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追逐風暴的傳奇攝影師Eric Meola

Rui Chen

在按下快門的一刻,攝影師Eric Meola用一張張照片將他眼中的世界定格在了每一個美好的瞬間。 

 

Eric Meola手拿為搖滾歌星Bruce Springsteen的專輯「Born to Run」拍攝的封面照,這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採訪Eric Meola時,他正在紐約長島的家中。通過電話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這位著名攝影師對世界、對生活的熱情。「我將攝影視為一種分享的藝術,分享那些我曾見過的來自視覺上的饋贈。」Eric告訴我們,明天他便要出發與一隊氣象學家在美國大平原上追逐超級風暴。目前,他正策劃出版一本名為《龍捲風帶:天翻地覆》(Tornado Alley: The Sky Above the Land Below)的影集,預計2019與大家見面。

說起自己為何要去追逐風暴,Eric說,那還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他和搖滾明星Bruce Springsteen在內華達州進行了一次拍攝。他們遭遇了諸多令人歎為觀止的自然氣象景觀,如:颶風、暴雨、烏雲、雷電。「我在那拍到一些非常有戲劇衝擊力的照片。」Eric回憶:「我的腦後總是有個聲音,讓我去追逐更多的風暴。但人生就是這樣,一件事來了,又來一件,許多夢想就這樣被擱置了。」

然而,就在如今Eric快70歲時,他終於邁開腳步去追逐這曾經的夢想。事實上,在曾為有「色彩先鋒」之稱的攝影師Peter Turner當過助理之後,Eric便開始成就自己的攝影傳奇。做為一名攝影師,他早已享譽全球,拍攝了眾多佳作。他拍攝的照片先後出現在Time、LIFE、和Esquire等知名雜誌上。他還拍攝了保時捷跑車、尊尼獲加威士忌、可口可樂和Timberland服裝等許多商業廣告作品。

1977年,在搖滾歌星Bruce Springsteen巡演的路上,一場巨大的風暴正從遠方襲來。當時追隨Bruce的Eric Meola對此記憶猶新,這也讓他在今年再次前往內華達州拍攝風暴照片,並策劃出版一本名為《龍捲風帶:天翻地覆》的影集。

要讓Eric挑選出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就好比讓父母說出自己最愛家中的哪個孩子一樣困難。不過,通過談話,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到,Eric對某些作品還是懷有特殊的情感。其中便有為Bruce Springsteen的專輯「Born to Run」拍攝的封面照。照片上這位傳奇吉他手與他的夥伴薩克斯風演奏家Clarence Clemons並排站立。這張黑白老照片,正如Eric大多數的作品一樣,有著其背後的故事。

Eric告訴我們,照片上的兩個人一直是他最喜愛的音樂家,他曾在他們巡演期間,跟隨了將近半年時間。Eric清晰地記得,那是一個下著雨的午後,他在一個賓館的屋簷下終於和自己仰慕已久的音樂家面對面了。他結結巴巴地告訴Bruce Springsteen,他是多麼喜歡他的音樂,希望能為他拍照。然而,直到兩年後,這位明星才來到了Eric的工作室裏。在拍了700多張照片,用了20個膠捲之後,這張經典的黑白專輯封面終於誕生了。

在一次前往海地進行新聞攝影工作時,Eric拍到了他最具標誌性的照片「可口可樂小子(Coca Kid)」,儘管這張照片還沒能讓Eric立即飛黃騰達,卻足以證明他也是一位真正的色彩大師。「那是在海地首都太子港的一個很棒的舊可口可樂廣告牌,它是一個絕佳的攝影背景,但如果照片上沒有人,那還是毫無意義的。」

Eric在街對面支好了三腳架,把相機對好焦,等待著他期望中的場景能夠出現。幾個小時過去了,許多人從廣告牌前經過,但都不是Eric想要的感覺。有時是衣服的顏色不搭,有時則是路人行走的姿態和廣告牌上流暢的字體不和諧。

「突然,一個小男孩走了過來,他的白色短褲和甩動的胳膊,一切都是如此合拍!」在男孩經過的幾秒鐘裏,Eric按下了連拍的快門,用掉了他最後一個膠卷。「那時候,我不得不在家等兩個星期才能拿到沖印出的照片。」當他把照片拿到手時,不禁屏住了呼吸,緊張地翻看自己的成果。幸運的是,他拍到了三、四張男孩的照片。「最後一張照片真是完美!」Eric興奮地說。

 

「可口可樂男孩」是Eric Meola最著名的攝影作品,拍攝於海地首都太子港。

 

在這樣全情投入地拍攝時,Eric總是能將他的心靈化作現實的鏡頭。當他來到緬甸拍攝,鏡頭對準了一個小男孩正在接受剃度的場景,從此這個男孩將走上一條修行之路,畫面中充滿了一種靜謐祥和的氛圍。「在那幾秒鐘的時間裏,我開始哭泣。」Eric說:「面前的場景蘊藏著不可思議的情感。周圍的空氣中漂浮著許多灰塵,人們在唱歌,色彩恰到好處……整個場景異常鮮活。」此時,Eric感覺自己不再是一位旁觀者,而是成為了儀式的參與者。「那時,我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我來到了另一個地方,發現了我夢想中的世界的關鍵。」

「有那麼些時刻,我感覺像是被催眠了。」Eric繼續回想著當時的情景。「像是身處在一處風暴中,我發現自己在看著周圍變幻的形狀和色彩,試著在大風中直立起來。有一個時刻,我真的忘記了自己身處何方。」人們常說,Eric的攝影作品有著一種神秘的力量,他自己對此不置可否,說自己從小便喜歡幻想,還喜歡看魔術大師胡迪尼的表演。

其實,Eric十二歲時曾想過要追隨父親的腳步,成為一名醫生來拯救生命。可最終他一頭扎進暗房,成為了一名攝影師。「我父親的一位患者愛好攝影,他邀請我去他家,給我看了一些底片。」Eric談起這段陳年往事:「我被黑暗的光線和紅色的燈光吸引,永遠也忘不了看到第一張膠片沖印出來的樣子。前後也就30秒時間,我決定我將來要做一名攝影師。」

為了實現夢想,Eric在一家商店裏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做蘇打水和三明治。等賺到了足夠的錢,Eric急不可待地買了一個照相機,他形容當時的感覺是,世界頓時處處充滿了精彩。一次,全家去羅德島度假,當時只有十幾歲的Eric拍攝了一張一隻鳥兒迎著太陽飛翔的照片,投稿給了Audubon雜誌。「我幾乎都把這件事給忘了,三個月之後,我收到一封信,雜誌準備用我的照片做封面。這對我是莫大的鼓勵,證明我有能力從事這個職業。」

現在,當Eric遇到新一代的攝影師,他總是會用「壯志凌雲、腳踏實地」這兩句話來鼓勵他們。因為這正是他自己取得成功的原因,即對攝影事業永遠抱有無盡的熱忱和追求,並願意為之付出畢生的努力。

Images courtesy of Eric Meola

《小野馬》,冰島

《草原上的長頸鹿》,肯尼亞

《乾草垛》,北達科他州

《烈焰當空》,內布拉斯加州

《山坡上的牛群》,內布拉斯加州

《躍出水面的巴布亞企鵝》,南極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