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純淨入仙境 —— 訪畫家陳肖平

Rui Chen

目前,陳肖平主要生活在紐約。在這個現代時髦的大都市裏,專注於古典寫實油畫的陳肖平顯得如此特別,攜著一股「大隱隱於市」般沉靜超脫的氣息。她笑稱自己除去畫畫之外,別的事情都不怎麼靈光。不過,如果你有機會看到她的畫,那便很難不被打動。畫面上那些滿懷人文關注的情節,雋永超凡的意味,總是會給人帶來對生命價值與世間存在的深深思考。

 陳肖平位於紐約的畫室,她的許多優秀作品都是從這裏誕生的。 Photo by Larry Da

陳肖平位於紐約的畫室,她的許多優秀作品都是從這裏誕生的。 Photo by Larry Da

陳肖平正坐在畫架前創作她的下一副畫作。 Photo by Larry Da

幼年學畫

「我從六歲開始學畫畫,當時就是有興趣吧!別的小孩都在外面玩兒,我就能待在家裏畫畫。我父親是學校的老師,看我這麼喜歡畫畫,就把我領到美術老師那裏去了。老師說我很有天份,就鼓勵我去學畫。」事實上,陳肖平是家中唯一一位從事藝術事業的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繪畫天賦究竟從何而來。「我最初是學中國畫的,學中國畫就必須要學書法,講究以書入畫,所以10歲又開始學書法。」陳肖平微笑著說。她坦言,那段學習中國書畫的經歷,為她今後的藝術生涯鋪奠下非常重要的一課。

「我那時就有個感覺,越是藝術上有造就的人,品德就越高尚。我曾經跟隨過一位很有名的書法老師,儘管那時我年紀還很小,也能感覺出他的與眾不同。他人有種清高淡泊的感覺,寫出的書法特別有中國古代儒生那種書卷氣,很雅。如果你去看那些中國古代的書法作品,就會感覺到這種沉靜的氣韻,這是模仿不了的。」

就這樣通過不斷地拜師學藝,陳肖平的畫技和書法愈見純熟。到15歲時,她又開始學習中國山水畫。後來,為了考中國的美術院校還學習了西畫的素描、水彩等。不過,就在她即將升入大學深造,繼續自己的繪畫之路時,家人的一個決定讓她的人生軌跡發生了一次巨大轉折。

陳肖平油畫作品《震撼》,2009年創作,畫幅48x75英寸。這幅畫作描繪了一位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修煉者在監獄中遭受酷刑迫害時,神態安詳光明,在打坐中飛升離地,這種神蹟的展現震懾了正在對其行凶的惡警。

移民海外

1992年,剛高中畢業的陳肖平隨父母移民至北太平洋上的美屬塞班島。後進入當地的馬利亞納大學進修水彩和陶藝。「我當時拿著我的作品集去申請學校,面試我的老師看到我的畫,還以為我是去找工作當老師的呢!」擁有紮實繪畫基本功的陳肖平,開始以塞班島當地的風土人情為素材創作畫作。她的作品越來越受到關注,曾多次舉辦過個人畫展。在1998年,還獲得了CNMI 總督頒發的「傑出藝術家」獎。然而,讓陳肖平真正感謝塞班島這段經歷的,卻並不是在繪畫上取得的新成就,而是她在塞班島上終於找到了自己生命真正的價值和心靈的歸屬。「塞班島上有不少中國移民在那裏生活,島上的環境也很優美,每天清晨都可以看到有許多人在海邊的公園裏煉功。我那時正在忙著舉辦畫展,覺得大概就是一群老年人在鍛鍊身體吧!也沒多注意。可是我父親有一次和那些人聊了起來,還帶回家一本《轉法輪》。」陳肖平的父親讀過《轉法輪》之後,連連感歎這是一本天書,很快就每天早上去公園裏加入了那些煉功人。

隨後,陳肖平的弟弟也開始修煉法輪功。看到家人都煉法輪功了,陳肖平也不禁有些好奇,儘管畫展在即,每天事務繁忙,她還是抽時間讀了《轉法輪》。陳肖平回憶說:「那時我也不太懂甚麼修煉的道理,就是覺得這本書寫的真是太好了,上面都是教人做好人的,覺得所有人都該讀讀這本書。」

陳肖平油畫作品《眼裏的媽媽》,2012年創作,畫幅36x72英寸。畫面巧妙地通過一個孩子的視角,表現出法輪功修煉者通過不斷修行,生命在宇宙層層空間中得以昇華的殊勝景象。

法輪功是一門來自中國的佛家上乘修煉法門,有包括打坐在內的五套功法和以「真善忍」為準則的心性修煉。許多人修煉之後,都從中感受到了身心的巨大改變和提升,生活變得更加幸福和美好,陳肖平也不例外。「我覺得中國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雖然中共政府一直宣傳無神論。但在中國的歷史文化中,人們一直是信神的,這些不是中共想抹殺掉就可以抹殺掉的。我的奶奶和外婆就都信佛,我父親也一直堅持說,自己這一生遇到很多解不開的迷,冥冥之中這個世界上是應該有神的。」

在找到這份心靈依托的平和、幸福感受後,陳肖平拿起畫筆記錄下了自己修煉中真切體驗到的一幕。《天人合一》這幅畫作是她首次嘗試油畫,儘管有朋友說她那時畫的油畫還沒有脫去中國水墨畫和水彩畫的影子,但畫面表達出的那種修煉人在天地之間,拋去世間名利煩擾超脫修行,達到生命昇華的意境卻被表現的淋漓盡致。陳肖平似乎已經知道,這種來自生命本源的提升必將對她今後的藝術之路產生更重大和深遠的影響。

來到北美

2001年,做為「傑出藝術家」的陳肖平從塞班島移居至了溫哥華。來到更廣闊的天地裏,陳肖平自然想繼續從事自己的繪畫事業。所以甫一落地,就去聯繫了溫哥華當地許多的藝術院校。「結果是我很失望,幾乎所有的藝術學校都在教授那些現代派的東西。我個人是喜歡那些正統寫實的藝術,對於抽象派我心裏並不認可。那些所謂的畫作既看不出畫的是甚麼內容,也看不出作者的技法。」對於當代藝術界的現狀,陳肖平不禁感到非常遺憾,不知道傳統古典的寫實繪畫該如何生存下去。

好在陳肖平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1999年,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殘酷鎮壓,許多修煉法輪功的善良民眾被打、被抓,在勞教所或監獄中遭到了殘酷的折磨和迫害,甚至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有組織地活體摘除器官去販賣。儘管一直身在海外,沒有親身經歷這場血腥恐怖的鎮壓。但做為一位生活在海外的法輪功修煉者,陳肖平對中國大陸發生的迫害始終倍加關注。她還曾到紐約曼哈頓參與向公眾揭露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真相的活動,也就是在那時,她萌生了要用畫筆將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殘酷迫害記錄下來的想法。

之後,陳肖平繪製了一幅又一幅的寫實油畫作品,《純真的呼喚》、《蓮心》、《融入法中》等在世界各地巡展,讓許多人從中看到了法輪功修煉者的殊勝與美好,也對這群善良民眾為了堅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受的殘酷迫害感到震驚和哀傷。而在由「新唐人電視台」於2009年和2011年舉辦的第二屆和第三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上,陳肖平更是憑藉《震撼》和《眼裏的媽媽》兩幅畫作連續兩次獲得金獎。

「《震撼》這幅畫的靈感是來自我從網上讀到的一篇文章,那是一位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寫的,我相信她說的是真實的。儘管一個人離開地面飛起來的場面,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議,但我相信真正相信神佛,並按照神佛指引行事的人,是會獲得超越常人的力量,展現出神蹟的。所以,我用了非常寫實的手法來表現這個場景,而且整體構圖儘量均衡平和。畫面上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面對如此淒慘的遭遇,絲毫沒有流露出仇恨和憤怒的情緒,也沒有痛苦和爭鬥。這是一種修煉人才可能有的超脫態度,是神性在人間的展現。當我讀到那篇文章時,我自己先被深深的『震撼』了,腦中浮現出這幅畫面,我就畫了下來。」

聽了陳肖平的分析和解讀,我們再看這幅畫作時不禁有了新的領悟。而陳肖平也強調說,自己是通過修煉「真善忍」,才體悟出這種更高層次上的心性境界,並把其用繪畫技巧,如畫面構圖、色調明暗冷暖表現出來。她的繪畫技巧也在這種不斷修行,不斷攀升生命境界層次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提高著。

 陳肖平油畫作品《純真的呼喚》,2005年創作,畫幅26 ×36英吋,畫面中,一位純真的少女正在曼哈頓街上冒雨向人講述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遇的殘酷鎮壓和迫害。

陳肖平油畫作品《純真的呼喚》,2005年創作,畫幅26×36英吋,畫面中,一位純真的少女正在曼哈頓街上冒雨向人講述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遇的殘酷鎮壓和迫害。

陳肖平油畫作品《靜夜》,2005年創作,畫幅30x36英寸。一位年輕媽媽正抱著熟睡的孩子在燈下讀《轉法輪》。嚴謹寫實的繪畫技巧,完美地呈現出這一幕寧靜溫馨的景象。

也許現在有人會覺得古典藝術離現實生活已經太遠,但事實上古典的作品往往會散發出正和善的能量,這對人的身心健康是有好處的。

生命提升

到2011年,陳肖平再次拿出了另一幅令人「震撼」的佳作。這一次的主題又回歸到展現法輪功修煉的殊勝與美好,也是來自她自己親身修煉的真實體悟。《眼裏的媽媽》這幅畫表現的是一位母親在煉習法輪功靜功打坐時,通過年幼的孩子純真的視角,看到媽媽所展現出的生命飛躍提升時壯觀神聖的景象。畫面中的媽媽背後的身體在層層放大,直至頂天立地處在無盡的宇宙蒼穹之中,面容祥和端莊中流露著深深的幸福和喜悅,讓人心生嚮往和敬仰。

「正統的古典油畫,第一重要的是立意,也就是畫面主題所表達出的價值觀和道德觀,以及要傳達給觀者的內涵。然後,才是比例形體、人體動態的準確度,透視、光影、色彩的表現等繪畫技巧方面的考量。後者通過訓練,一般都可以達到一定的水平。然而前者卻要看作者本身的心性修養了,這是一個長期積累提升的過程。」陳肖平還告訴我們,古典油畫中往往是看不到筆觸的,也就是觀者看不到畫筆在畫布上著色時留下的紋理。這是因為古典畫作表現的場景多是天國世界和神靈,畫家們都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描繪其中的美好,不會去考慮賣弄自己個人的畫技,表現自己用筆如何自信,如何實現的畫面效果。而是儘量的讓畫面細膩通透,以此展現天國世界那種超越人間的美好。

由此,我們不禁想起了意大利教堂天頂的繪畫,如:《創世紀》、《最後的審判》等等。畫家用高超的畫技在拱形的屋頂上描繪出栩栩如生的神所在空間的場景。與那些傳世名作相比,《眼裏的媽媽》又有著特別的意味。「我們可以看到這位母親在一層層空間中飛躍提升的景象,我想藉此來表達從人修煉到神佛的殊勝過程。母親對孩子的愛是人間最純潔美好的情感,但通過修煉,這種最純潔美好的情感還可以再提升,穿越層層空間達到更高的境界,那就是神佛的慈悲。我想通過這幅畫來告訴人們,經過修煉走入更高的空間境界是可能的。」陳肖平告訴我們另一位參賽的畫家在看到《眼裏的媽媽》這幅畫時,曾由衷地感歎這幅畫作所展現出的意境已達到人間極致,是當之無愧的金獎。

陳肖平堅定地說:「也許現在有人會覺得古典藝術離現實生活已經太遠,但事實上古典的作品往往會散發出正和善的能量,這對人的身心健康是有好處的。而這種正和善的力量正是來自於對神的虔誠和讚頌。對於畫畫的人來說,讚頌造物主的偉大並非難事,因為在仔細地體察過自然和人體之美之後,我們很容易就會明白,這世間萬物不可能是由人在主宰的。冥冥之中必有更高層、更具智慧的神靈才能創造出如此紛繁美麗的世界。做為畫者我們只能懷著更加謙卑虔誠的心態,來繼續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去盡力接近於神性。只有這樣才能觸及到那些神聖的畫面,去把他們描繪下來,把神性的光輝展示給世間的人。所謂畫家應該就是神在人間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