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知彼」克敵 「知己」改過

Rui Chen

戰國時期軍事家孫臏    

「知彼知己者,百戰不殆」是《孫子兵法》中的名句之一。然而,在變幻莫測的戰場上,要做到時時處處「知彼知己」並非易事;在「知彼知己」之後,能理智客觀地判斷和決策,更需要超凡的智慧和胸懷。戰國時期的孫臏與龐涓之間,便發生了這樣一段關於「知彼知己」的傳奇故事。

 
 孫臏畫像,明人繪

孫臏畫像,明人繪

 

夜已深,禽滑釐悄悄來到一口水井邊。月色下,那個骯髒不堪的瘋子還靠著井欄坐在那裏。白天已經探查過,此人正是孫臏。聽見有動靜,孫臏抬起了頭,上下打量著禽滑釐。禽滑釐迎上前恭敬地說:「真沒想到孫先生您會被折磨成這樣,我是墨子的徒弟禽滑釐,奉師父之命,救您去齊國的。」孫臏聽完淚流如雨,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道:「我只當自己已經是個死人,不想還有今日。可是,龐涓派人在暗中監視我,我的腿又殘廢了,該怎麼逃走呢?」禽滑釐說:「我們早已定好計策。請您待在這裏不要離開,明天此時,車馬自會來接。」

第二天晚上,禽滑釐乘馬車如約來到井邊,同行的還有一個隨從。禽滑釐讓隨從冒充孫臏繼續坐在井邊。將孫臏藏在了車底,一路疾馳,駛向齊國。車上的孫臏此時心中百感交集,眼見這一場噩夢終於到了盡頭,他的思緒又回到了故事開始的那一刻。

禍起魏國

當年,孫臏與龐涓都是鬼谷子的徒弟,兩人一起學習兵法,也是義結金蘭的同窗兄弟。三年之後,龐涓先離開師父,回故鄉魏國謀求功名。兄弟二人灑淚而別,龐涓信誓旦旦地對孫臏說:「你我情同手足,我若是能功成名就,一定會引薦你,我們共同創立一番事業。」還立下毒誓:「如若食言,萬箭穿身而死。」令孫臏很感動。

後來,孫臏真的接到了龐涓的書信,邀他去魏國做官。當他滿心歡喜地前往魏國,卻不知在魏國屢立戰功的龐涓,春風得意,根本不想他這位師兄前來爭寵。只是礙於魏王的情面,不得已才來請他,心中早就在盤算著如何除去這個競爭對手。而孫臏自幼因戰亂家人離散,師從鬼谷子之後,一直將師弟龐涓視為自己的親兄弟。所以,在來到魏國後,無論是與魏王談論兵法,還是在教場演練陣法,孫臏都毫無隱瞞,將自己先祖孫武所著,師父單獨秘授給他的《孫子兵法》也展示出來。這讓龐涓更加驚惶,知道孫臏才能遠勝過自己,將會取代他在魏國的地位。

 
 1972年山東省臨沂市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孫臏兵法》竹簡。由於在地下埋藏兩千多年,竹簡從黃色變成了深褐色,出土後被保存在盛滿蒸餾水的試管裏(圖中深色部份)。圖中黃色部份為複製品。

1972年山東省臨沂市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孫臏兵法》竹簡。由於在地下埋藏兩千多年,竹簡從黃色變成了深褐色,出土後被保存在盛滿蒸餾水的試管裏(圖中深色部份)。圖中黃色部份為複製品。

 

慘遭陷害

寢食難安的龐涓很快謀劃出了一條計策。他讓人冒充齊國的商人,謊稱孫臏失散多年的親人有了音信,讓他回齊國掃墓探親。孫臏收到故鄉來信喜出望外,連忙寫了回信託這位假冒的商人帶回去。龐涓拿到回信,仿照孫臏的筆跡,偽造了一封孫臏準備叛離魏國回齊國的信件。以此為證據,在魏王面前挑唆說孫臏想叛逃。魏王大怒,想殺死孫臏。為了讓孫臏留下獨門的《孫子兵法》,龐涓建議對孫臏施以臏刑,挖去他的膝蓋骨。這樣孫臏即便保住性命,也無法再威脅他的地位。

事後,龐涓又假惺惺地為孫臏療傷,把他接到家中照顧。孫臏覺得自己無以為報,就答應要把《孫子兵法》寫下來送給龐涓。眼看龐涓就要得逞,一個好心的僕人發現了事情的原委,偷偷報信給孫臏說,龐涓準備兵法寫完後,就害死他。乍聞此訊,孫臏大吃一驚。冷靜下來之後,師父的一段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他曾問師父為甚麼不將《孫子兵法》傳給龐涓,師父回答說:「得此書者,善用會造福天下,不善用會為害天下。龐涓人品不端,怎麼可以傳給他呢!」看如今的情勢,師父的話果然沒錯,他怎麼能冒為害天下的風險,把《孫子兵法》留給龐涓呢?可是不寫兵法,性命難保,自己又該怎麼逃脫呢?

正在苦苦思索之際,孫臏突然想起師父臨行前給過他一個錦囊,讓他在最危急的時刻打開。連忙拿出錦囊,發現內有「詐瘋魔」三個字,孫臏恍然大悟,馬上開始依計裝瘋,把他已經寫好的那部份兵法,順勢投入火爐中燒了。見孫臏突然瘋了,龐涓覺得有些蹊蹺,但幾番試探之後,也沒瞧出甚麼破綻,索性任由孫臏在外遊蕩,只讓人每天匯報他的行蹤。這才讓禽滑釐得到機會救出孫臏。

隱居齊國

齊威王曾聽墨子引薦過孫臏,所以對孫臏禮遇有加。談話間,更覺得他有不世之才,想封他為官,卻被孫臏拒絕了。在經歷了之前的波折和魔難後,孫臏再也不想靠別人的引薦無功受祿;更不想讓龐涓知道他逃到齊國後,再橫生事端。於是,孫臏在齊國大將田忌的家中做了一位門客。

不久,魏王令龐涓率兵攻打趙國,趙國告急向齊國求救。齊王想拜孫臏為大將,孫臏以自己受過臏刑,會被敵方恥笑齊國無人為由推辭,做了田忌的軍師。田忌準備直接前往趙國首都邯鄲解圍,孫臏制止道:「趙國打不過龐涓,等我們趕到邯鄲,城早已攻下了。我們不如直取魏國的襄陵。」果不其然,龐涓聽到齊國即將攻打襄陵的消息後,連忙捨棄邯鄲,班師回魏救急。孫臏令齊軍在桂陵附近截擊魏軍,並將龐涓誘至了自己的陣勢中。面對似曾相識的排兵佈陣,龐涓不禁疑惑。這時,孫臏令士兵們打出了「孫」字大旗。龐涓一見,知道孫臏未死,心神大亂,混亂中,親率的五千精兵慘遭消滅,龐涓僥倖被救出。齊兵更乘勢追殺,大敗魏軍。

 
 馬陵道一役,龐涓中了孫臏的埋伏,眼看敗局已定,身受重傷的龐涓拔劍自刎,孫臏見此情形不勝唏噓。

馬陵道一役,龐涓中了孫臏的埋伏,眼看敗局已定,身受重傷的龐涓拔劍自刎,孫臏見此情形不勝唏噓。

 

決勝沙場

知道孫臏不僅沒死,反倒在齊國受重用,還讓自己吃了出山後的首次敗仗,龐涓妒憤難平,心中再生一計。他重金賄賂齊國奸相鄒忌,在齊國散佈謠言,說田忌、孫臏準備合謀奪取王位。齊威王聽到後,心中生疑,開始派人監視田忌的舉動。看到這個情形,孫臏知道這是龐涓的伎倆,如果不退避,龐涓一定還會進一步施計謀害他。孫臏勸說大將田忌交出兵權避嫌,自己隨後也辭去了軍師的職位。龐涓自以為計謀得逞,孫臏這下再也不會妨礙自己。不久,又起兵侵犯韓國,韓國也忙派人前去齊國求救。此時,恰恰齊威王薨斃,接位的齊宣王知道田忌和孫臏是被冤枉的,隨即為兩人官復原職,帶兵前去救韓。

龐涓對於孫臏復職一事,一無所知。眼看就要攻下韓國的都城,卻聽說孫臏率兵準備攻打魏國首都大梁。見孫臏又跑出來壞自己的事,龐涓怒不可遏,連夜趕回魏國追殺齊軍。孫臏知道龐涓高傲自大,急怒之下更難有冷靜的判斷,使出「減灶」的計策來迷惑他。第一天設十萬人吃飯用的爐灶,第二天減至五萬,第三天減至三萬。龐涓一路查看爐灶,認為齊軍畏懼魏軍的悍勇,正在不斷逃跑,開始大意輕敵起來。最後,索性將步兵留在後方,自己率領兩萬精銳騎兵,日夜兼程追趕,一步步進入了孫臏佈下的局。

當龐涓黃昏時分趕到馬陵道時,發現狹窄的山路已被砍倒的大樹堵住。他無心察看周圍的地勢,沒注意這裏易守難攻,是對手絕佳的伏擊地點。反倒大吼說,這是齊軍害怕魏軍追趕。正想讓士兵們清理道路,發現一棵大樹矗立一旁,上面隱約還有字跡。龐涓吩咐人舉火把照明,只見樹上六個大字「龐涓死此樹下」。龐涓大叫中計,可惜為時已晚。就在火光點亮的一刻,山谷兩旁埋伏的齊軍萬箭齊發,魏軍死傷無數。眼看敗局已定,身受重傷的龐涓拔劍自刎,這一刻恰好應驗了他曾對孫臏發下的毒誓。

《孫子兵法》中有雲「知彼知己者,百戰不殆」。這一句「百戰不殆」,讓人不禁對「知彼知己」這四個字的威力刮目相看。然而,現實中這「知彼知己」要做到並非易事。如孫臏儘管才智過人,卻因兄弟之情,未能察覺龐涓人品不端,直至有了性命之憂方才醒悟,後靠裝瘋逃出生天。可見只有保持理性冷靜的頭腦,才能探查出表象之下的真相,作出正確的決策。在未能及時「知彼」之後,孫臏總結之前的教訓,而後做到了「知己」。當他知道自己的才華會招致妒嫉後,立即不再去人前顯山露水,而是退隱幕後。更在龐涓再次施反間計時,交出兵權避嫌,沒有重演魏國時的悲劇。這份自省的胸懷肚量,改過的智慧勇氣,讓孫臏沒有再給對手以可乘之機。反觀龐涓,屢次被妒嫉和自大衝昏了頭腦,讓忠厚的孫臏不得不從支持他的好兄弟,變成了戰場上的對手。事後仍不悔改,為一己的怨憤,兩次中了齊軍埋伏,最終命喪黃泉,還葬送了數萬魏國兵將的性命,落下個「害人者,終害己」的千古罵名。

這一場兄弟之爭落下帷幕之後,孫臏再也無心留戀戰場上的叱吒風雲。他請求田忌釋放了龐涓的侄子龐蔥,自己則謝絕齊王的封賞,回故鄉歸隱。之後,孫臏著書立說,將自己的實戰經驗融合《孫子兵法》,寫成《孫臏兵法》流傳後世。又傳說,他的師父鬼谷子後來度他羽化成仙,想來孫臏一生曲折,也終有了一個圓滿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