頭腦。「我平時是個爽快灑脫的人,不太懂得中國古代女子那種溫柔秀美的味道。那些不是光練習和模仿就可以的,要發自內心地去揣摩、去體會。」她開始想像著讓自己進入一些情境,比方清晨在湖邊散步時,她會把自己想成是一位古代的女子,身著曳地散花絲裙,外罩紗衣,蓮步輕移在自家庭院的荷塘畔,腰間玉珮的長穗隨著裙衣起伏微微擺動。

2012年,周書汀參加了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舞蹈大賽」。正是這次比賽,讓她對中國古典舞的韻味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她參賽的舞蹈叫《香蓮》,用舞蹈這種視覺藝術去表達花朵的香氣,聽上去很有難度。怎麼能讓觀眾在看舞蹈時,感受到蓮花那沁人心脾、幽雅淡然的香氣呢?「剛開始的時候,老師和同學們都說我跳的一點都不香。後來我想到了自己學古箏的經歷。」

原來,周書汀曾經有長達十年的學習古箏演奏的經歷,這種音色清悅、高潔而又含蓄的彈撥樂器在數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中一直與文人墨客如影相隨。它空靈悠遠的琴音,讓遠離故國的周書汀在成長過程中依然能與中國的古老文化相知相伴。「那時,我是用手在彈奏音樂,來表現和傳遞內心的情感,現在不過是換了種表現形式,用自己的肢體語言把音樂演奏出來。所以,只要我的心融入了音樂,即便不說話,觀眾也會從我的動作中體會到我要表達的意境,感受到蓮花正在散發著清新的香氣。」

現在每次放假回家,周書汀還會彈奏古箏,學習舞蹈的過程讓她更加熱愛和懂得了音樂的美好,「我特別喜歡『神韻』的伴奏音樂,它們總是能讓我從一天緊張的練習、排練中平和下來。」

意境傳未來

隨著對中國古典舞的認識和理解不斷加深,周書汀從中體會到了更多的文化內涵。「學跳中國古典舞之後,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叫欲速則不達,往往越是著急離那個韻味就越遠。平和下來之後,反倒很快就突破過去了,整個過程也不會那麼心力交瘁。」這正是中國古人所追求的淡泊寧靜、與世無爭的意境,放下即是得到,付出了辛苦的努力,卻無須去惦念甚麼結果,最終一切都是順其自然、恰到好處。

作為在西方長大的中國古典文化的傳承者,周書汀常常會將東西方文化做對比。「去年我巡演時去了歐洲許多國家,印象最深的是去參觀法國的凡爾賽宮,那裏的裝飾特別華麗精緻,牆上還繪製了許多精美的油畫。西方的藝術特別注重技巧和手法,把物品描繪得逼真細膩。中國畫往往是寥寥數筆,就表達出一種意境,給人許多回味的空間。這種差別和舞蹈有異曲同工之妙。」

談到中國文化中,這種給予人無限遐想的深長意味,周書汀又說到了去年「神韻」演出中《鳳凰仙子》這個舞蹈。她說這是她最喜歡的節目,尤其是那個令人意猶未盡的結尾,「我們大多數的舞蹈,結尾處都是靜態的,大家擺一個漂亮的造型。但《鳳凰仙子》的結尾是動態的,領舞演員還在翩翩地旋轉著,後面的演員組成了一條長長的鳳凰尾羽。似乎正在隨風擺動。讓人覺得這個舞蹈還會無限地延伸下去。」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