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Suite 305, South Tower, 5811 Cooney Road,
Richmond BC, V6X 3M1
Canada

《品位》雜誌(Taste of Life) 是專門為加拿大華人製作的關於時尚、生活及文化方面的品位指南,也是加拿大第一份中英雙語的高端雜誌。

文章

《品位》雜誌網絡版文章集錦。

以德服人 不戰而勝

Rui Chen

大唐名將郭子儀

兵家戰略奇書《孫子兵法》第三篇《謀攻》中有這樣的論述:「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意思是不動用任何武力「不戰而勝」,這才是兵家的最高境界。在劍拔弩張的戰場上,如何不動一兵一卒,便可扭轉戰局,甚至能戰勝比自己強大數十倍的對手?我們來看看大唐名將郭子儀如何達到這樣的至高境界。

 
郭子儀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由武狀元官至宰相者。他一生歷仕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位皇帝,軍功顯赫、政績卓著,為千古名將。

郭子儀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由武狀元官至宰相者。他一生歷仕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位皇帝,軍功顯赫、政績卓著,為千古名將。

 

郭子儀是中唐時期著名的軍事家和政治家,史書上稱他:「權傾天下而朝不忌,功蓋一代而主不疑,侈窮人欲而君子不之罪。」盛讚他位極人臣,功勳顯赫,卻能從君王的猜疑和同僚的嫉恨中全身而退;八個兒子、七個女婿都在朝廷擔任要職;得享高壽85歲。而他僅憑個人威望,隻身深入虎穴,未動一兵一卒便化解回紇、吐蕃三十萬大軍侵犯的故事,更是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安史之亂之後,大唐王朝元氣大傷,舉國上下籠罩在一片內憂外患的陰雲之中。西元765年,河北副元帥僕固懷恩公然叛國,謊稱唐代宗駕崩、郭子儀病逝,勾結外邦回紇、吐蕃,興大兵三十萬攻至長安以北,整個京師為之大震。郭子儀臨危受命,帶兵鎮守京城門戶涇陽。而他手中的軍隊才只有一萬人,全無取勝機會。就在大家都一籌莫展之際,郭子儀當機立斷,決定隻身前往回紇、吐蕃軍營談判。鑒於敵我兩方實力懸殊,外邦諸國又早已對富饒的中原大地垂涎三尺。郭子儀的這個決定,無異於是想赤手空拳取回狼虎口邊的肥肉。
部將們都覺得這樣做實在太冒險,郭子儀屢立戰功的兒子郭晞更是在送行時抓著他的馬韁不放,勸父親說:「回紇軍像虎狼一樣兇狠,父親你身為大唐元帥,怎能將自己送到虎狼的口中呢!」郭子儀回答:「目前我們寡不敵眾,交戰的話,大家都會戰死沙場,國家也會陷入危難。如果我能以至誠之心說服回紇退兵,就是國家和人民之福。」說完,揚鞭打掉郭晞拉住馬韁的手,縱馬奔出了營寨。

還未行至回紇軍營,郭子儀就先派人前去喊話:「郭令公來了!」回紇方面大吃一驚,害怕其中有詐,馬上擺開陣仗,拉滿弓箭,對準營外。郭子儀見到這個場面,不但沒有停下馬來,反而脫下盔甲,扔開長槍,繼續策馬前行。等他走到近前,回紇將領們方才看真切:「果真是郭令公!」立即全部下馬圍住郭子儀跪拜行禮。

郭子儀畫像,選自清代畫家上官周創作的古代名人畫像集《晚笑堂竹莊畫傳》

郭子儀畫像,選自清代畫家上官周創作的古代名人畫像集《晚笑堂竹莊畫傳》

原來,早在平定安史之亂時,大唐便借用過回紇的軍隊,帶軍的人正是郭子儀。他平日對待士兵們仁慈寬厚,賞罰分明,言出必行。回紇人對他的人品和用兵都非常欽佩,尊稱他為「郭令公」。同時,回紇人也深知寬厚仁義的郭子儀,深受部下愛戴,如果殺害了他,他的部下一定會殊死作戰為他報仇。屆時,即便回紇能取得勝利,也會死傷慘重,後繼無力,讓吐蕃得漁翁之利。最終,回紇決定同大唐締結盟約。吐蕃在得知消息後,連夜撤兵逃走了。

郭子儀的人格胸襟,不僅能在戰場上「不戰而勝」,退卻強敵;也屢次化解了宦官佞臣們對他的忌恨。宦官魚朝恩曾受唐肅宗寵信,傲慢專權。安史之亂時,郭子儀曾因魚朝恩的讒毀,被肅宗解除了兵權。至唐代宗時,郭子儀重掌兵權,並在靈州大破吐蕃。眼見郭子儀立下赫赫戰功,魚朝恩再生嫉恨,居然暗中指使人去盜掘郭子儀父親的墳墓。正在大家為此事議論紛紛的時候,唐代宗召郭子儀入朝,想到郭子儀此時重兵在握,朝中大臣們都生怕他一怒之下,引兵入京對魚朝恩發難,導致內憂外患齊發,無不憂心忡忡。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當唐代宗在朝堂上就此事慰問郭子儀時,郭子儀明知是魚朝恩所為,但大敵當前,為了以大局為重,他還是隱忍了父親墓葬被盜掘的悲痛和屈辱,沒有追究元兇。可傷心的淚水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他悲泣著啟奏皇上說:「臣長期統帥軍隊,但治兵不嚴,我的士兵中也有挖掘別人墳墓的。現在先父的墓葬被盜,這是上天對我的譴責,與別人無關啊!」一樁原本可能引發朝廷動盪的事件,就這樣被郭子儀顧全大局的大忍之心化解掉了。

兩年後,想拉攏郭子儀的魚朝恩,趁郭子儀入朝拜見代宗的機會,邀請他遊覽自己大興土木建成的章敬寺。奸相元載擔心他們二人化敵為友,對自己不利,故意挑撥離間。他派人密告郭子儀說,魚朝恩想加害於他。有人建議郭子儀帶三百名部將,在便服內穿凱甲,前往章敬寺。但郭子儀沒有答應,只帶了十幾名家僮前去赴約。早已聽到風聲的魚朝恩見到這個情形,非常驚訝問道:「怎麼帶這麼少的隨從?」郭子儀把聽到密告的事告訴了魚朝恩,並毫不介懷地說:「我怕帶的人多,還要麻煩你張羅。」。魚朝恩聽罷,感動地流下了眼淚,拱手說:「若不是您有長者之風,能不懷疑我嗎?」從此,再也沒有與郭子儀為敵。

縱觀郭子儀的一生,可謂權高位重、福壽雙全。歐陽修曾用「忠貫日月,神明扶持者」的詞句來評價郭子儀,讚歎他品德高尚,是神明眷顧的寵兒。從上面的故事中,我們也可以看出郭子儀坦蕩無私的胸懷,寬容仁厚的品格正是他屢次險中求勝,化敵為友的關鍵,這也是實現兵家至高境界「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不二秘笈吧!