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母儀天下的賢后(三)

Rui Chen

大唐長孫皇后

成就貞觀之治的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早已是歷史長河中不朽的傳奇,而他的結髮妻子文德皇后長孫氏,無疑是那個時代裏群芳中的王者,一位讓世人無限遐思和愛戴的賢德皇后。

Empress Zhangsun-The Lily who Refused to be Guilded.jpg

長孫皇后的名字在史書中並沒有詳實記載,有趣的是,在《觀世音經信箋注》中卻有:長孫氏小字「觀音婢」的字句,這是民間的善意還是奇妙的巧合?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會記得,曾有一位善良智慧的皇后,在中華五千文明的歷史中留下了恆久的感動和溫暖。

長孫皇后是隋朝一位將軍的女兒,身上流著鮮卑族的血液。《唐書》上說,她自幼愛好讀書,遵守禮法。她的舅舅高士廉曾為她卜過一卦,卜卦的人說她坤厚載物,德合無疆,貴不可言,以後必將「輔相天地之宜而左右人也」。作為一位女子,這個卦象可謂尊崇到了極致。而她的命運也神奇地在這個卦象的指引下,不斷向前推進著。

長孫皇后十三歲時嫁給了比自己大兩歲的李世民為妻,婚後非常恩愛。天縱神武的李世民那時儘管軍功顯赫,可只是個小小的秦王。面對兄長們的忌憚和叵測,李世民不打算坐以待斃。他一方面積極收攏大批驍勇武將和名士文臣,積蓄著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為了博取父親的好感,他將自己的愛妻,當時的秦王妃長孫氏送入宮中侍奉左右。而見識過人,聰慧機變的長孫氏也未辱使命,她對公公唐高祖李淵極盡孝道,對後宮的妃嬪們恭順有加,逐漸穩住了唐高祖和太子的心,為後來的「玄武門之變」贏得了時間和政治上的優勢。

李世民繼位後感念她的功勞,馬上立長孫氏為后。同時他也深知自己這位妻子在政治上的卓越見地,經常就國家大事同她討論。可長孫皇后卻並未居功參政,她借鑑歷史上婦人亂政專權而導致的危害,謹守婦德將自己的才華收斂起來,寧可對丈夫的追問催促保持沉默。

雖然她堅持不參政事,可作為妻子,她也深知自己對丈夫的影響,並對此善加利用。她對太宗進言總是溫柔巧妙又智慧得體,從一個小故事中可窺見一斑。一次,魏徵在朝廷上衝撞了太宗,太宗回宮後怒氣衝衝想要殺掉魏徵。長孫皇后看到此景,一言不發地退下,少時回來,換了一身莊重的朝服拜倒在太宗面前,太宗一臉驚訝地看著她,不知為何。長孫皇后認真地解釋道:我聽說君主賢明,大臣們才敢直諫,今天得知魏徵敢於直言陛下,那自然說明陛下賢明,我當然要祝賀一下!唐太宗聽後先是一怔,繼而欣喜,怒氣全消。正是長孫皇后這份溫柔的保護,讓貞觀之時湧現出了一批為朝廷披肝瀝膽的忠孝之臣,她時刻不忘向太宗提醒賢臣的價值,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還惦念著賢相房玄齡,懇求太宗牢記他的功勞和謀略,不可棄用。

儘管沒有政治上的訴求,在屬於自己的舞臺上,長孫皇后卻毫不吝嗇地發揮自己的才能和賢德,將後宮治理得井井有條。她深知,皇宮裏關係微妙又複雜,最好的做法便是以身作則,無私感化。她的服飾什物都非常的簡樸,以夠用為限,就是對自己的兒子,也同樣提出克制物慾的要求。太子李承乾的乳母遂安夫人曾經奏請增加東宮什器,長孫皇后直截了當地拒絕了她。而對於後宮的妃嬪,她又極其寬容,每當有人惹惱了太宗,她總是會先順著太宗的意思把人管制起來,等太宗怒氣消了,她又會為其開脫。如果下邊的妃子、宮人生了病,她會派人送藥,並親自前去看望。正是這些溫馨感人的細節,使後宮不再冰冷,呈現出一派祥和溫馨的氣氛。

長孫皇后還搜集古代婦女的事例,親自編撰了一本《女則》,共十篇。她寫這本書的目的只是為了自檢,並沒有留傳後世的想法。等她去世後,這本書才被呈給皇上,太宗看後失聲痛哭,為失去這樣一位賢妻而傷心不已。長孫皇后的自檢讓她在一次次的抉擇中從未偏離過國家大義。當初,太宗想起用她的兄長長孫無忌來輔政,長孫皇后就堅決反對,認為這樣會重蹈漢代呂、霍的覆轍,使朝廷和自己的家族都捲入本可避免的政治漩渦裏。後來,在她病重彌留之時,太子李承乾建議大赦囚徒,為母后祈福。可她堅決不許,因為她清醒地知道「死生有命,非人力所加」,終不願因自己的私利而亂了國家的法度。

她匆匆地走完了自己三十六年的人生歷程,雖然短暫,但並不影響她以一位最完美皇后的身份,在歷史上佔據屬於自己的位置。史家給予她「乾坤輔佐之間,綽有餘裕」的高度評價,這正是對她睿智無私、深明大義的一生最完美的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