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凝結時光的藝術

Guang Can

漫談手錶琺琅工藝

同時擁有珠寶的炫麗、玉的溫潤、瓷器的精緻,歷久彌新、永不褪色的琺琅如同在腕錶的方寸之間凝結了時光,描畫出永恆的光彩。

琺琅是用石英、長石、硼砂和氟化物等硅酸鹽類物質,經過800攝氏度左右的高溫燒結後,在金屬或是陶瓷表面形成的釉質表層。該工藝相傳起源於中東地區,早在公元前19世紀,古埃及法老便以琺琅來製作項鏈。東羅馬帝國則將這項工藝推到了極高的水準,因生產琺琅的地區被叫做「法藍」、「佛朗」等,當這項工藝傳入中國時,中國人便稱之為「琺琅」了。

和許多珍稀的天然材質不同,琺琅的珍貴完全來自於它繁雜精妙的製作工藝。也正因如此,它與人類另一項匯聚了頂級手工藝的技術產物——鐘錶不期而遇,碰撞出了炫麗恆久的火花。欣賞琺琅,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精緻鮮艷的色彩,為了讓原本白色或無色的琺琅煥發出多彩的生機,歐洲人曾投入了超過百年的光陰。
在幾百年前,只有法國人能夠在琺琅製品上達到歐洲古典油畫中紅色和藍色的近似效果。此後,瑞士人又孜孜不倦地鑽研了一百多年,才終於破解了關於琺琅的「色彩密碼」。原料中加入金,高溫窯變之後就是紅色,氧化鈷變藍、銻變黃、銠變黑、氧化銅變綠、錳變紫,至於如何在前期的繪製中便預期到成品的效果,那則需要無數次的嘗試和漫長的艱辛付出。

如今,一些古董琺琅錶的精品往往會在拍賣會上拍得驚人的價格,究其原因,百達翡麗的前任總裁Philippe Stern先生給出了答案:「古人製作的琺琅,通常都是臨摹一些著名的油畫。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古董琺琅錶就是一幅微繪的油畫。古人在製作琺琅錶時,往往會用10年,甚至20年的時間來繪畫,然後再用5到10年的時間來燒製和反覆打磨拋光。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如果有一個環節出現了失誤,這塊琺琅錶就會成為廢品。人的一生有多少個10年、20年?」 

如此艱難的製作過程,讓這門古老技藝的傳人越來越少,據說現今全世界掌握古董琺琅錶上微繪技藝的只有十人左右。每當有頂級手錶品牌推出琺琅錶,總會成為業界矚目的焦點。因琺琅是由手工繪製而成,而且製作過程中有著諸多不可預知的因素,例如,燒製時的受熱無法完全均勻,即使用同樣的釉料也未必能燒出一樣的色彩。這些製作過程讓每一塊誕生於世的琺琅錶都變得獨一無二,凝結著一段憧憬期盼與忘我付出相交織的真實記憶。 

從工藝上來說,琺琅分為:掐絲琺琅(Cloisonne)、內填琺琅(Champleve)和微繪琺琅(Miniature Enamelling)。掐絲琺琅,正是中國人所熟悉的景泰藍。製作時,先在銅胎上用金屬細條勾勒出圖案,並粘貼牢固,然後將不同顏色的琺琅釉料填充到勾勒好的輪廓裏,再將金屬胎放入溫度在850至900攝氏度的火爐中燒製。這個過程正是製作掐絲琺琅的難點,需從熔點高的釉料開始燒製,有多少種顏色的釉料,就要燒製多少次。過程中一旦某種釉料出現裂紋,則整片錶盤報廢。製造掐絲琺琅錶盤的成功率不到50%,所以十分珍貴,市面上並不多見。 

內填琺琅的工藝與掐絲琺琅相似。只是器物表面的紋飾採用了鏨刻、敲壓或腐蝕等方法來形成了類似浮雕的效果,填上的釉層因厚薄不同而在燒製後呈現多種形態。大名鼎鼎的大明火琺琅便經常與內填琺琅的工藝同時使用,「大明火」(Grand Feu)琺琅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工藝,需在同一琺琅上塗上多層色彩,再以爐火焙燒加固。上色時需精密把握由淺至深、由暖色調開始的順序,每次上同一色系。上完一個色系就送入800攝氏度的窯內燒製讓琺琅融化,取出後自然冷卻,冷卻後繼續上色。每一次上色都要如此重複三遍方能達到完美的境界。

微繪琺琅,又稱畫琺琅,是製法最困難的一種。畫琺琅的製作技法起源於15世紀中期歐洲比利時、法國、荷蘭三國交界的佛朗德斯地區。至18世紀末,日內瓦的琺琅大師們創造出了全新的畫琺琅技法。先在金屬錶盤上覆蓋一層抗變形的琺琅釉,並燒製出毫無瑕疵的盤面。彩繪師們在這之上再塗上數層白色琺琅釉,才開始繪製。繪製時需用特製的針筆,以高倍顯微鏡作為輔助工具,然後進行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的精心繪畫。因為每種釉料受熱後顏色變化不同,往往需要多重上色配合多重燒製才能讓色彩達到艷麗奪目的效果。完成一塊微繪琺琅面盤遠比裝配一枚陀飛輪機芯要困難許多,過程中的淘汰率也是異常之高,而且培養一名彩繪師比培養製錶師更要難上數倍,這種種的侷限讓成功的微繪琺琅錶成為當仁不讓的存世精品。

值得一提的是,琺琅錶與中國也有著千絲萬縷的因緣。自明代晚期傳入中國後,至清朝雍正、乾隆年間,琺琅錶已深受中國皇室貴族們的喜愛,以至中國成了當時世界鐘錶市場的最大買家。當時的歐洲鐘錶廠商紛紛迎合中國人的審美口味設計鐘錶,中國器物中常用的扇形、鎖形、果實、花鳥等造型紛紛出現在歐洲設計的鐘錶上,清朝的工匠們也開始研製鐘錶技術,由此形成一股全球範圍內的鐘錶熱潮。這些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時期與不同藝術風格的鐘錶精品,直至今天依然煥發著耀眼的光彩,為人們講述著一段世事的變遷與歷史的過往。

江詩丹頓Me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Fabuleux Ornements「傳奇裝飾」之「印度手稿」,錶盤為大明火內填琺琅和手工雕刻工藝,限量20枚。vacheron-constantin.com, At Palladio, 604 685 3885

雅克德羅PAILLONNEE精微時分腕錶,藍色「Grand Feu」大明火Paillonne琺琅錶盤,限量8枚。設計靈感來自1790年款的古董錶,錶盤所採用的源自18世紀的Paillonne琺琅工藝是將裝飾性圖案(雕花金箔或銀箔葉)鑲嵌在半透明的琺琅上。另一圖為1790年出品的同樣採用Paillonne琺琅工藝的古董懷錶。jaquet-droz.com, At Lugaro, 604 925 2043 / 604 430 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