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東西交會 光耀歷史(一)

Taste of Life

 
 

有兩位英明的君王,一位生活在古老悠遠的東方帝國,一位生活在大步邁入現代文明的歐洲。他們對彼此的仰慕,他們之間交換的禮物、書冊和花卉種籽,以及在他們之間搭起一座橋梁的傳教士,這一切共同演繹出一段神話般的歷史。

此時,在歐洲法國,那是伏爾泰稱之為路易十四的時代。路易十四擁有歐洲親王的貴族血統,在法國確立起至高無上的地位。他披上鎧甲開疆闢土,使法國以嶄新的面貌躍上了歷史舞台。他一手打造了文化法國,把高雅的風格、成熟的法語傳遍歐洲,並把早期的古典科學傳入俄國和中國。路易十四的時代匯聚著推動人類思想的天才,萊布尼茲、伏爾泰、莫里哀等文學家、哲學家在此時期活躍在法國社會的各個階層。他建立的法蘭西藝術學院、文學院、科學院為各國所效仿,推動了後來歐洲洶湧澎湃的新思潮,把歐洲帶入新的文明里程。

在地球另一端,龐大的中央帝國是當時歐洲人口和疆域的近兩倍,統御這一東方帝國的是康熙大帝。他兼有女真努爾哈赤、蒙古成吉思汗和中原大地漢族的高貴血統。文武雙全,騎在快馬上左右開弓、例無虛發。在南書房中,他苦學不倦,熟讀儒道經典,並留下涉獵廣博的著述如《幾暇格物編》和大量詩詞。康熙年間所編的《康熙字典》、《全唐詩》、《古今圖書集成》等大部叢書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另外,他還懂樂理,會彈奏漢、滿多種樂器。更難得的是,作為一位帝王,康熙在御田中親自躬耕,培育了一年兩獲的御稻米,改善了長江兩岸的稻米收成。傳教士巴多明寫道:「這位君主是許多世紀中才能見到一位的非凡人物之一。」

故宮(維基百科)

故宮(維基百科)

凡爾賽宮(維基百科)。

就是這樣兩位與日月同輝的偉大君王,在歷史的安排下奇妙地交會了。1684年,著名的歐洲傳教士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st)囑托比利時的傳教士柏應理(Philippe Couplet)赴法國,敦請路易十四派遣傳教士作為使節出訪中國。和柏應理同行去說服路易十四的是一名早期來到歐洲的中國青年沈福宗。來到法國,沈福宗贈送給路易十四《論語》、《大學》、《中庸》的拉丁文譯本,在凡爾賽宮表演了書法、展示中國絲畫,並講述了漢字的特色。這位中國人優雅的衣冠、端莊的言談舉止令法國人驚歎不已,他帶來的中國文化猶如打開了一扇窗,讓法國人遙遙地看見了古老帝國的豐饒風采。

路易十四當即決定派遣傳教士去中國,正如法蘭西把自己的文化政治果實與歐洲各國分享一樣,這位個性華麗的國王認為送傳教士、渾天儀給中華帝國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1685年,洪若翰(Jean de Fontaney)、白晉(Joachim Bouvet)、張誠(Gerbillon Jean Franois)等幾位後來都有了中國名字的歐洲傳教士,攜帶數十箱科學儀器,乘坐「飛鳥號」從布勒斯特港(Brest)啟程。歷經海路、陸路的波折,一行五人終於在三年後抵達中國京城。當時,三十多歲的康熙命來自法國的使者坐在御座兩旁,為他講訴路易十四的生平事蹟,並聽得饒有興味。在治理朝政之餘,他讓白晉、張誠每天入宮,用剛學會的滿文給他講授數學、幾何、天文、靜力學和樂理。此時的紫禁城內塞滿了各種漂亮神氣的天文儀器、雙筒望遠鏡、角尺、繪圖儀器、八音盒等西洋儀器。

很快地,隨著對西方科學認識的不斷加深,康熙越來越感到它的重要性。他決定效仿路易十四的法國科學院,在中國也建立一所類似的學館。1693年,康熙命白晉為中國特使赴法,去物色更多博學多才的傳教士來中國。四年後,白晉等人抵達法國,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他們帶來一箱箱貴重的中國皇帝饋贈的奇珍異品和四十九冊珍貴的漢文典籍。而在路易十四回贈給康熙的禮品中,有一幅他自己的油畫像。當這幅畫像被帶回中國,據說康熙目不轉睛地望著畫中的路易十四,懷想著這位和自己一樣幼年登基,處於遙遠西方的君主。

這時,各國傳教士撰寫的關於中國風土人情的書籍,以及來自遠方帝國的一船船華美的貨物早已引起了歐洲人對中華帝國的深深迷戀。當路易十四身穿中國袍服,坐著轎子來到名為「中國皇帝」的新年筵會時,歐洲的18世紀自此拉開帷幕。從絲綢、茶葉到杯盞、家具,在整整一百年間,「中國風」成為歐洲貴族最大的時髦。對於17、18世紀的歐洲人,青花瓷瓶上的東方人是優雅的極致,大氣的中國屏風、空靈的中國庭院喚醒了另一種美感,另一種生活。

在精神層面上,傳教士對中國典籍文獻的大量譯本激發了歐洲的新思潮。這是在文藝復興之後,正在告別中世紀蒙昧的歐洲,他們急於想建立一種新的文明秩序。在世界另一端的東方帝國所帶來的建立在哲學思想之上的古老文明,讓歐洲人為之傾倒。在法律上,對於中國當時複查審核死刑案的制度,令歐洲人感懷中國皇帝的仁慈。在懇求康熙頒給天主教傳教令的過程中,傳教士們親眼見證了中國的皇帝是如何聽取朝臣們的意見,而不是恣意孤行。此外,相對於當時王權、貴族、教廷特權高漲,世襲貴族制弊病叢生的歐洲,中國的選賢任能、科舉等制度也深受歐洲啟蒙學者的贊賞。這些法律和教育制度無一不顯示了這古老文明值得尊重效仿的理性和公平。(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