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藝術的色彩

Rui Chen

訪著名琺琅珠寶品牌 FREYWILLE 創始人Friedrich Wille

 

Friedrich Wille博士的經歷像是一個傳奇。他擁有法律和經濟行業的背景,卻無法改變內心深處的藝術家靈魂。而他的創作平臺,也有著非比尋常的光彩,一件件絢麗的琺琅製品在他的精心策劃下,變成了可佩戴的珠寶。

 Friedrich Wille博士

Friedrich Wille博士

眾所周知,Friedrich Wille博士是世界著名琺琅珠寶品牌FREYWILLE的締造者。在他的籌劃下,FREYWILLE珠寶用歐洲傳統的琺琅工藝,將全世界最著名的藝術品,表現在項鏈、手鐲、戒指的咫尺空間之中。讓藝術品走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煥發出親和的光彩。

「藝術拓展著我們的視野,讓我們看待世界的眼光從此與眾不同。」Friedrich解釋說,「在FREYWILLE,我們創作的要點始終是,如何將藝術的真諦和意義注入作品中。」

可佩戴的藝術

FREYWILLE珠寶的設計靈感,多來自巧奪天工的大自然之美和世界各地深厚的文化寶藏。他們用精湛複雜的琺琅工藝將這份美好與深邃盡情地表達,讓小小的首飾彷彿奏響了一曲宏大的樂章。例如以非洲文化為靈感的「Spirit of Africa, Kilimanjaro」系列,原始的幾何圖形被填充上豔麗純粹的顏色,如非洲部落的盾牌般樸拙粗獷。而與之相對的「威尼斯」系列,則用深紅與金的華麗色調,描畫出繁複優雅的古典歐式紋飾,演繹出文藝復興的輝煌。

Friedrich自豪地告訴我們,FREYWILLE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將歐洲繪畫大師們的作品融入珠寶設計的公司。以世界著名畫家代表做為靈感的「Hommage a Gustav Klimt」系列,自1998年推出以來,一直是FREYWILLE最成功的系列。系列中包括以奧地利本土畫家畫作為靈感的作品,這個音樂之國也是FREYWILLE的誕生地。

「這不僅是向奧地利傑出的藝術家們致敬,同樣也是向維也納這座城市,以及它在新藝術派誕生發展過程中所處的重要位置致敬。」Friedrich說:「這個系列的誕生和巨大成功,證明真正的藝術在我們心中將永遠佔據一席之地。」然而,FREYWILLE並非單純複製那些偉大的藝術作品,而是努力將其中的藝術精髓,賦予一些時代氣息。

「奧地利畫家Klimt的作品,既有創新,又符合美學規律,所以經常被模仿。」Friedrich說:「我們不想和那些純粹複製他畫作的設計一樣,所以,我們要保證設計能準確反映出作品中那些不同凡響的元素,給予它們全新的生命,讓這些傑出的藝術家們光彩永存。」

 
 藝術家投入無比的熱情和心血,在琺琅飾品上描繪出大自然之美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瑰寶。

藝術家投入無比的熱情和心血,在琺琅飾品上描繪出大自然之美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瑰寶。

 

製作工藝

在FREYWILLE,從提出一個創意,到一個新系列誕生,中間的過程是漫長而艱辛的,有時甚至會耗費長達數年的時光。創作團隊的藝術家們會花費大量時間思考、研究、討論,並不斷交流彼此的創意和理念。「這是一種藝術創作上的協作。」Friedrich說:「我們需要營造一個廣闊自由的空間,讓天馬行空的設想轉變成具體的作品。最終誕生的系列,會擁有豐富深邃的內涵,並被注入藝術的激情和精神上的能量。」

最後的琺琅製作過程,同樣需要耐心。全手工的工藝技法,通常需要超過80至100個步驟。琺琅和琉璃近似,主要成份是石英、硼砂和長石等。將原材料用陶瓷球研磨成細粉,加水調成泥漿狀。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繽紛色彩則通過添加金屬氧化物和石英砂來實現。每一種色彩都有一套獨特的配方,這些配方都是FREYWILLE的高度機密。

四層打底的漿料首先被填充至金屬模中,然後,根據工藝師的經驗把各種色彩依次填充進去。過程中,工藝師會如藝術家般,將各種微妙的情感不經意地放入各個步驟中。對古典文化與藝術的憧憬,對藝術大師們的敬仰,以及對傳統琺琅技藝的尊重,都會在最終的作品中體現出來,讓未來的擁有者佩戴上一份與眾不同的情感。

當數不清的琺琅色料層被填充好之後,將進入FREYWILLE獨家專利的燒製環節。燒製好的琺琅會經過嚴格的檢驗,必須表面平整,無瑕疵裂紋。此後,經拋光打磨,手工再塗一層琺琅色料,進行最後一次燒製。燒製完成後,薄如蟬翼的琺琅層將被鑲嵌進黃金底座中,成為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不斷前行

上世紀八十年代,FREYWILLE開始引起世人關注。那時,Friedrich剛剛遇到了年輕的女藝術家Simone Grunberger。之後,憑借Simone過人的創造力,今日的FREYWILLE開始浮現出來,並逐漸擁有了自己的特色。而故事的結局,如一部浪漫影片般圓滿,這位年輕女士Simone後來成為了Friedrich的妻子,一直是他最默契的合作夥伴。

如今,三十年過去了,Wille夫婦的設計信條從未改過。FREYWILLE依然用琺琅這一傳統精美的工藝演繹著一曲曲對藝術的讚歌,動人的旋律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生活中的美妙瞬間。

  Hommage à Venice

Hommage à Venice

  Hommage à Alphonse Mucha, Burgundy

Hommage à Alphonse Mucha, Burgundy

  Hommage à Gustav Klimt, Nixe

Hommage à Gustav Klimt, Nixe

  Hommage à Gustav Klimt, Nixe

Hommage à Gustav Klimt, Ni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