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幸運的使命 —— 訪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林孝紘

Taste of Life

儘管已經連續兩年成為神韻藝術團宣傳海報上的主角,但林孝紘似乎並沒有感覺自己變成了大明星。「那是照片啊!我現實中可不是那樣子。」說完後,林孝紘爽朗地笑了起來,一個舞臺下真實的她就這樣呈現在我們面前了。  

神韻領舞演員林孝紘。Photo by Larry Dai

神韻領舞演員林孝紘。Photo by Larry Dai

在近八年的光陰裏,林孝紘從一個懵懂少女成長為世界頂級中國古典舞藝術團——美國神韻藝術團的領舞演員。Photo by Larry Dai

在近八年的光陰裏,林孝紘從一個懵懂少女成長為世界頂級中國古典舞藝術團——美國神韻藝術團的領舞演員。Photo by Larry Dai

舞中成長

生長在臺灣的林孝紘,從11歲開始學舞。「我是家中最小的一個孩子,上面還有一個大哥,一對雙胞胎姐姐。記得小時候在家跟姐姐們經常吵得厲害,可能因為在家裏太鬧了,就送我去學舞了吧!」說到這裏,林孝紘又呵呵地笑了。

在學習了一些芭蕾等西方舞蹈的基本功後,14歲時林孝紘萌生了去美國學跳舞的想法。「之前看過神韻藝術團在臺灣的演出,心裏蠻想跟她們一樣的。可是臺灣沒有專業教中國古典舞的地方,我知道紐約有飛天藝術學院可以學,就想去試一下。」

順利通過了入學考試,林孝紘就這樣隻身踏上了前往遙遠異國它鄉求學的道路。我們問她那麼小去那麼遠的地方,是否曾感覺有些害怕或是傷心,她依舊樂呵呵地告訴我們:「沒有啊!當時家裏人多,覺得自己出來還蠻好的。可能我反應也比較遲鈍吧!大概在紐約待了三年之後,我才似乎突然意識到,哦!我這是自己在國外了。」

林孝紘相信,神韻藝術團復興和傳承中國五千年正統文化的神聖使命,會與全世界的觀眾產生共鳴。Photo by Larry Dai

林孝紘相信,神韻藝術團復興和傳承中國五千年正統文化的神聖使命,會與全世界的觀眾產生共鳴。Photo by Larry Dai

 
回想起來,我從2008年底第一次參加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都八年了,演了差不多900場,有時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方面樂觀大條的性格,讓林孝紘比其他孩子更容易地適應了新環境;另一方面,艱苦的專業舞蹈訓練和繁忙的演出任務,也讓林孝紘來不及沉浸在語言不通、飲食不習慣等諸多煩惱之中。「甚麼事情一旦變成專業的,那就不是玩兒了。舞蹈和唱歌不一樣,唱歌如果天賦好,嗓音特別好,不去練習那也是好的。但舞蹈不是,就算再有天賦也要勤練,不練就不會,就做不好。」 林孝紘說,她的身體條件還是不錯的,只是柔韌性差一些,現在時常會後悔自己小時候沒多練習。「如果那時候把腿壓開了,後來可能就更省力一些。」

聽了林孝紘的經驗之談,我們不禁問起,現在已經是「老演員」的她是否有將這些經驗傳授給「後輩們」。「有啊!回想起來,我從2008年底第一次參加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都八年了,演了差不多900場,有時自己都不敢相信。中間發生過許多事情,積累了很多經驗。我之前在家裏是最小的,不太會打理自己,現在不僅自立了,還要去照顧別人。」林孝紘說自己第一次從紐約回臺灣探親,走出機場時,她的父母簡直認不出她了,「整個人的樣子全變了,真的比之前成熟太多,那才只是離家一年呢!」從當初荳蔻年華的懵懂少女,到如今世界頂級舞蹈團體的領舞演員,林孝紘就這樣在舞蹈中不知不覺地成長起來了。

真情演繹

林孝紘告訴我們,想像力對於一位舞蹈演員來說尤為重要,可以幫助演員投入舞蹈之中,將真情實感傳遞給觀眾。

林孝紘告訴我們,想像力對於一位舞蹈演員來說尤為重要,可以幫助演員投入舞蹈之中,將真情實感傳遞給觀眾。

生長在臺灣的林孝紘從小接受的是傳統中國文化教育,這讓她在演繹中國古典舞時,更加能理解到其中那種獨特的韻味。「指導老師經常跟我們說,想像力對跳舞來說很重要。跳一支舞,你要自己去想想當時的場景,眼中看到一座大山和看到海洋的感覺是不一樣的,這種不一樣的心境會讓動作也不一樣。中國古典舞是由心而發的舞蹈,心怎麼動很重要。」

林孝紘為我們例舉了她在2012年參加第五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時表演的舞蹈《在水一方》。「那個舞蹈的編排取材自《詩經.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我先去讀這首詩,知道裏面講的是甚麼,然後再把自己置身其中,去想像水邊美麗的景色,呼吸清新的氣息,要用手中的扇子做出輕輕點過水面那種感覺。這些都要慢慢去揣摩,去找到自己的感覺。如果只是聽別人講,那就不是自己的,跳不出那種真情實感。」最後,林孝紘獲得了那次大賽少年女子組的金獎。

這次獲獎之後,2014年再度參賽的林孝紘又榮獲了青年女子組的金獎。說到自己如此驕人的成績,林孝紘說感到頗有些意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如此受到評委們的青睞。「獲獎之後感覺壓力還是很大的,覺得自己以後應該做的更好。我準備比賽的過程蠻自然的,就是練習,每天發現問題,就改正這個問題,這樣一點點地打磨這支舞。其實,跳舞都是這樣的,功夫要下在平時。最後,在臺上的表演就是很自然的呈現。」

兩次的參賽經歷也讓林孝紘對中國古典舞有了一些更深刻的體會和理解。「要說提升,主要是在連貫性上吧!舞蹈最難的部份是動作與動作之間的銜接,對於中國古典舞來說更是尤其重要,我們常說:美在過程。那些固定的動作和組合都是差不多的,差別就在兩個動作間的過渡上。當一位演員在一個動作到另一個動作之間做出那種巧妙、頓挫的感覺,真的會感覺到裏面有豐富的內涵。」

林孝紘在2012年第五屆和2014年第六屆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分別獲得少年女子組和青年女子組金獎。圖為她在比賽中表演劇目《在水一方》。

林孝紘在2012年第五屆和2014年第六屆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分別獲得少年女子組和青年女子組金獎。圖為她在比賽中表演劇目《在水一方》。

林孝紘在2012年第五屆和2014年第六屆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分別獲得少年女子組和青年女子組金獎。圖為她在比賽中表演劇目《在水一方》。

林孝紘在2012年第五屆和2014年第六屆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分別獲得少年女子組和青年女子組金獎。圖為她在比賽中表演劇目《在水一方》。

有時,這真是一種考驗。因為不是演一場、十場,而是上百場。也就是說半年的時間,幾乎每天都要讓自己保持好的狀態。

在舞蹈技藝有了長足的提升之後,林孝紘在舞臺上有了更多的空間來感受和塑造人物的內心世界。「2015年,我在神韻全球巡演中扮演了一個小女孩,那支舞的名字是《風雨中的蓮》。表現的是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遭受迫害的情節。女孩的父母因修煉法輪功被抓了,留下她一個人無依無靠。我是臺灣長大的,沒有親身經歷過那麼殘酷的迫害,我就去網上找很多照片和資料,去想像如果自己是一個孩子,失去了父母是怎樣一種心情,又會怎樣讓自己堅強起來。我還記得我在跳這支舞時,十場中有七、八場真的會在舞臺上落淚。可能臺下的觀眾看不到我的淚水,但我有時從臺上會看到他們在抹眼淚,我知道他們真的被打動了。」  

擔負使命

回首這麼多年的舞蹈生涯,林孝紘說自己最深的感觸是覺得自己太幸運了,能來到「神韻」這麼好的一個團體。「我們的環境非常單純,大家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復興正統的中國傳統文化。為了這個目標,老師們掏心掏肺地教我們,希望我們甚麼都能學會,同學之間也很少有矛盾。我想這也讓我們能把全部精力都投身在舞蹈上,換作其它地方,可能處理人際關係就要耗費很多額外的精力。」那究竟又是甚麼力量,能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們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而如此無私無我的辛苦付出呢?

「我想這裏面也有中國傳統文化的因素吧!我學過許多中國古人的詩文,像是蘇軾、杜甫啊,你會發現他們當中許多人都曾因忠言直諫而被貶過,但他們在自己遭遇仕途的不順利時,寫出的東西依然是在擔心天下百姓啊,擔心皇上被奸臣迷惑啊,總之,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我們既然要弘揚中國傳統文化,那我們自己首先要具備這些品質吧!」說起神韻藝術團的使命——復興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林孝紘的表情凝重了起來。

左圖和對頁:2015年林孝紘在神韻全球巡演中出演舞蹈《風雨中的蓮》。她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生活在中國大陸,父母因修煉法輪功而被抓捕的小女孩。©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左圖和對頁:2015年林孝紘在神韻全球巡演中出演舞蹈《風雨中的蓮》。她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生活在中國大陸,父母因修煉法輪功而被抓捕的小女孩。©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中國曾經是那麼好的國家,有那麼燦爛輝煌的文化,是禮儀之邦。可在中共的統治下,經過一次次像文革那樣的運動,把這些全都毀掉了。現在的中國人已經不知道自己祖先真實的樣子,世界上其它國家的人更不知道,這不是很可悲嗎?每當想到這裏,我就感到自己責任重大。」半年時間編排一套全新的節目,半年時間在世界各地上演超過一百場演出。自從加入「神韻」,林孝紘和神韻藝術團裏的其他成員每年都是這樣度過的。

「有時,這真是一種考驗。因為不是演一場、十場,而是上百場。也就是說半年的時間,幾乎每天都要讓自己保持好的狀態。我曾經真的有覺得很辛苦的時候,可是就在去年,我感覺自己似乎一下子看開了。怎麼說呢?做同樣一件事,關鍵是個過程,開心演是一百場,不開心也是這一百場,那還不如讓自己開心一點呢!我想我做的是一件這麼有意義的事情,我其實是很幸運的,我也應該很開心的去做。」林孝紘告訴我們,神韻藝術團自成立十年以來,足跡幾乎已經踏遍全球。「包括美國一些小城市,我們都去演出過。當地居民可能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中國面孔,更不知道中國古典舞是甚麼。」令林孝紘感到可惜的是,這麼精彩和美好的演出,至今在中國大陸還從未上演過。中國的大多數民眾反倒沒有機會通過「神韻」來感受自己歷史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美好輝煌。

2015年林孝紘在神韻全球巡演中出演舞蹈《風雨中的蓮》。她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生活在中國大陸,父母因修煉法輪功而被抓捕的小女孩。

2015年林孝紘在神韻全球巡演中出演舞蹈《風雨中的蓮》。她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生活在中國大陸,父母因修煉法輪功而被抓捕的小女孩。

儘管有這樣的遺憾,但林孝紘認為,「神韻」的演出足以令世界上每一位炎黃子孫感到自豪。「我想『神韻』目前正在全世界為中國文化開闢一個全新的市場,是引領中國傳統文化回歸的先鋒。我回到臺灣時,會告訴我的親友們,『神韻』的演出面向的是全世界各個國家和族裔的觀眾,現場伴奏的樂隊都是中西合璧的,可以說是提取了全人類的藝術精華打造出的一臺演出,但烘托表現的是中國傳統文化。我們真的是獨一無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