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留得清氣滿乾坤 —— 訪著名旅澳畫家章翠英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留得清氣滿乾坤 —— 訪著名旅澳畫家章翠英

Rui Chen

著名國畫大師章翠英女士相信內在的修為才是技藝提高的關鍵。Photo courtesy of Cuiying Zhang

著名國畫大師章翠英女士相信內在的修為才是技藝提高的關鍵。Photo courtesy of Cuiying Zhang

如今已是人到中年的章翠英生長於中國的上海,從小便展露出靈氣過人的繪畫天賦。更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名師的指點和提攜,早早成為了中國畫壇青年一輩的佼佼者。除去學畫,章翠英還深受中國傳統思想的浸潤,談吐間透著一股謙和淡然之氣,令人不由得心生親近。

在1990年隨丈夫移居澳大利亞之後,章翠英的人生也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經歷了病痛的折磨,幾乎失去了繪畫的能力,後又奇蹟般的康復。在1999年底,她為了伸張心中的道義和良知而返回故鄉中國,卻遭到了長達八個月的關押和殘酷迫害,幾經周折才被營救回澳洲。這期間究竟發生了怎樣波瀾起伏的故事,讓我們走近章翠英的內心世界,傾聽她講述這段刻骨銘心的人生歷程。

受教名師 潛心傳統

說起童年時光,章翠英笑稱自己從小就是個「小畫痴」。「我在我家住的弄堂裏是很出名的,從來不出去跟小朋友們玩兒,唯一的興趣就是在家裏畫畫。」章翠英回憶說,在她小學四年級時,學校裏一位美術老師發現了她的繪畫天份,把她介紹給了國畫大師沈子丞先生做弟子。「沈老當時已經年近七十了,他悉心地教導我,像父親一樣。」章翠英坦言沈子丞先生是她藝術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位老師,不僅將他自己畢生的國畫技藝傾囊相授,更教會了她做人的道理和作為一位畫家應有的畫德。

「沈老對名利非常淡泊,曾有人重金請他教畫,但他拒絕了。我當時家裏沒甚麼錢,但老師覺得我有靈氣,畫畫的心很純淨,分文不取地教我。還曾把自己精心臨摹的古畫給我拿回家去研習。沈老畫畫常是十幅才留二、三幅,完成一幅是很花心血的。我那時年紀還小,如果給搞髒了、弄壞了,那會很可惜,但沈老沒有顧慮這些。」說起自己的授業恩師,章翠英心中滿是感激。她說,沈老一直教導她臨摹一些古代中國畫的傳世之作,如:顧愷之的《洛神賦圖》卷和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還有石濤的山水畫,這讓她從中受益良多。

「那時沈老都是一筆一筆的畫給我看,一條線條其中的濃淡變化,婉轉曲折都非常有講究,需要非常有耐心,屏心靜氣才能畫好。否則,就會讓人看到畫中帶『火氣』,那就不是好作品了。所以,中國古代許多大畫家都是修行之人,有修佛的,修道的。只有先把心修得清淨,看淡了世間名利,才能畫好畫。」

章翠英一直跟隨沈子丞先生學畫十幾年,甚至在文革時期,沈老被下放至蘇州附近的農村,章翠英也會一個月幾次從上海坐火車前去求教。在名師的用心栽培和自己的勤學苦練之下,章翠英二十幾歲便引起了許多中國書畫大家的關注。被譽為「一身精三藝,九十臻高峰」的著名篆刻書畫家錢君匋先生曾評價章翠英的畫「在筆墨的運用中,結合風雨晦明、萬象出沒的微妙,爽然神解其理,深得古人三昧。因此,她的山水畫能獲致超越之趣,直追摩詰的瀟灑,其功力不減關仝,為青年畫家中的佼佼者。」對於這些前輩們的讚譽,章翠英總覺得自己受之有愧,唯希望能潛心傳統、不斷進取,將目前越來越罕有人涉獵的傳統國畫延續下去。

移民海外 幸解病魔

1990年,章翠英隨丈夫和女兒移民至澳大利亞開始了新的生活。「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挺幸運。那時中國國內畫壇的風氣已經很不好了,大家勾心鬥角、爭名奪利,那些我做不來。正好有機會到海外清淨的環境生活,我就繼續每天在家裏畫畫。」儘管生活條件不算優越,但能靜心畫畫,章翠英就覺得很幸福。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才剛過而立之年的她患上了類風濕性關節炎,而且病情日益加重,很快全身上百個關節都出現了壞死的症狀。

「那時我走路都很困難,也不能久坐了,每天只能躺在家裏,也畫不了畫,感覺簡直生不如死。我才三十多歲啊!藝術生涯就這麼早早地開始,又早早地結束了。」萬念俱灰的章翠英在病痛中苦苦地掙扎著,尋訪了悉尼當地幾乎所有有名的中醫和西醫,結果卻絲毫看不到療效。直到有一天,她的丈夫偶然在報紙上發現了一則廣告,才讓她看到了一線生機。

「我還記得那天我先生回來很興奮,他說他在報紙上看到有一種叫『法輪功』的氣功,正在開學習班。許多之前病得很厲害,走不動的人,煉了這個功,走路都變得像飛一樣了。我當時並不相信甚麼氣功,就是看他說的神奇,就想去看看吧!」章翠英跟著丈夫一起去了學習班,進去時,那裏正在播放「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我一聽到那些法理,立刻就被吸引住了,感覺許多道理和我曾經學畫的先生講的一樣,像是吃虧就是賺便宜,不要看重名利啊,我當時覺得講得真好啊!在看完錄像之後,現場有人教我們煉功動作。前四套是動功,第五套是打坐的靜功。我還記得,當我學第一套功法時,有個伸展四肢抻的動作,當時就感覺好像打通了血脈。回家之後,我居然可以坐得住了。」

章翠英告訴我們,在參加完為期九天的學習班之後,她的類風濕關節炎症狀奇蹟般地消失了。「我真的走路像飛一樣了,真是太神奇了。」因禍得福的章翠英像許多中國古代的書畫大家一樣,成為了一位修行之人。古人那份「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的超然境界也從古畫那疏朗精雅的筆墨中,空靈清曠的意境中,實實在在來到了章翠英的生活裏。「歷史上中國畫中最好的作品,會被稱作『神品』。我之前想過怎樣的畫才是『神品』呢?」在修煉了法輪功之後,開始依照其中「真、善、忍」法理來要求自己的章翠英逐漸明白,原來當人真的能放下世俗間的名利得失,真的能在精神層面尋求更高的境界時,眼中所見的世界會更為廣闊深遠,拿起畫筆時所呈現的景觀也將隨之變化。所謂「神品」中的「神」字正是指作者那超越俗世凡情的至高心境。

「我更加能感受到那些古人畫作裏所蘊含的一些內涵,這些都是隨著我每天的修煉而自然提升的。我們的功法講『無求而自得』,現在回想起來,我當初關節炎會好的那麼快,大概也是因為我壓根沒有想到去治我的病,就是覺得師父講得有道理,自己願意去做吧!」章翠英告訴我們,她特別喜歡功法中的打坐,那會幫助她達到平和寧靜的狀態,對她的國畫創作尤其有幫助。正當章翠英沉浸在藝術與生命同步昇華的美好境界中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狂風驟雨卻將她平靜的生活完全打破了。

突聞噩耗 踏上征途

1999年7月20日,中共當局突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當章翠英在澳大利亞得知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抓捕、關押和酷刑折磨時,她的心如刀絞、淚水漣漣。「中國每天都在抓人,媒體都在報導那些批判誹謗的不實之詞。當我聽說已經有法輪功學員被打死的時候,我再也沒法安安靜靜地在家中畫畫了。我自己做了標語和橫幅,每天坐在澳大利亞的中領館前向他們申訴。」

在悉尼的中領館前靜坐了一段時間之後,章翠英並沒有得到想要的回應。而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卻愈演愈烈,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有中國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章翠英覺得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應該回到國內去親自看看那裏的情況,如果有機會能向中共當局講述自己的經歷,也許會對制止迫害起到一定的作用。想到這裏,章翠英報名參加了一個前往中國的旅行團,起身前往北京。

沒想到的是,在章翠英於中領館前靜坐的時候,中共當局便已盯上了她。抵達北京之後,更是有便衣一直跟踪,並在章翠英跟隨旅行團來到天安門廣場看升旗時,將她抓上了警車。「他們對我拳打腳踢,打得我血流滿面。然後,我被遣返了,錢被他們搶走,只給我買了到香港的機票。」抵達香港的章翠英身無分文,無法返回澳洲。此時,恰好有香港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準備前往大陸申訴,章翠英便跟隨他們同行,想再次去向中共當局陳情。誰知她甫一入境,就又被抓捕。這次中共當局沒有按照國際條例遣返章翠英,而是直接把她關進了看守所。

「我被關了整整八個月,期間受了許多毆打和折磨。他們為我帶上死刑犯的手銬和腳鐐,剝奪我的睡眠,強迫我做很繁重的工作,還曾把我關進了男牢房。我曾絕食五十多天抗議,從一個體重60公斤的小胖子,瘦到30多公斤。」即便遭到了這樣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但章翠英說自己從未感到過後悔。「我覺得做人應該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法輪功對我可是救命之恩!我就算豁出性命,也要告訴他們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法輪功是好的。」

更令章翠英感到痛心的,是那些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遭遇。「我是澳大利亞公民,澳大利亞領事館每週都有人來看望我,要求釋放我,我的生命安全還是有保證的。但同我一起被抓的中國大陸學員處境就太悲慘了,許多人被抓之後,遭到了毒打和殘酷的折磨,後來就再也沒有了消息。還有人被綁架去了精神病院,我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在澳大利亞政府的積極營救下,章翠英最終得以回到悉尼,她用畫筆將自己在中國的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描繪下來,這成為了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直接的證據之一。「在親身經歷和見證了那些迫害之後,換作別人我不知道會發生甚麼樣的變化,也許會不平、會怨恨,甚至一生都難以平復。但這些情緒我都沒有,這應該是之前的修煉讓我對自身的得失看得比較淡泊吧!我回來之後身體和精神都恢復得很快,我又投入到了作畫之中。」

自2001年以來,章翠英已經在世界十幾個國家舉辦了個人巡迴畫展。她的畫作曾做為禮品被贈送給荷蘭女王貝亞特麗克絲、日本皇太子德仁、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烏克蘭總統庫其瑪等,並被許多博物館和知名人士收藏。對此,章翠英強調說,好的作品是從身心的歷練與修行中得來的。在遭遇那番在中國的魔難之前,她的畫更多是表達自己的精神世界。在經歷了八個月地獄般的迫害之後,她現在作畫開始更多去為他人,她希望能用畫筆去幫助那些依然在中國遭受殘酷的法輪功學員,同時也能將傳統正統的國畫藝術弘揚傳承下去,不辜負前輩們對她的辛勤栽培。相信她這份至公無我的心境,必將不亞於古人那份遠離塵囂的逍遙自在,甚至注定將會為傳統的中國畫賦予更加宏大深厚的精神力量。

Chinese Text by Cherry Chen  English Text by J.H. White  Produced by Echo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