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舞韻傳美德

Rui Chen

訪美國「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周璽知

一篇古文課上的《木蘭辭》,讓舞蹈演員周璽知認識了「花木蘭」這位替父從軍的傳奇女子。她決定用美麗的舞蹈語言將這段動人的故事呈現在舞臺上。

 
「中國古典舞是起於心的,動作必須由心而發。這就要求跳舞時要跳進去,真正體會到人物的內心。」
——周璽知,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2014年10月,第六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於紐約落下帷幕。周璽知憑藉舞蹈《花木蘭》奪得少年女子組銅獎。作為一位生長在美國芝加哥的女孩,她是如何做到傳神地演繹一位中國古代的傳奇女子的?讓我們走近周璽知,聽她講述一下自己與中國古典舞和中國傳統文化之間的不解之緣。

漫漫舞蹈路

周璽知的父母在她五歲時就送她去學芭蕾。儘管同時還學習鋼琴、畫畫和中文等,周璽知卻說,在芭蕾課上的時光遠比其它課程要快樂得多。「那時的學習也談不上專業,就是一群小孩子在一起跑啊!玩兒啊!還是很快樂的。」周璽知說,自己不跳舞的時候是個比較文靜的女孩,在學校不太主動講話,最大的愛好是讀書。她曾讀過許多西方的小說和神話傳說,這讓周璽知接觸到中國古典舞和中國歷史文化之後,經常拿來與西方文化作對比。

第一次接觸正統的中國文化,是周璽知十二歲考入「紐約飛天藝術學院」的時候。「那時,我開始專業學習中國古典舞。在這之前,我並未想過要以舞蹈作為自己的事業。但我內心的一個聲音告訴我,生活在芝加哥每天上學、練琴,肯定不如去紐約跳舞的生活精彩。我就這麼離開了家,去學舞了。」然而,有芭蕾基礎的周璽知沒有想到,中國古典舞和芭蕾是如此的不同,這讓生長在西方的她曾經有種完全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我小時候曾去看過芭蕾舞劇《胡桃夾子》,我記得我根本看不懂演員們在演甚麼,只記得他們不停地重複著一些動作,表情和肢體和觀眾也沒有多少情感上的溝通。後來,我去看『神韻藝術團』的表演,發現中國古典舞很不一樣。有時做幾個簡單的動作,配合的眼神、表情都很豐富,演員的意思很容易懂。」中國古典舞超強的表現力,深深吸引了周璽知,讓她作出決定要把舞蹈作為一項事業來追尋。但當她進入專業學習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最喜歡的部份,恰恰是中國古典舞最難的部份。

「中國古典舞是起於心的,動作必須由心而發。這就要求跳舞時要跳進去,真正體會到人物的內心。老師會用音樂帶動我們,音樂一起,身體還沒動,心就要先動、先到位。我在西方長大,有時對中國古代人物那種心理狀態不是特別能體會,心不到位時,動作自然也就出不來那個韻味。」周璽知告訴我們,因為這起於心的特點,同樣講究規範、準確的中國古典舞和芭蕾有了不同。「比方表達一個感覺,例如害羞,大家心裏都想害羞,但每個人對害羞的理解和定義不一樣,那心態就不同,這種不同會讓動作起些微妙的變化。所以中國古典舞跳起來大方向很一致,細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色。」

經過一段時間的舞蹈訓練和文化學習之後,周璽知越來越多地體察到了中國古典舞中的微妙之處。她說,起初見到一些師姐柔韌性特別好,腿可以踢很高,覺得了不起,現在她不會僅僅關注技巧方面了。「有時看別人一抬手,一個站姿流露出的那種感覺,會覺得做得特別好,非常與眾不同。這就是中國古典舞的身韻部份所帶給人的獨特感受。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這些文化傳承會體現在舞蹈中,形成演員的身韻。要理解舞蹈的身韻,就要先學習中國的歷史文化。」周璽知認真地說。

 
 

品味東方文化

「飛天藝術學院」開設了中文課和中國歷史課,這讓生長在西方的周璽知得到機會補充中國傳統的文化知識。周璽知說自己非常喜歡這些課程,在讀了中國的歷史之後,她將中國古代的帝王和西方的國王做了個對比。「老師給我們講過中國的三皇五帝,尤其是黃帝,他完全是靠德行來教化自己的臣民,實現國家的強盛。這在西方的歷史上,似乎是沒有的。例如古羅馬,國家也很強大,但似乎是打仗很厲害,他們的國王會殺很多人。我想還是用德來治國好一些。」

學習了一段時間中文之後,周璽知開始學習中國古文。「我發現中國的文學很神奇,往往幾個字就表達了一個很複雜的意思,一種很深的內涵。這和中國古典舞有點像,本身動作、技巧就多,每個動作裏面又可以包涵很多意思,簡直可以無止境地雕琢下去。所以老師告訴我們,舞蹈演員要把自己的身體當做藝術品,認真地打磨它,雕琢好每一個細節。」在進一步體會到中華文化細膩深邃的一面之後,周璽知對於舞蹈肢體語言的理解和駕馭不斷提升。在她連續四年參加「神韻」全球巡演之後,就在去年的演出中,她獲得一份「意外的驚喜」。

「我扮演了《金猴除蟾妖》中的玉兔。這個角色真是很難扮演,先要從人變成一隻兔子,兔子還要分成嫦娥可愛的玉兔和醜陋的蟾妖變成的玉兔。我記得當時特別辛苦,動作都是蹦蹦跳跳,變成妖怪時,幅度還要加大,非常累。而且我還要去掉自己的面子心,因為那個蟾妖的動作很難看,非常奇怪,我想沒有哪個女孩子會願意做那種動作。但做為一位演員,這是一種職業精神吧!一上舞臺就要全身心投入到角色中。」這次演出經歷讓周璽知從中收穫頗豐。隨後,她又開始嘗試扮演情感和經歷更為豐富的角色。

 
 

弘揚傳統美德 

在2014年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上,周璽知自己編排了《花木蘭》這支舞蹈。「花木蘭是我最崇拜的一個歷史人物,我想表現這樣一個有堅韌一面的女性。最初接觸這個人物是在上中文課時,老師讓我們背《木蘭辭》。我覺得文字寫得很美,但她出征前有很多描寫,她十多年的征戰生活卻描寫得很少。我自己猜想木蘭是一個女孩子,在並不屬於她的戰場上作戰,在那些男戰士中生活,一定很難。尤其在她獨自一人的時候,她會不會想家,會不會想她敬愛的父母?她是怎樣的感受?我很想表現她豐富的內心世界。」

為了演繹好這齣舞蹈,周璽知需要理解花木蘭的思想。例如,她為甚麼要選擇替父從軍,為甚麼能承受戰場的艱辛和危險?這時,周璽知得知了一個在西方相對陌生的概念——「孝」。「我從小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曾經把父母對自己的照顧當作理所當然,從沒想過自己應該為父母做甚麼。現在我學到了許多中國古人孝敬父母的故事。比如一個孝子,即使身為高官,還每天親自伺候父母洗漱,每晚為父母暖被。古人能盡孝到這種程度,真的令人驚歎,也為我們定下了一個很高的標準。花木蘭也是因為孝,所以才會代父從軍。」

周璽知感嘆在現代社會,尤其年輕一代人,對「孝」的重視大不如前。但一個人用心去報答生養自己的父母,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孝」字上面是「老」的上半部份,下面是「子」,象徵的是父輩與孩子融為一體,代表一種穩固的由血脈傳承而締造出的家庭關係,這種關係的和睦融洽是人能擁有一個幸福家園的根本保證!

「我現在會努力去像花木蘭一樣孝敬自己的父母。常給父母打個電話,發個短信,讓他們放心。回家時,我也會多分擔些家務。我想,讓父母省些心也是一種『孝』吧!」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

在2014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周璽知演繹舞蹈《花木蘭》。

在2014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周璽知演繹舞蹈《花木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