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泉清映月 澹然隨風

Yun Can

訪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李可欣

李可欣最令人難忘之處,就是她的笑,一雙清秀的眼睛會變得彎彎的,如掛在樹梢的新月,似乎正在隨風搖擺。她講述自己的經歷時,也像是在夜色中灑下月光,語氣輕柔淡然,所有的曲折坎坷,所有的跌宕起伏,都在這朦朧的月夜中,被慢慢地緩和釋然了。

 
 

發現美的眼睛

若說可欣的眼睛為甚麼總像是帶著笑意,那大概是因為她太擅長發現和欣賞美麗的事物。可欣從小生長在中國,12歲時移居到新西蘭。這處曾經作為電影《指環王》外景地的世外桃源,用開闊壯麗、原始廣袤的土地接納了小可欣,並在她腳下鋪展了一幅天然的畫卷。

「我很小就學過畫畫和鋼琴,要是比較這兩者,我還是喜歡視覺藝術多一些。我喜歡攝影,尤其喜歡拍攝風景,走遍了世界許多地方,新西蘭的自然風光依然是我的最愛,拍出的照片就像是一幅幅用心描繪出的風景畫。」既然如此喜歡視覺藝術,那可欣後來投身舞蹈事業,應該是順理成章了?事實卻並非如此。

「我的身體條件很符合舞蹈演員的要求,不過,在考入『飛天藝術學院』之前,我從未想過要當專業的舞蹈演員,我還是更沉浸在我的攝影和繪畫世界裏。」也正因如此,可欣進入「飛天」的過程可謂一波三折。第一次考試便被錄取,結果她自己猶豫不決,放棄了到手的機會;第二次,在周圍人的催促下,她又去報考,消極的態度讓她最終名落孫山;直到第三次,她才順利地進入了「飛天」,開始專業的中國古典舞學習。那又是甚麼讓她扭轉了觀念,決定要把舞蹈作為自己新的人生方向呢?

「因為我一連去看了兩場『神韻』的演出。」這臺美不勝收的演出,讓熱愛視覺藝術的可欣被深深吸引住了,舞臺上那色彩絢麗的背景天幕和演出服裝,中國古典舞演員們舉手投足間的優美姿態,這不正是可欣一直所嚮往的,所渴望呈現和表達的美好畫面嗎?她再也沒有猶豫,與其在山海間苦苦尋覓,用鏡頭記錄下世間美景的零散片段,還不如親身投入造就非凡聖境的團隊中,讓別人來享受一場視覺的盛宴。就這樣,可欣登上飛機,來到了千里之外的紐約。 

樂觀的心態

到了「飛天」,可欣才瞭解到,舞臺上看似舉重若輕的曼妙中國古典舞,可不像按按快門那麼簡單。不過,難又有甚麼關係呢?新西蘭的山海遼闊,也造就了可欣樂觀豁達的天性,別人都覺得痛苦不堪的兩道坎:想家和基本功訓練,到了她這裏都不算甚麼大問題。

「來『飛天』之前,我媽媽說我正處在青春叛逆期,脾氣很不好,經常和她吵。媽媽對我一直要求很嚴格,可她越是這樣,我就越叛逆。所以來到紐約之後,我非但不想家,還覺得終於沒人管了,挺高興的。」可欣這番話讓人有點哭笑不得。事實上,離開父母之後,獨自在異國它鄉生活,讓可欣迅速成熟起來,連她的父母都驚異於她的變化。她開始變得懂事,懂得體諒別人。在這個過程中,她究竟克服了多少生活上的困難、如何一點點適應了集體的生活,其中經歷的曲折,外人是很難從她的笑容中讀到的。

「我有時心裏也會急,也會有不開心,但我會克制自己儘量不發作出來,然後私下裏慢慢說服自己去往好處想啊!不要太放在心上啊!很快就調整過來了。」更況且,相比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可欣在舞蹈專業學習上遭遇的困難要大得多。

「我之前沒有接受過專業的中國古典舞訓練,所以總覺得自己不協調,笨笨的,動作學得特別慢。」這一點,被她嚇跑的一個個「小老師」是最好的證明。原來,見可欣學得慢,老師就安排了很多同學來幫助她,許多同學因為實在教不會她動作,紛紛「落荒而逃」。可欣自己也覺得挺對不住熱心的同學們。「同學真的很耐心地在教我,可我就是學不會。」後來,還是曾經的視覺藝術基礎幫可欣走出了困境。 

「我就琢磨啊!看那些動作做得好看的同學,她們為甚麼做得好看啊?那個姿勢是怎麼擺的?在畫面中的感覺是怎麼樣的?如果搞不懂,我就去問她們,妳做這個動作,為甚麼要這麼做?妳想表現和傳達甚麼?她們會一步一步給我講,我就逐漸學會了。」也許是學舞蹈動作的過程已經夠艱辛,別人眼中最辛苦的基本功訓練,如壓腿、下腰等,在可欣的眼中反倒不算甚麼了。

「就是天天練,一直堅持下去。我覺得保持一顆平常心就好,不要把自己的付出和辛苦看得那麼重,樂觀最重要。」這種樂觀和堅持產生的效果是驚人的,最後,可欣幾乎成了進步最快的一個學員,早早便入選了美國神韻藝術團,開始了自己世界巡演的旅程。 

美麗的旅程 

儘管足跡橫跨歐亞大陸,為全球觀眾奉上了數百場精彩紛呈的演出,但是可欣說,直到現在,每當演出的大幕拉開時,她依然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神韻』的天幕是那麼美,尤其開場的場景都是表現天國世界的,總能瞬間把我拉入其中,開始忘我地舞蹈。」

她曾經熱愛的繪畫和攝影也在幫助她更加投入進舞蹈中。「在我跳蒙古頂碗舞時,我的父親恰好剛去了一趟蒙古,他也是個攝影愛好者,為我拍了許多照片回來。」當可欣站在舞臺上舞蹈時,眼前彷彿看見了照片裏的美景,「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碧藍的天空中漂浮著朵朵白雲,她的腳步好像真的踏在了柔軟的草地上,在歡樂地躍動著,這種真摯的情感隨著動作傳遞出去,感染了所有人。

可欣這種敏感細膩的情懷,總是能幫助她去身臨其境地感應到舞蹈中的角色和場景。「我其實是個很細緻的人,微妙的變化和細節都會感受到。這種細膩有時讓我更善於表現中國古典女子的韻味。」

隨著年齡的增長,可欣對於中國古典舞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當她的父親抱怨跳舞不是一份穩定的工作時,「我很肯定地告訴他,中國古典舞將來一定會傳遍全世界。因為,在所有的舞種裏,中國古典舞能表現出的情感最豐富,最能講好故事,最善於塑造角色。從美學角度來說,中國古典舞的肢體動作特別舒展,一舉手、一投足都處在視覺上最舒服的狀態,這對觀眾來說就是最美的享受。更重要的是,原始的藝術形式都是人用來讚頌神的,中國古典舞也是這樣,它其中表現的仙女啊!飛天啊!在其它舞蹈中是看不到的!」

可欣回憶起去年過生日時的情景,那天,她正在「神韻」全球巡演的途中,有一連兩場演出正在等待著她,這個生日必然要過得忙碌又辛苦了。「我當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媽媽說我出生時,醫院發生了事故,停電了,幸好轉院及時,我和媽媽才僥倖躲過一劫,平安活了下來。也許上天當時眷顧我,就是為讓我現在跳舞的吧!」說到這裏,可欣又笑了起來,看來沒有甚麼能阻止她樂觀的腳步了。

Photography by Larry D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